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長生天闕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金字招牌
    經過戰神冢一役之后,煉尸宗的名氣,徹底在沈天境打開了。

    在王長生去了蠻荒神殿這段時間,煉尸宗已經開過一次山門,招收了四百左右的弟子,這些當中,有些是從來沒有修煉過的好苗子,也有一些,是修為不高的散修。

    甚至,還有一些人,是得罪了沈天境其他大勢力,比如說云宮峰,比如說何家那種,來投靠煉尸宗。

    煉尸宗也是選擇性收入門墻,除了資質以外,更多的則是考慮心性,這一點,倒是比云宮峰做得好。

    這也是因為現在煉尸宗規模體量不大,原本的煉尸宗弟子,加上第一批招收的弟子,加起來也不過千人,人數上比起一般的三流勢力還有所不如。

    王長生可是看見,廣場之上有些新入門的修士,都是拿著靈石在修煉。

    以前的煉尸宗弟子,修煉煉尸宗的術法,可是不需要靈石的,說明現在拜入煉尸宗的弟子,沒有修煉煉尸宗的傳承術法,關于這一點,云長老曾經也提過。

    靈石從哪兒來?

    當然是靈石大殿!

    王長生早就把靈石大殿當成是自己的私有物品了,豈不是說,這些人,都是拿著自己的靈石在修煉?

    王長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靈石大殿飛去。

    辛辛苦苦的忙活這么久,還差點丟了性命,靈石大殿里面的那些靈石,是王長生的盼頭啊!

    “何人在飛行?”

    正當王長生剛剛飛起來的時候,一道厲喝之聲傳進了王長生的耳中。

    “不好!”

    帶領王長生回來的幾個煉尸宗弟子,也是神色一變。

    “王執事,快下來,現在煉尸宗不準飛行!”

    “王執事,這是幾年前定下來的規定!煉尸宗宗門范圍以內,禁止飛行!”

    “這下可慘了,王執事,你快下來!長老過來了,這下麻煩了!”

    ...

    幾位煉尸宗弟子口中,傳出呼喊之聲。

    剛剛飛起來的王長生也是一愣,煉尸宗不準飛行?

    這在以前可沒有的!

    王長生還沒有來得及落下,一道身影出現在王長生身前。

    張長老!

    剛剛發出厲喝之人,正是張長老,煉尸宗不準飛行這個規定,的確是近幾年才有的規矩,具體時間,就是在開山門招收弟子之后,這項規定,也是幾位長老聯合提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新加入的煉尸宗弟子,不會受到歧視。

    畢竟煉尸宗原本的弟子,差不多都是結丹境的修士,整天飛來飛去,這讓剛剛加入煉尸宗的弟子怎么想?

    嫉妒,還是羨慕?

    都是為了平衡!

    張長老的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并且只是速度快,并沒有飛行,身為長老,也要以身作則!

    當見到王長生的時候,張長老也是神色一愣。

    “王...王長生?”張長老看著王長生,神色說不出的詫異。

    王長生死在了湯谷,這是煉尸宗打探到的消息,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張長老笑得整整一天都沒有合攏嘴。

    現在見到王長生活生生的出現,張長老能不驚訝?

    “你不是死了嗎?”張長老下意識的說道。

    聽到張長老的話,王長生神色立即就是一黑,沉聲說道:“你才死了!”

    本來就和張長老不對付,現在聽到張長老的話,王長生豈能不懟回去?

    張長老敢發誓,自己剛剛絕對是只是脫口而出,并沒有詛咒王長生的意思,聽到王長生的話,也是神色陰沉。

    自己怎么也是煉尸宗的長老,在煉尸宗也是地位崇高,但是在遇上王長生的時候,張長老已經吃癟了無數次了,只要和王長生說話,就有一種牙疼的感覺。

    張長老非常確定,自己的牙口好得很。

    王長生不確定老謀是否還在煉尸宗,不管在不在,王長生都無懼張長老。

    功臣知道嗎?煉尸宗的功臣!

    煉尸宗今天能夠在沈天境有這么大的名氣,這么多人慕名來拜入煉尸宗,王長生有很大的功勞。

    更讓王長生無懼的是,實力!

    哪怕是沒有突破到結丹境界,王長生現在的實力,比起結丹二三層修士,并不差,還有浪滄劍這種殺器在手,加上山河大印,王長生一點都不慫張長老。

    只有實力,才能讓王長生安心。

    現在在煉尸宗,即便是不靠老謀,王長生也有自保之力!

    “那是王執事?王長生?不是死了嗎...”

    “好像真的是王執事,張長老都這么說了,應該沒錯...”

    “雙生子,是雙生子大人!”

    ...

    王長生原本就沒有飛出去多遠,就被張長老給攔了下來,在廣場之上修煉的煉尸宗弟子,見到這邊的動靜,就趕過來看熱鬧,這些新拜入煉尸宗的弟子,也像看看,是誰得罪了鐵面無私的張長老。

    沒想到,竟然看見了王長生。

    戰神冢一役之后,王長生和李福生兩人在沈天境的名字,已經超過了那些久不出世的金丹真修,甚至,不少帶著修為拜入煉尸宗的弟子,都是沖著王長生的名頭來的。

    現在見到王長生真人當面,豈能不激動?

    “王執事,王執事!我仰慕你很久了!”

    “雙生子,雙生子,我是張坤...”

    “王執事,我是為了你來的!”

    ...

    一些拜入煉尸宗沒幾年的修士,口中發出吼叫之聲,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

    見到這種情況,王長生也是詫異了。

    自己現在名字這么大的嗎?

    王長生愣然了。

    就連攔下王長生的張長老,見到這種情況,也是愣然了。

    在王長生沒有出現的時候,這些煉尸宗弟子,都是正常得很,現在見到王長生,怎么一個個跟瘋了一樣?

    小迷妹?

    小迷弟?

    不管怎么樣,張長老知道,現在的王長生,已經成了氣候了,即便是沒有老謀的幫襯,現在的王長生,也不是想動就能動的了。

    現在的王長生,差不多就是煉尸宗在沈天境的一塊招牌!

    還是金字招牌那種!

    “王執事,你犯了規矩知道嗎?”張長老對著王長生沉聲說道。

    不管王長生名氣如何大,都是煉尸宗的人,煉尸宗多位長老聯合制定下來的規矩,王長生必須要遵守,不然,要規矩何用?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王長生神色如常的看著張長老,沉聲說道:“什么規矩?”

    王長生大致已經猜到了,不過不能說出來,有句話叫做,不知者無罪,王長生久不回煉尸宗,不知道有了什么新規矩,也在情理之中。

    張長老聽到王長生的話,豈能不明白王長生在想什么?

    “念在王執事剛剛回到煉尸宗,不知道煉尸宗的規矩,也是初犯,就罰王執事打掃煉尸宗山門一個月!”張長老也不和王長生多說,直接就說出了給王長生的懲罰!

    以王長生現在的實力,打掃山門,并不算是什么懲罰。罰王長生打掃山門一個月,也不過是在落王長生的面子罷了。

    王長生神色變得有陰沉起來,這樣的懲罰,王長生并不放在心上,不管是不是落面子什么的,王長生不在乎。

    王長生不爽的是,張長老不多說直接就定了懲罰,這是在和王長生過不去啊!

    說完之后,張長老直接準備轉身離開。

    反正奈何不了王長生,張長老也不想自己找不自在。

    “我要是不呢?”

    看著張長老準備離去,王長生沉聲說道。

    如果是其他長老出面,給王長生懲罰,哪怕是更加嚴重的懲罰,王長生也認了,但是對于張長老,王長生就是不服!

    本來就看不順眼,為何還要平和相處?

    還當王長生是剛到煉尸宗那個王長生嗎?

    現在的王長生,可不是好欺負的!

    在沈天境這么久了,見識了那么多,連坑殺這種事情,都做出來了,王長生還怕你一個煉尸宗長老?

    張長老聽到王長生的話,停住腳步,轉過身,神色陰沉的看著王長生。

    “怎么?你要動手?”張長老神色不善的看著王長生。

    在場這么多煉尸宗弟子看著,不管是新入門的,還是以前的煉尸宗弟子,這個時間,已經聚集了上百人,今天要是不把王長生拿下,自己這個長老,以后在煉尸宗,那還有威信可言?

    王長生似笑非笑的看著張長老,浪滄劍出現在手中。

    王長生這個動作,代表著什么,已經不言而喻了。

    在場看熱鬧的煉尸宗弟子,見到張長老和王長生之間火藥味濃重,也意識到不妙。

    “張長老,沒有必要,王執事才剛剛回到煉尸宗,還不知道新規矩...”

    “對呀,張長老,都是煉尸宗的人,沒有必要大動干戈!”

    “張長老,不要動手啊!”

    ...

    煉尸宗弟子見狀,口中都是傳出勸阻之聲。

    本來王長生就和以前的煉尸宗弟子關系不錯,在新拜入煉尸宗弟子的心中,王長生的地位更高,此刻都是站出來勸阻張長老。

    張長老見狀,神色更加陰沉。

    明明就是王長生要動手好不好,為什么都不勸王長生?

    身為長老,這些年對煉尸宗弟子的培養,難道還比不過一個王長生嗎?

    張長老也明白,王長生是徹底成了氣候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