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神級修煉系統 > 第2595章 來自七曜宗的敵意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看著檢測設備上的光點,金陽風有些迷糊了。

    這設備上,此刻只是呈現了三白一紅的光點,三個白色的光點自然是他派出的三人。

    至于哪一個紅點,自然就是代表這敵人了。

    金陽風手中的設備,一旦檢測到七星門弟子的時候,便是會呈現紅色的光點。

    其他實力的話,那則是綠色、藍色等等顏色,倒是容易區分。

    可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對勁啊!

    他下達的命令,可是直接擊殺敵人。

    難道是出現了什么未知狀況嗎?

    正當金陽風有這樣猜測的時候,突然間,那探測設備上一個白色的光點瞬間熄滅了。

    這樣的情況,讓金陽風臉色猛的一變。

    光點消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點是代表光點的人,將自己的身份令牌給隱藏了起來。

    身份令牌隱藏起來之后,完全可以避免任何探測設備的探測。

    當然了,這其實也需要擁有一定的隱藏手段,一般手段是無法隱藏的。

    但金陽風并不認為,那名七曜宗的弟子將自己的身份令牌給隱藏起來了。

    而且以金陽風對那三名七曜宗弟子的了解,那是不可能將身份令牌給隱藏到,不能讓他手中的探測設備探測不到的。

    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那就是人死了!

    每一個勢力給自己弟子的身份令牌,其實都存在生死感應的能力。

    一旦人死了,那么其所擁有的身份令牌,便會自動破損,銷毀一切信息。

    而擁有身份令牌的勢力,都能從身份令牌上的陣法,知曉其代表弟子的生死。

    居然死了?

    金陽風徹底的不淡定了。

    而就在他明白這一情況之后,又是一個光點消失了。

    頓時,金陽風就明白過來了。

    這恐怕是自己派出去的三人,被對方給擒拿下了,而且還是被進行審問了。

    這樣的模式,他也不是沒有做過,已經很了解的。

    “該死,這人到底是誰?”

    金陽風臉色一怒,而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都保持安靜。

    因為他們知道,此刻的金陽風已經很生氣了,生怕被波及。

    是厲玨還是王云鶴?

    在這一刻,金陽風腦子瞬間浮現出幾個名字,無一例外都是七星門大星位階段的天之驕子。

    但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對方并不是七星門什么天之驕子,甚至只是一個才加入七星門沒多久的低等外門弟子。

    不得不說,秦少風沒有急于提升自己在七星門的神府地位,這倒是讓他并不被人知曉。

    整個七星門知曉他的人,還真心不多。

    雖然他擊敗段虎,讓他揚名了一段時間,但那種外門弟子進入之前的考核,整個七星門又能有幾人關注?

    哪怕就算是知曉這一件事情的吳廣耀,對秦少風也沒有過多的關注。

    畢竟在真正的七星門弟子,外門弟子的考核根本就是過家家一般的玩鬧。

    沒辦法外門弟子在他們這些人眼中,真的只是打雜的身份罷了。

    當最后一個光點也消失之后,金陽風反而冷靜下來了。

    但知曉他的人,卻是知道此刻的金陽風更加憤怒了。

    “哼,我不管你是誰,既然你殺了我的人,那么你也就別活下去了。”

    冷哼一聲,金陽風目光閃過一道寒芒。

    眼前這個千數星獸群,他不打算狩獵了。

    他現在只想將手中探測設備上,那紅光的主人給殺了。

    ……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秦少風成功擊殺一名九階大星位武者,獲得9000點真實值!”

    又是一道系統提示聲響起后,秦少風看著腳下的三具尸體,嘴角露出一絲玩味,以及一絲思索。

    因為他發現,似乎獵殺這些武者,真實值還來的更加快一些。

    雖然會有些危險,可若是運作一番,對他來說恐怕比獵殺星獸,還要容易,也還要安全一些。

    經過一番審問,秦少風已經知曉這三個九階大星位武者的身份了。

    七曜宗的人!

    其實一開始,秦少風便是已經有些察覺了。

    因為三人對他的語氣,可是十分的不善,那種完全看仇人一樣的目光,語氣也是十分的仇恨。

    所以,經過一番審問之后,秦少風總算是確定了。

    什么?

    這三人嘴巴很緊?

    這倒也的確是這樣的,可秦少風是誰?

    沒錯,虛緲界的修煉功法,在這耀星之地無法使用。

    但審問人的手段,那完全沒有限制啊!

    而且以秦少風經歷,審問手段他倒是也會不少。

    在虛緲界的時候,他倒是很直接,一個神識蠻狠侵入對方的腦海,甚至是靈魂,直接搜魂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現在這個手段沒有了,但這并不代表秦少風就沒有其他手段了。

    什么滿清十大酷刑,這些都是小兒科。

    秦少風審問手段,一旦施展出來,根本就不是這些大星位武者,所能承受得住的。

    最后,秦少風知曉了很多事情,包括對方是以身份令牌探測到他位置的這一重要信息,也被他詢問出來了。

    “呵,沒想到這身份令牌居然還有這樣的弊端,這還真是有些差勁呢!”

    秦少風心中不屑,不過,這也讓他心中暗暗警惕了起來。

    因為有了這身份令牌,他的位置可是能隨時暴露的,這玩意完全就是一個定位器。

    甚至恐怕憑借這個身份令牌,七星門能掌握所有弟子的蹤跡了。

    不過,知道了這一點之后,秦少風倒是有手段,將其給徹底隱藏起來,不讓他人探測到了。

    最直接,也是最干脆的,那就是將這身份令牌扔到小鐵球的儲物空間,那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不過,秦少風并沒有這樣做,因為有了這身份令牌,他完全能釣魚啊!

    身份令牌完全就是一個絕佳的誘餌,而那些七曜宗的弟子便是一條條魚兒。

    “嗯,根據這三人的話,那什么金陽風的性格,怕是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這倒是能讓我好生利用一番,那么金陽風給究竟會給我帶來多少真實值呢?”

    不由的抬頭看向某一個方向,秦少風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接下來就是狩獵七曜宗的時間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級修煉系統》,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