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長生天闕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收買人心
    誰敢不跑?

    眾人回頭望去,只見鎮威將軍提著金丹散修一甩,直接就扭下了金丹散修的頭顱。

    鎮威將軍提著金丹散修的頭顱,至于金丹散修的身軀,直接就被鎮威將軍給扔進了還沒有散去的風暴之中。

    轟——

    一聲轟鳴之聲傳出,金丹散修的身軀,剛剛靠近風暴,身軀直接爆炸。

    金丹散修用自己的生命告訴眾人,天地之力形成的風暴,并不是假的,不但不是假的,反而還非常強悍,之所以鎮威將軍能夠完好無損的走出來,是因為鎮威將軍實在是太強了。

    “先離開再說!”

    大長老一聲令下,直接帶著煉尸宗弟子逃跑。

    不僅僅是煉尸宗,在場所有修士都開始逃跑起來。

    鎮威將軍太強了,留下就是送死,誰想要留下來?

    “他沒有追出來,他回去了!”

    不知道誰口中傳出一道大叫之聲,緊接著,眾人回頭看去,鎮威將軍并沒有對著眾人追殺過來,而是在斬殺了金丹散修之后,直接回到了城墻之上,遠遠的看著眾人。

    “停下!”

    大長老一聲令下,直接停下腳步,煉尸宗修士雖然害怕,但是在大長老的吩咐之下,也是停下腳步,朝著城墻望去。

    “回去了?”

    陳上意看著回到城墻的鎮威將軍,沉聲說道:“為什么不追殺過來?難道...”

    “難道他不能長時間離開西皇城?”

    陳上意猜測的說道。

    王長生白了一眼陳上意。

    之前所有人都猜測,鎮威將軍恐怕不能離開西皇城范圍,所以大長老等人才選擇進攻,以為即便不是對手,也能夠逃跑,而結果就是,金丹散修,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你說出去,看看誰敢信?”王長生沒好氣的說道。

    陳上意聽到王長生的話,露出尷尬的神色,不再妄加猜測。

    之前就猜測鎮威將軍不能踏出西皇城,所以一位金丹境界的散修,為此送了性命,現在鎮威將軍不追擊眾人了,在殺了金丹散修之后,直接回到了城墻之上,陳上意又猜測鎮威將軍不能長時間出西皇城。

    現在說出去,誰會信?

    不過,見此情況,眾人倒是沒有直接離開,而是轉身看著西皇城的方向。

    此刻的鎮威將軍,站在城墻之上,手中還提著金丹散修的頭顱,看著沈天鏡修士的方向。

    金丹散修的頭顱之上,還有道蘊在閃爍,一雙沒有閉上的眼睛之中,也露出不甘的神色,看得眾人心中直發毛。

    大長老五人留下的天地之力形成的風暴,也慢慢消散,在城墻之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還有一地的碎肉。

    “大長老,怎么辦?”云長老見此情況,立即問道。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其余宗門之中,也是開始商量。

    有強者守護,西皇城之中,肯定有了不得的東西,不管是法器,還是天才地寶,甚至是傳承秘術,對于沈天鏡的修士而言,都是巨大的誘惑。

    如果就這樣放棄西皇城中的機緣,眾人肯定不甘。

    可是,站在城墻之上的鎮威將軍,在眾人看來,就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鴻溝。

    “先回西皇城,等稟報宗主之后,再做決定!”大長老沉聲說道。

    一番思忖之后,大長老還是決定,先不進攻了,鎮威將軍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在大長老的認知當中,沈天鏡具有這般恐怖的實力,也不過兩三人罷了。

    當然,所要回的西皇城,當然不是眼前的西皇城,而是有凡人存在的那個西皇城。

    見到煉尸宗直接撤離,在場其他宗門沒有絲毫猶豫,留下幾人看著此地的西皇城之外,剩下的修士,都朝著另外一個西皇城趕去。

    損失了這么多人,每一個宗門都有損失,特別是弒虎城何家,連最后一位金丹真修,都死在了鎮威將軍手中,代表著從此以后,何家就要開始沒落了,饒是如此,眾人連西皇城的門都沒有踏進過。

    回到眾人駐扎的西皇城,王長生給云長老打了一個招呼之后,直接回到房間當中開始療傷了。

    “不知道這是大長老的算計,還是宗主的算計...”王長生喃喃的說道。

    王長生所說到的算計,與那個從地下浮出來的西皇城沒有關系,而是方青。

    以王長生現在在煉尸宗的威望,不僅僅在老弟子當中,即便是在煉尸宗新納入門墻的弟子當中,王長生的威望,也是無人能及,即便是煉尸宗宗主未明上人,久不露面的情況之下,威望也比不上王長生。

    所以,煉尸宗就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造出一個比王長生威望更高的人。

    這個人,就是方青。

    因為煉尸宗也能夠想到,這樣的辦法,勢必會被王長生給猜忌,如果王長生在其中搗亂,煉尸宗反而會適得其反,一旦王長生使壞,反而不好。

    因此,在選擇這個人的時候,煉尸宗也是千挑萬選,最終選擇了方青。

    方青是大長老的弟子,大長老對方青有再生之恩,并且方青的秉性,也是一個重情之人,一旦把方青給培養出來,也不怕方青不聽大長老的話。

    再加上,方青和王長生關系非常好,對于方青崛起,王長生也不會從中使絆子。

    最關鍵的一點是,方青和老謀不認識,方青也不是老謀護佑之人,煉尸宗對方青掌握著生殺大權,根本就不用擔心方青生出異心。

    種種情況,可以看出,煉尸宗對王長生非常不滿了。

    “現在看來,還是突破到下一個境界,最為重要!”

    王長生心中說道。

    現在的王長生,還不是金丹真修的對手,需要仰仗煉尸宗,一旦王長生突破,到時候煉尸宗就更加拿捏不了王長生了。

    盤膝坐下,開始調息恢復經脈。

    經脈受損之下,王長生的實力也是大打折扣,以王長生的實力,遇上結丹后期境界的強者,有機會能夠斬之,可是經脈受損之下,王長生現在的實力,也就和結丹中期境界的修士差不多。

    在沈天鏡之中,結丹中期境界的實力,足以自保了,但是在這個小世界之中,結丹中期境界的實力,真的不夠看。

    也沒有人來打擾王長生,不得不說,煉尸宗選擇推出方青這個辦法,的確收到了效果,特別是在西皇城外指揮了一番,很多煉尸宗弟子,都肯定了方青的指揮能力。

    當然,王長生也知道,以方青的性格,加上自己和方青之間的關系,方青不可能來算計自己。

    摒棄所有雜念,王長生經脈修復的速度極快。

    轉眼過去了三天時間,王長生受損的經脈已經完全修修復了,真元也恢復了七七八八。

    拿出浪滄劍,王長生開始灌輸真元。

    “又增強了!”

    王長生感受到真元枯竭之后,睜開眼喃喃的說道。

    收起浪滄劍,王長生拿出靈石吸收,開始恢復真元。

    吸收了兩次金丹之中的力量,哪怕是每次都只有一絲,煉化之后,王長生實力的增強,也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王長生才踏入結丹境界不久,現在能夠堪比結丹后期境界的修士,吸收金丹的力量占據了極大的原因。

    長生功恢復真元的速度也極快,當王長生完全恢復之后,睜開眼,長出一口濁氣。

    “呼...”

    王長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坦,經脈完全修復了,實力也進步了,哪怕依舊敵不過金丹真修,王長生估計,以自己現在的積累,對上半步金丹境界的修士,應該差不多了。

    走出房間,王長生看見陳上意在小院之外徘徊。

    見到王長生從房間當中走出來,陳上意立即露出躲閃的目光,然后朝著另外的方向離開。

    “上意!”

    王長生立即出聲叫住了陳上意,隨機露出淡淡的笑意。

    “王...王執事...”

    陳上意被王長生給逮個正著,索性就不走了,直接進入了王長生的小院。

    兩人坐下之后,王長生躺在躺椅上,輕輕搖晃,并沒有開口。

    陳上意在小院之外磨磨蹭蹭的,王長生不用問,都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因為這段時間能夠讓陳上意這般磨磨蹭蹭的事情,也就只有一個。

    “王執事,你那個師弟的手段...不簡單啊...”

    一番思忖之后,陳上意開口說道。

    “哦?”

    王長生看著陳上意,笑著問道:“怎么個不簡單?”

    對于方青,王長生還是非常了解的,當然,在沈天鏡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之后,王長生不知道現在的方青,是否還像以前一般。

    至于陳上意所說的不簡單,能夠在凡人的國度當中,擔任護國大將軍一職,能簡單嗎?

    “這才幾天時間,你那位師弟,已經收買了不少師兄弟了!”陳上意沉聲說道:“進入小世界的師兄弟當中,很多都被他給收買了!”

    “收買?”王長生立即說道:“沒那么嚴重吧...”

    陳上意點點頭說道:“的確說不上是收買,只不過很多師兄弟,或多或少的,都被他給施以恩惠,比如給誰布置個陣法,又給誰傳授點小陣法之類的...”

    王長生聽了之后,先是一愣,隨后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