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科幻小說 > 踏星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誠意
    他沒辦法直接聯系,只能找吏兄,由吏兄出面找到三兩,再通過三兩以司虹理事的關系找到了辛嬌理事,這才聯系到陸隱。

    光幕跳動,一張年輕面孔出現在衍面前,他恭敬道,“三葉草公司衍,見過陸盟主”。

    黑街,陸隱不意外衍聯系他,此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眼皮底下,尤其通過三兩做的事,完全是他給的指示,“衍?三葉草公司內宇宙總裁的秘書?”。

    “陸盟主竟然聽過我,實在受寵若驚”衍笑道,態度很客氣,也很恭敬。

    陸隱淡淡道,“三葉草公司說得上話的人我都聽過,畢竟對于敵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衍詫異,“敵人?陸盟主為何這么說?”。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陸隱淡淡道。

    衍臉色一整,“陸盟主,我們三葉草公司與你之間有些誤會,我希望能化解”。

    陸隱喝了口茶,“不急,我倒是有個問題一直想知道”。

    衍笑道,“您請說”。

    陸隱看向衍,“據我所知,三葉草公司在全宇宙發掘天才當成種子培養,那么,這個種子與安插在各大勢力中的內奸有什么不同?”。

    衍臉色一變,“陸盟主這話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更想知道,東疆聯盟內,有沒有種子”陸隱隨意道,以他如今經歷的,還有在樹之星空見到的高度,已經不怎么把三葉草公司放眼里了,曾經神秘莫測,橫跨宇宙的強大勢力,如今在他眼中最多算是接近中平界煙云宗那種層次,論最頂級高手還沒有煙云宗厲害,至少煙云宗有個半祖。

    跳出了某些高度,曾經看到的一切都顯得很矮,這才是他對付三葉草公司的底氣。

    龐大的財團?神秘的葉王?那又如何。

    衍勉強一笑,“陸盟主多慮了,我三葉草公司的種子與內奸不同,是光明正大的,比如曾經您的同學黑虛,就沒有掩飾,他就是我三葉草公司種子,還有星空戰院的圖博,同樣是種子”。

    陸隱點點頭,“那就好,如果我東疆聯盟內有你們的種子最好早點告訴我,否則容易引起誤會”。

    衍客氣道,“正因為怕引起誤會,有些事還需要與陸盟主商量”。

    “說”陸隱淡淡道。

    衍不太適應,身為三葉草公司內宇宙總裁秘書,本身也是超越四十萬戰力的強大啟蒙境,在星使不出的前提下,他幾乎是頂級強者,而這方星空,星使并不多,他就是頂級強者,很少有人敢這么對他說話,而陸隱表現出的態度令他不喜。

    這種不喜,他強壓了下來,陸隱在榮耀殿堂的背景,對界山的影響力即便三葉草公司都不敢正面與之抗衡,這個年輕人還曾顛覆過白夜流界,是個狂人,這種人最好不與之為敵。

    “我們知道,魚幕給陸盟主造成了損失,給東疆聯盟造成了損失,針對這種損失,我三葉草公司決定內部對魚幕處罰,解除他外宇宙總裁的身份,同時給予東疆聯盟賠償,曾經答應提供的資源增加一倍,而陸盟主你,只要愿意,可以隨意動用我三葉草公司資源,前提是不影響公司正常運作”衍開出了誘人的條件。

    說實話,這個條件即便內宇宙八大流界之主都心動,三葉草公司打點理事,想讓總部大世界搬入界山都沒付出這么大代價,這個代價,唯有葉王同意才可以施行。

    至今為止,三葉草公司也只給了陸隱如此巨大的代價求和解,這是第一次,足夠表現誠意。

    然而陸隱卻拒絕了,隨意動用資源確實讓他心動,但不影響正常運作,那么可以使用的資源就很少了,他也不相信三葉草公司真讓他隨便動用,既然提出條件,就有應對的辦法,“你知道魚幕給大陸航運帶來多大的麻煩?一個理事針對東疆聯盟,造成的損失無法挽回”。

    衍嘆息,“不錯,魚幕給東疆聯盟造成了損失,我三葉草公司盡量彌補,還請陸盟主寬宏大量,不要跟這種小人物計較”。

    曾經何時,魚幕居高臨下甩給陸隱一個凝空戒當做誤會的賠償,那時候他高高在上,拖著恩雅在虛空穿梭,對陸隱而言,那是侮辱,而今,此人竟然只是個小人物。

    “以上條件不變,想辦法讓從英理事不再針對大陸航運,我與你三葉草公司便沒有誤會”陸隱道。

    衍為難,如果可以,他早說這么做了,從英理事為人固執,即便三葉草公司也沒辦法改變他的想法,魚幕也是認準了這個人,“陸盟主,從英理事的性格您也知道,就連您都改變不了他的想法,我們就更難了”。

    陸隱失笑,“魚幕,你們只是降級,從英,你也說為難,我看不出三葉草公司化解誤會的誠意在哪?只是一些資源?”。

    “陸盟主,給你的條件,是我三葉草公司有史以來最優厚的,還請陸盟主考慮一下”衍沉聲道。

    陸隱搖搖頭,“還是你們自己考慮清楚吧”,說完,直接掛斷通訊。

    身后,明嫣走出,“真要與三葉草公司為敵?”。

    陸隱道,“看情況吧,你覺得如果我能吞掉三葉草公司,會得到多少資源?”。

    明嫣想了想,“不知道,三葉草公司縱橫宇宙,隨便發展一個種子消耗的資源就足夠普通修煉者一路修煉到探索境,更不用說種子的修煉資源,他們掌握著難以想象的龐大資源”。

    “越是這樣,越難以對付,聽說葉王很神秘”。

    陸隱點頭,葉王,這是三葉草公司唯一讓他顧忌的人,如果非要為敵,就唯有交給師兄了。

    “對了,我要送你禮物”明嫣想起了什么,雀躍道,拉著陸隱就走。

    陸隱奇怪,“什么禮物?”。

    “你最喜歡的”明嫣故作神秘。

    陸隱眨了眨眼,他最喜歡的?

    黑街很大,明嫣掌控了不老翁,等于掌控了不老翁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財富。

    越是黑暗暴力的地方,財富積攢越是夸張,都是快錢。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星能晶髓,陸隱都懵了,這得有,十多億立方吧!

    “這是?”陸隱驚詫。

    明嫣得意笑了,“怎么樣,喜歡嗎?”。

    陸隱下意識點頭。

    明嫣更開心了,“這就是不老翁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不僅來自黑街,還有來自他理事的身份,可惜這老頭裝的太過,很多錢都沒收,而且在青樓的消耗上也很多,想盡辦法跟各方勢力牽扯,否則不會只有這些”。

    陸隱理解,就像火域,占據三分之一炎嵐流界,也只有那么多星能晶髓,主要是都用掉了,不老翁創建了青樓,還掌控黑街,獲得的多,消耗的更多,能有這么多星能晶髓留下已經不錯了。

    “總數十三億六千萬”明嫣報了一個數字,惹得陸隱親了一口,一下子大筆資源進賬,提升外物的錢有了。

    加上這筆資源,他凝空戒內星能晶髓達到夸張的二十四億立方。

    “陸大哥,其實如果你要用錢,嫣兒可以將不老翁很多產業變賣,還有縮減青樓消耗等等,短時間內也能湊出一大筆錢”明嫣道。

    陸隱摟住明嫣,道,“暫時不用,嫣兒,謝謝你”。

    明嫣低頭淺笑,忽然的,頭發變白。

    陸隱抿嘴,久違的白發明嫣,出現了。

    白發明嫣冷冷盯著陸隱,“把手拿開”。

    陸隱咳嗽一聲,松開手,“那個,你怎么來了?”。

    白發明嫣冷哼,“不行嗎?這是我的地盤”。

    陸隱不說話了,自顧自將星能晶髓收入凝空戒。

    不老翁這里除了星能晶髓,還有很多其它東西,異寶都有,但威力很弱,那些材質就算提升也無法滿足陸隱的使用。

    白發明嫣帶陸隱來到角落,“這里都是些看不懂的材料,有些得自宇宙垃圾,有些是不老翁收集的,他自己也看不懂,你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陸隱看著角落處材料,他也不認識,如果鬼侯在就好了,或許能認出一些。

    不過認不出也無所謂,他要制造新的宇宙戰甲,需要各種材料,越珍貴越好,想起之前制作宇宙戰甲的情形,陸隱決定將這些材料分解了再說。

    “材料我不嫌多”陸隱道。

    白發明嫣瞥了他一眼,“那我去黑街再幫你找一些”,陸隱剛要拒絕,白發明嫣繼續道,“這里是新宇宙垃圾堆積場,偶爾能找到歲月久遠的材料”。

    “哦,好”陸隱應了一聲,看著白發明嫣離去。

    宇宙星空,唯有那么幾個人可以讓陸隱放心使用骰子天賦而不避諱,明嫣自然是其中之一,但她既然離去,陸隱也沒喊住她,他確實需要材料,遠古材料更好。

    一些遠古材料制作之物,現在的宇宙無法分解,他卻可以。

    抬手,骰子出現,陸隱一指點出,骰子緩緩旋轉,最終停止,六點。

    陸隱這次沒有事先摘下凝空戒,搖到六點,他就接受,說實話,沒什么比六點更快速得到情報和修煉經驗的方式了,當初在解語大世界他就想過,不斷搖骰子,融入強大解語者體內感悟解語經驗,但同在解語大世界,范圍太小了,沒有把握。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