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筆閣 > 女生小說 > 農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寵不停 > 第1244章 你沒事變這么聰明干么呀
最新站名:牧筆閣 最新網址:www.kvvnxu.icu
    第1244章你沒事變這么聰明干么呀薛雙雙說:“我娘拗不過我,去找我爹,想讓我爹說服我。”

    姜湛覺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啞著聲音問道:“然后呢?”

    薛雙雙眨了眨眼睛,隨意道:“然后我爹也看好這門親事,我娘說不過我們兩個,只好同意了。”

    姜湛有點激動:“所以,娘子從一開始就喜歡我的。”

    薛雙雙才不承認:“不是啊。”

    “我那個時候就想著,成親就成親唄,反正以后也可以合離。”

    其實這話,在姜湛沒有失憶之前,薛雙雙也說過一次,如今再次提起,不過是想看看姜湛的反應。

    會不會因此,記起一點什么來。

    然而,失憶后的姜湛,沒有因此立即就想起點什么來,反應也跟失憶之前的不一樣。

    失憶之前的姜湛,聽到薛雙雙說先嫁后合離什么的,第一反應是不許薛雙雙再說,不許再提合離的字眼,完全沒有考慮這個說法的合理性。

    但是現在,姜湛聽見薛雙雙這么說,雖然心里也很不高興,但是,比失憶前更強的邏輯,讓他很快就發現薛雙雙這段話中很容易讓人忽略的信息。

    姜湛心里念頭一轉,就樂了,那點不高興更是無影無蹤。

    薛雙雙見姜湛瞅著她笑得像個傻子,心里不由郁悶得不行。

    別不是姜湛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先成親,再合離。

    因為當時,余麗為了把他從林大山家里掃在出門,好給林傳宗騰地方,可是承諾他成親就分家單過。

    所以,搞不好姜湛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先成親分家,合理擺脫后娘的擺布,然后,再體體面面的合離?

    薛雙雙被自己的想法驚呆了。

    難道,這才是姜湛當時的真實想法?

    如今失憶了,所以就把當時的真實想法出來了?

    也,也行吧。

    總不能她自己想著用婚事做掩護,抱著先成親、后合離這么渣的想法,就不許別人也抱著相同想法。

    只是,心里到底還是有點難過啊。

    雖然也知道,當時說親的時候,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感情,最多也就是比陌生人之間多了一個合作賺錢的關系,可后面兩人感情挺好,如今發現這個挺好,可能有點誤會……薛雙雙心里就有點那什么了。

    雖然這種雙標的想法略渣,但,薛雙雙自己是在心里難過一下,唾棄一下自己,才不會表現出來,讓自己真渣。

    薛雙雙面上一切如常,正想問問姜湛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跟她一樣,當時也是這么打算的,結果,一抬頭,就發現姜湛眼神發亮的看著她。

    薛雙雙:“……”干什么干什么?

    這是覺得兩人想法相同,志同道合嗎?

    并不是!姜湛從來沒有先成親、再合離的想法。

    哪怕現在失去記憶,姜湛也知道,他會同意成親,就肯定是抱著愿意的心態,不然根本不會答應。

    姜湛對薛雙雙道:“娘子這話,我半個字都不信。”

    誒,不是,不相信你還沉默這么久?

    薛雙雙心里忽然不覺得難受了,還有點小高興。

    好吧,其實她也就是嘴硬,當時成親的時候,雖然是抱著過不下去合離的態度去的,但,那也是有“過不下去”這個前提的嘛。

    又不是無緣無故,假成親、真合離,那就太渣了。

    就聽姜湛繼續說道:“如果娘子沒有一點喜歡我,只是抱著敷衍的目的成親,打定主意之后合離,那么,這個成親的人選,就要吧是任何一個人。”

    “但是娘子最終選擇和我成親,就說明在娘子心里,我和別人的份量是不一樣的。”

    薛雙雙這會兒心情恨不得美滋滋,便也有心情跟姜湛抬扛了。

    她否認姜湛這種往臉上貼金的想法。

    薛雙雙道:“才不是你說的這樣。”

    “只不過那個時候,剛好只有你們一家來提親而已。”

    “如果那個時候,上門提親的不是你們家,而是別人家,說不定我就答應了別人提親,可沒你什么事。”

    姜湛含笑搖頭:“你不會。”

    他篤定道:“因為是我上門提親,所以你才會同意。”

    “如果上門提親的人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你不會同意的。”

    薛雙雙堅決不肯承認:“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會?”

    “哪有你這樣往自己臉上貼金的?”

    姜湛眼里是一片濃得化不開的感情:“娘子自己親口說的。”

    薛雙雙瞪圓了眼睛,震驚道:“不是,沒有,你亂說!”

    “我根本沒說過這樣的話。”

    若是之后這幾年,有些事情她可能還會記不清楚。

    但是,同姜湛說親那會兒,她才剛穿過來不久,生怕被人發現換了芯子,當成什么妖魔鬼怪給燒死了,所以一言一行都十分在意。

    謹言慎行,自然也就對一些特定時間段的言行,記憶深刻。

    所以,她敢確定,她是絕對沒有說過這種非姜湛不可的話的。

    姜湛要是覺得時間久遠,就可以無中生有,她可不認!薛雙雙氣勢洶洶,大有一副你不說清楚就是造謠的意思,鮮活生動,姜湛心頭重重跳了一下。

    姜湛道:“是娘子自己說的,我沒亂說。”

    “娘子說了,我們家找人上門提親的時候,娘是不同意把娘子嫁給我的。”

    “是娘子自己覺得我有可取之處,所以才說服娘,答應這門親事。”

    “這就說明,我在娘子心里,是與眾不同的。”

    “娘子是先中意我,才會同意這門親事。”

    “若不是娘子本身中意我這個人,這門親事根本不會成。”

    “所以,如果提親的人選不是我,而是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親事都成不了。”

    薛雙雙:“……”姜湛說得好有道理,她竟無言以對。

    而且,薛雙雙不得不承認,姜湛說的確實是事實。

    確實,哪怕已經做好過不下去合離的準備,但是成親的人選,也依然要她中意才行。

    這種暗搓搓的心事,她一直捂得結實,原以為沒人會想到這一層,結果,姜湛一下子就看破了。

    心底的小秘密被戳破,薛雙雙有些泄氣:“你沒事變這么聰明干么呀……”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河北十一选五开结果 东莞炒股配资平台 山西11选5专家推荐号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浙江11选五中奖规则表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三分彩开奖结果提前知道 彩库宝典下载2016 湖北11选5遗漏 澳洲幸运10官方助手 什么股票配资 3d杀号杀码专家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福彩排列5计划软件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甘肃昨天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