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筆閣 > 玄幻魔法 > 殘魄御天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四獸齊聚
最新站名:牧筆閣 最新網址:www.kvvnxu.icu
    這件事情算是落幕,可是幾個知道繼承者事情或者聽聞過傳說的人卻無法平復心緒,正如籬所說的那樣,這件事可大可小,弄不好會招來滅頂之災。現在秦宇也是半趴在地上,低下的頭神色有些猙獰,那只眼睛的眼角一直調動,他的眼珠都快瞪出來了。

    這道神識傷痕已經成了他神識里的頑疾,烏蒙島之后他的神識雖然擴張了好幾個層階,但同時也使得這到傷痕被放大。本來那小小的鏡子震蕩與意識根本無礙,哪怕輸了幾百個平面也頂多是消耗嚴重一些,可是有這道傷存在,他的神識就等于有了一個弱點,降低了受創的下線。這道傷痕連千依都暫時找不到方法修復。

    “老師~”

    “大哥~”

    穎海的大家都圍了上來,秦宇的意識氣息忽高忽低,時而凜冽逼人時而又虛浮無力,他似乎在極力克制著什么。

    “都讓開,讓我看看~”

    巫尼走上來,秦宇咬咬牙將那只眼睛強行閉上,然后回轉身體盤膝而坐。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他那只眼睛在跳,而且還有血淚從眼角滑落。

    “小巫大人,老師他~”菲櫻很是擔心,巫尼坐在秦宇的對面,手指擺動之間伸出數十條絲線刺入秦宇眼睛一圈的皮膚里,這些都是從他的意識里發出的玄絲,配合他的法身凝聚出一個小醫人偶。將這些絲線的另一端系在人偶的六神之處,秦宇眼睛的傷勢也就完全呈現在人偶的身上。

    小醫人偶渾身上下都潔白無瑕宛如碧玉,這代表秦宇全身上下是沒有受上,包括體內也都很健康。而唯一不健康的是那只眼睛,那只眼睛幾乎已經全黑,黑色的裂痕如血脈一樣在跳動,就像要撕裂他的頭顱一樣。盡管秦宇極力壓制,但是那裂隙依舊向四周延展。

    “這是意識裂隙!意識是一個完整的形態,平常人哪怕發絲一樣纖細的裂縫都會導致修為無法寸進止步玄尊,如果弄不好還有可能危及生命!”

    巫尼的語氣異常凝重,甚至比烏蒙島那次還要嚴重,當時秦宇的意識完全排斥任何治療,所以他也沒發現他的意識竟然有如此大的創傷。聽了他的話菲櫻差點哭出來,現在那只眼睛全黑,何止是發絲大小的裂隙,根本就是一個裂開了的骷髏。而在不遠處的籬更是嬌軀輕顫,她現在還只是玄尊的原因正如巫尼所言。

    “巫尼,我潮靈族有一種意識縫補之術,可以用我的意識作線補缺創傷,不知道可否幫他恢復~”路露嘉說道。

    “若是及早發現或許尚可,現在……不可能了!”巫尼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意識是玄之又玄的東西,而秦宇的意識更加神奇玄妙,就是正常人這么大的窟窿裂隙也無法修補,不要說是他。

    “小巫大人,那么為什么他會沒事呢?而且還可修煉到混尊,并且意識強大得可怕,恐怕比九重混尊也不相上下。”樓連忙問道,她當然知道自家小姐意識的問題,如果說可以從秦宇身上找到方法,那么以后小姐也可以修煉了。

    “不好意識樓小姐,這屬于秦宇的個人意識因素,也算是他的秘密,請恕我不能告知!”巫尼說道,作為醫者這點原則自不必說,幫人診治知人之私實屬無奈,所以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他還是有數的。

    這句話堵住了大家的好奇心,雖然不能根治,但是暫緩和控制巫尼還是能做到的,在他的幫助下秦宇總算是將傷勢撕裂的勢頭給按下去了。最后調息了許久,秦宇的氣息才平穩下來,等他醒來時眾人全都湊上前一頓追問,追問的問題都是同一個,那就是他的意識是什么時候受到這樣巨大創傷的。

    秦宇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能推說不知,他總不能說自己平時在修煉的時候意識在另外的世界搞事情,結果弄得意識受創。這聽起來匪夷所思,要是解釋起來幾天也說不完。

    “這件事說來話長,不然等我們先從這里出去然后再坐下來慢慢說怎么樣~”秦宇岔開話題,立刻就惹來眾人一陣白眼。不過這時候的確也不是深究之時,所以大家在白眼后都回以我等著的眼神。美奕他們無法開啟大門,但是卻找到了去下層的通道,之前路露嘉所感覺到的氣息不是這層。

    來到這船艙的又一層,從樓梯上下來正對著他們的是一間房間,左右兩側有過道,面前的房門虛掩,這次大家都感覺到了邪念的氣息,看來那哈爾巴拉應該就在這里面了。

    “我來吧。”路露嘉代替秦宇上前推門,若是有什么邪氣狂涌的話她也不懼。

    兩扇門在拉長的咯吱聲里緩緩打開,從大門正面看過去便看到了那副歪掛著的畫,畫中之景是一片血色山河,大地開裂巖漿四溢,天地崩壞隕石紛落,一只通體雪白卻有紅色花紋纏身的巨大狐貍翹起尾巴仰天而鳴。單從這幅畫便能想象到畫中之境天崩地裂的惡劣環境,也難怪它會產生邪念,這畫的意境就如此兇戾,落入邪念之海千年萬載產生邪念也就很順然了。

    不過這間房里卻不止這一幅畫,等門全部打開之后,左右兩側便出現了兩個高大的培養艙,乍一看里面什么也沒有,只有粉紅色的培養液,可是仔細看時會發現在里面安靜的懸浮著某種培養物,不是其他,正是之前隨著卡蘭的號令而出現的另外兩大邪念巨獸的縮小袖珍版。

    “這難道是另外兩個邪念的本體?”大家都不怎么相信,因為傳聞中幾大邪念是沒有交集的,更何況是哈爾巴拉和其他兩個邪念,如果它們都聯合了,那墨狄斯城早就覆滅了。

    “看起來是不久之前才被轉移到這里的吧。”秦宇說道,這裝置和這房間根本格格不入,也沒有什么輸送管之類的,就是兩個裸的培養艙,顯然是剛搬來的。

    “極有可能,我離開了一年多去穎海,這段時間哈爾巴拉一次也沒有襲擊過墨狄斯城,恐怕就是因為它已經被卡蘭空中了的原因。既然今天有機會,那就請她們出來說個清楚!”

    路露嘉玉手一揮無數邪氣充斥房間,那副畫中的妖狐便立刻雙眸猩紅從畫里跳脫出來,在它離畫而出的時候,左右培養艙也同時有動靜。粉紅色的兩股氣息溢出培養艙,形成一個印記,剛剛從畫卷中出來,身體都還是邪氣狀態沒完全成型的哈爾巴拉就被這印記落在了額心。

    “這就是它被控制的原因嗎,難怪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秦宇屈指一彈,雷絲飛掠過門,雷霆之力不強不弱正好擊破那個印記,擴散的雷電也蔓延到左右培養艙,看起來像是水晶制的培養艙立刻出現裂痕,在里面的雙邪念巨獸也解脫出來。

    墨狄斯也從路露嘉的袖口中游出來,哈爾巴拉也成功凝聚出身軀,另外兩個邪念吸收了墨狄斯釋放的邪氣也凝聚出身軀,邪念之海四大邪念巨獸在這一刻齊聚一堂。當那兩個培養艙被擊破時,粉紅色的氣息如煙般散去,整個船體劇烈晃動,隨著哈爾巴拉的爪子落在船板上,整個船體瞬間發生變化,從它的腳下開始,船艙里就像是褪去了一層皮,露出了血紅色通透精致的紅玉船身。

    整艘狐船全部改變,從之前的陳舊變得煥然一新,整艘船都是紅玉所制,無數邪氣匯聚過來,大船前端的狐貍面具脫離船身拉長,拖著出一只血紅色的狐貍,這只狐貍拉著整艘船便升空而去飛入了云霄邪氣之中。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黑龙江彩票p62中奖结果 浙江6+1奖池里面还有多少 河南快三分布走势图 股票入门知识软件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 配资不能在线充值 快3豹子111出现的前兆 彩票开奖黑龙江22选5 吉林新快三最新走势图及开奖结果 最新理财产品排行榜 老版六宝典 图库 东方财富网 云南十一选五 一定牛 哪款股票交易软件好用 河南22选5开奖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