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筆閣 > 女生小說 > 盛世嬌寵:廢柴嫡女要翻天 > 第1476章 不如給玉兒定下
最新站名:牧筆閣 最新網址:www.kvvnxu.icu
    因為達麗瑪是西戎部落的格格,也算是外國來賓了,就將她和何大少一起安排在驛館。

    東溟子煜一行人則回宮,都去了松鶴宮。

    奴才們都跪在宮門口迎接主子們回來,臉上都洋溢著喜氣。

    凌玉看到熟悉的環境,也活潑起來,從景瑜的懷里掙扎著下了地,在院子里跑來跑去。

    伺候她的小宮女、小太監都跟上去,歡喜的陪著她玩兒。

    上官若離吩咐人仔細看著,才進了正廳。

    眾人落了座,景瑜道:“父皇、母后先休息一下,今天是景曦和景陽的生辰,朕已經命人備下了晚宴。

    父皇、母后一路舟車勞頓,想來也累了,還有與北陵的戰事還在進行,就不大操大辦了,請些個相熟的人來慶祝一下。”

    景曦瀟灑的笑道:“咱們一家團聚,就是最好的,我也不想與不相干的人應酬。”

    景陽嚴肅道:“前方將士們為大溟拋頭顱灑熱血,我們作為皇室子弟確實不能大辦宴席。”

    上官若離欣慰淡笑:“把你們外公、舅舅請來,還有你們曾外祖在哪兒呢?”

    這么長時間,還真有點想肖飛那老頭兒了。

    景曦笑道:“曾外祖在我的院子住著呢,這幾天著涼了,懶得動,我就沒告訴他你們回來。”

    上官若離眸色一凝,“嚴重嗎?”

    景曦道:“白姨給他輸了幾天液,好多了。”

    肖飛把梅花閣給了景曦,還帶著他手把手處理梅花閣的事物,二人的感情很好。

    景陽道:“我早幾天就給外公和舅舅們下了帖子了。”

    他愛排兵布陣,經常與上官天嘯這個鎮國大將軍請教,二人的關系很親近。

    一群人又說了幾句,就讓東溟子煜和上官若離休息一下,都退下了。

    上官若離和東溟子煜洗了個熱水澡,換了衣裳,先去看肖飛。

    畢竟一路風塵仆仆的,怕帶了細菌。

    肖飛已經七十多歲了,早年被肖云箐在地牢關了十幾年,身子底子已經虧了。

    雖然后來上官若離弄了千年雪蓮和千年鎖陽給他補身子將身子調理的好多了,但歲數大了,底子不好還是顯現出來。

    上官若離剛進了景曦的院子,就聽到一陣咳嗽聲。

    快步走了進去,就見肖飛斜靠在軟塌上看書,頭發、胡子都白了,臉色蠟黃,顯得蒼老了很多。

    上官若離心里一酸,但還是笑呵呵的走進去,“老頭兒,我回來啦!”

    肖飛微微一愣,才抬起眼來,看到她眼睛一亮。

    下一秒就將手里的書本砸了過來,“混賬東西,還知道回來?

    老子若是挺不過去死了,你連老子最后一面都見不到!”

    上官若離伸手接住書,力道上跟以前比可差遠了,軟綿綿的一點后勁兒都沒有。

    當下眼眶就發酸,啐道:“臭老頭兒,胡說什么呢!”

    說著坐到他身邊,垂著眸子道:“以后多陪陪你,不出去了。”

    雖然掩著情緒,但干澀的聲音透露出她的心疼和愧疚。

    肖飛敲了她的頭一下,傲嬌道:“死丫頭!年輕人該出去看看,等我死了再去!”

    這次他都喘不上氣來了,還以為挺不過來呢。

    他不怕死,希望死的時候親人能在身邊。

    上官若離瞪了他一眼,“胡說八道!你長命百歲呢,可不會這么容易死。”

    自己對他關心太少了,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重心都放在孩子身上,對他以及上官天嘯就更忽視了。

    許是自己不是原主,對他們的牽掛不是那么深。

    東溟子煜見上官若離眼圈兒紅了,忙轉移注意力,將一摞盒子放到軟塌上的小桌上,“這是我們在外面給你帶的禮物,有鹿茸、人參、雪蓮,還有兩個玉石球,是胭脂白玉的,離兒說給你健身用。”

    上官若離配合的將最上面的盒子打開,“這是在西戎得的一塊原石,我就讓人打磨了一對兒玉球,給你把玩著玩兒。”

    肖飛探頭一看,兩個羊脂白玉球放在盒子里,色澤溫潤,摸起來觸手升溫,一看就是好東西。

    但是,“這球怎么玩兒啊?”

    上官若離拿起球,在手里轉起來,“看了沒?

    這樣,通過按摩手掌上的穴道,有利于調節中樞神經的功能,達到鎮靜怡神、健腦益智的功效,從而增進自身臟腑的生理功能。”

    其實,常玩健身球能有效保健大腦,減緩腦部的老化速度,還能避免老年癡呆癥。

    但是越是上歲數,越是不想讓人說他老,她就把這話咽下去。

    “真有你說的這么好?”

    肖飛接過球在手里轉了起來,“感覺還真是不錯。”

    上官若離嘻嘻笑道:“那是,我的醫術可不比白神醫差多少。”

    肖飛寵溺的白了她一眼,“能的你!”

    上官若離笑了起來,將帶來的地方小吃找出來,讓他品嘗。

    肖飛拿起一塊牛肉干,咬了一塊,嫌棄道:“太硬了,幸好白青青那丫頭給我鑲了滿口的假牙,不然這玩意兒還真不能吃呢。”

    上官若離這才發現他那稀稀拉拉的牙已經換上了滿口的烤瓷牙,笑道:“白青青還是真是全能,牙科也懂。”

    肖飛嚼著牛肉干,道:“那丫頭不錯,教育的幾個孩子也很好。

    我以為凌瑤得許給王明軒那小子呢,最后便宜了鳳錦行。”

    雖然他也很喜歡鳳錦行,甚至二人之間像是忘年交的交情,但還是覺得鳳錦行和凌瑤不合適,無論是歲數和輩份,都差太多了。

    就這件事,東溟子煜找到了共同語言,“我覺得也是。”

    上官若離扯了扯唇角,“兩個人過的幸福就是合適,以后別提這事兒了,人家王明軒還娶媳婦呢。”

    鳳錦行即便是對感情也冷靜和理智,不像凌瑤這等小姑娘熱烈又沖動,兩個人在外人看來,確實是不合適的。

    但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目前看來,兩個人都是幸福的。

    作為親人,只能祝福他們。

    肖飛摸摸鼻子,眼珠子轉了轉,道:“王明重那小子也不錯,不如給咱們玉兒定下?”

    東溟子煜微微斂眸,顯然在鄭重的思考這個問題。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网络在线股票配资平台资金 平码计算下期出码公式 股票价值最大化 甘肃快3一定牛 理想论坛股票实战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彩 理财投资项目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钟开奖 股票策略平台 陕西11选5任选 贝得来配资 海南体彩4 1中奖新闻 排列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