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 第382章 打情罵俏的
    比賽正式開始,最先抽到上場的,是瑯華派和聞花派,兩個門派各派了首席弟子出場,對決很快開始。

    而此時臺下,年元瑤卻無心觀看比賽,而是懶洋洋的靠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正對面,一道密音傳了過去,語氣軟糯——

    “你說走就走,都沒給我一個回音,害我最近一直想著你。”

    很快,對面來了回應,“事出有因,暖暖,是本王不好。”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年元瑤忍不住笑了起來,唇角泛起一抹愉悅的弧度,“那這段時間,你想我嗎?”

    “想,很想。”封玄霆的聲音,有些許的低沉暗啞。

    年元瑤心內,頓感覺一陣酥酥麻麻的,心情無限的放晴。

    “等等準備怎么打?”年元瑤問。

    “本王自然不敢和王妃動手。”封玄霆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

    年元瑤微微揚眉,又換了個坐姿,朝對面的封玄霆眨了眨眼,“今晚想抱著你睡,好嘛?”

    封玄霆面上神色不禁又暖了幾分,揶揄的笑了笑,“你確定?”

    “確定呀。”年元瑤淺淺一笑。

    封玄霆‘好心’提醒,“小心明日下不了床。”

    聽聞這話,年元瑤的臉頰上,驀地浮上兩層紅暈。

    見到這一幕,封玄霆眸底有幾分的失笑,這個丫頭,只要稍稍一挑逗,便會露出原型。

    還是那般的害羞啊。

    此時,擂臺上,第一戰已經分出勝負,“瑯華派大弟子贏,請派下一個出場。”

    整個云門山上,所有的人都在觀著擂臺上的比賽,沒人知道,在兩家劍拔弩張的情況下,兩位家主正在用著密音,打情罵俏。

    謝子淵看著年元瑤這一副無比輕松的樣子,這會兒斜靠在椅子里,喝著花茶吃著點心,忍不住提醒一聲,“你怎么還有心情吃吃喝喝的,我再提醒你一句,黯夜的人很可怕,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才是。”

    “黯夜的人該怕我才是。”年元瑤現在是絲毫不懼,說話時,目光若有似無的,落在了墨尋夜的身上。

    咦,這人的眼珠竟然是藍色的?

    這也太好看了吧。

    而墨尋夜感覺有人在看自己,朝年元瑤這里掃來,對上視線后,年元瑤迅速的別開了眼。

    墨尋夜輕呵一聲。

    “你可真狂啊,等等萬一輸了,你可別哭!”謝子淵有些搞不懂這個女人。

    明明來之前還挺緊張的,怎么到了這里,反而淡定成這樣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大家風范?

    年元瑤沒有理謝子淵,又看向了坐在身側的楚家的席位,同樣又用密音打了招呼。

    “大哥,二哥。”

    楚之曦一直乖乖聽著楚蕭寒的話,沒有多嘴,這會兒聽見月兒主動打招呼,快要激動哭了,“好月兒,你總算是想起哥哥來了。”

    年元瑤聽到這慘兮兮的聲音,忍不住笑了起來。

    楚蕭寒清潤的聲音傳了過來,“等會兒記得小心墨家的人,墨家是鮫人一族,擅長幻術與水術,小心應對。”

    “鮫人一族?人魚嗎?”年元瑤滿目詫異。

    從來都只在那些神話之中才會提起的神秘生物,沒想到竟然真的存在。

    怪不得,墨家家主的瞳孔是藍色的,那么的與眾不同。

    “第一戰,瑯華派三勝,聞花派惜敗,瑯華派進入下一輪。第二戰,千秋殿對戰燕歸門,千秋殿大弟子葉絕對戰燕歸門弟子燕茴。”

    千秋殿……

    年元瑤回過神,見到上臺的人后,微微瞇了瞇眸子。

    竟然是他。

    那晚在明煌酒樓遇見過的殺手。

    年元瑤往千秋殿的座位看去,當視線觸及到石無暇的面龐后,瞳孔一縮,腦海之中無數的畫面忽然間瘋狂的閃過。

    老太監,石無暇,巫醫閻安,密室,百種毒藥……

    一剎那間,年元瑤幾乎已經感受到,那一百種毒藥灌在體內后,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那種痛,痛的她整個人麻痹,卻又一遍一遍的涌上來,讓她生不如死。

    而如今的寒毒,也都是拜他們所賜。

    好啊,竟然白白的送上門了,那么今日,她就不客氣了。

    年元瑤的眼神,一瞬間冷了下來。

    謝子淵等人,都感覺到了年元瑤氣場的變化,以為她是終于正視了今日的比賽。

    幾招下來,燕茴顯然不敵千秋殿第一殺手葉絕。

    就在快要贏得比賽時,葉絕忽然覺得手腕一僵,正要打出去的一掌,忽然間停在了半空。

    也就在此刻,燕茴橫掃一腿,又一拳揮出,將葉絕打出了擂臺。

    掉落擂臺,即為敗。

    “燕歸門勝,千秋殿請派第二人上場。”

    葉絕倒在地上,眼內顯然有些錯愕,“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剛剛明顯是有人在操控他,故意不讓他贏。

    “燕歸門勝之不武,私自用卑鄙手段。”葉絕不服,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話落,石無暇起身,對著葉絕狠狠扇了一巴掌,“住口,還不嫌丟人。”

    剛剛他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葉絕自己技不如人,最后一掌抬出時,沒有運足真氣,才會讓身子來不及反應,導致燕茴鉆了空子。

    葉絕被打的臉偏到一邊,抹了抹嘴角的血跡,低頭遮住了眼底的陰鷙,“是弟子錯了。”

    “廢物!”石無暇對葉絕,越發的失望。

    巫醫閻安,則是偷偷一笑。

    這些年,他和葉絕被譽為盟主的左膀右臂,可葉絕到底是第一殺手,而他不過是個巫醫而已,不懂武功,想要得到副盟主之位,難上加難。

    如今,他的希望就在眼前,而葉絕輸了比賽,已經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第二輪,千秋殿弟子又一次失敗。

    第三輪,關鍵的一輪。

    石無暇看不過去了,親自上場,“我來。”

    千秋殿,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武功招式以狠辣著稱,這會兒石無暇親自出場,倒是讓燕歸門的門主犯了難。

    若比武,他還真的未必是石無暇的對手。

    曾經他見過石無暇的身手,下手大約都是殺招,招招致命,一不小心便會當場命喪黃泉。

    可若他不上,門內那些弟子,更沒有勝算。

    “我來吧。”燕歸門門主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底下,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沒想到比賽剛開始,就能見到千秋殿和燕歸門的終極對決了。

    石無暇上了場,對著對面的燕門主笑了笑,“燕兄,請賜教。”

    “不敢當,還望石兄手下留情。”

    石無暇冷笑,話音剛落,身形一閃,雙爪成鉤,已然對著燕門主的門面掃去……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