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緋聞萌妻:影帝老公求抱抱 > 第597章 阿姨有口臭
    啊,他想起來了這個長相毫無特色的人是誰了,這個人是大猩猩。

    赫白收回目光,唇角極其細微地揚起一抹譏笑。

    顏星星知道赫白是誰。

    赫氏的少爺,以及,前幾天幫著顏涼一起罵自己的人!

    顏星星咬緊了牙根,目光含著恨意地盯著赫白。

    為什么?為什么他要去幫顏涼那個小見人!

    赫白大步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沒有再去理會顏星星。

    直到他步入電梯后,顏星星略微收斂住自己眼里的怨恨。

    她抬起腳,剛想要踏入電梯,忽地被人攔住了。

    “煩請您等下一趟,赫少不喜與人一起乘坐。”

    冷調的女音從旁邊傳來,眼前也跟著多出一只手擋住她的路。

    顏星星順著那只手,看向來人。

    一個十分陌生的女人,顏星星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高起碼有一米七八,顏星星穿了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了,也不能與她保持平視。顏星星視線往下滑,定在這個人胸前的銘牌上:總裁特助·牧溫柔。

    且不說這個名字與人完全不符,總裁特助又是什么職務?顏涼那小見人的特助?

    哈,真是搞笑!

    就那小見人,也配有特助?

    電梯緩緩合上,顏星星回頭看向電梯里。

    赫白依舊沒有看她,正低頭慵懶地整理著自己的袖口。

    顏星星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狠狠地在心里罵道:他跟顏涼,可真是一對狗男女!

    等到下一趟電梯到來,顏星星走進電梯,隨后,牧溫柔也跟著走進了電梯。

    顏星星看到她伸手按了頂層的樓層數。

    她瞥了牧溫柔一眼,牧溫柔的嘴角像是被熨斗燙平了一樣,絲毫沒有一點上揚的弧度,臉上的表情更是由始至終沒有變過,仿佛是個機器人。

    正好電梯里只有她們兩個人,顏星星深吸了口氣,轉頭看向她,下巴往上抬起,用著質問的語氣說道:“你是新來的?”

    牧溫柔的視線平平掃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她的話。

    “耳聾了嗎?”顏星星加大了音量,雙手環抱在胸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顏氏未來的女主人。”

    顏星星想拉攏她,成為自己“陣營”的人。

    可惜拉攏失敗。

    牧溫柔恍若未聞,目光直視前方。

    “呵……真是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狗……”顏星星嗤笑說道。

    牧溫柔右眉毛輕輕往上一挑,隔了一秒,她終于轉過身去,居高臨下地看著顏星星,“保潔部的阿姨,可以閉嘴嗎?你難道不知道,你自己有口臭?”

    “什、什么?阿姨?口臭?”顏星星整個人一愣,隨即像是被踩到尾巴了似的,瞬間炸了起來,怒聲罵道:“原來你是一條不僅眼睛有問題、鼻子也有問題的狗!”

    牧溫柔抬起手,輕輕捂住自己的鼻子,腳步往旁邊退了兩步,拉開與顏星星的距離。

    她沒有回應,但一舉一動卻是更加激怒了顏星星。

    “你!你裝什么裝!我怎么可能有口臭!”顏星星氣得隔著一層妝容,臉都肉眼可見的紅了,“顏涼那小見人可真是會挑狗!病狗真是一挑一個準!”

    電梯到達保潔部門的樓層,發出“叮”的一聲后,電梯的門緩緩打開。

    牧溫柔一只手捂著鼻子,一只手伸了出去,按住開門的鍵,無聲的催促著她趕緊走,仿佛快要窒息了。

    顏星星用力地指了指她,“你,你給我記住了!”

    話落,顏星星踩著高跟鞋,一步一聲“叩”,像是腳踩的不是地磚,而是牧溫柔的人一樣。

    她走出電梯,大步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迎面走來她的秘書樂思思,樂思思遞上手中的一疊文件,說道:“顏經理,需要簽字的文件我已經整理好……”

    “滾開!別來吵我!”顏星星手一揮,直接將她遞過來的文件揮到了遞上。

    顏星星怒瞪了樂思思一眼,接著大步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反手用力將辦公室的門給甩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樂思思雙手保持著遞上文件的姿勢,臉上的笑容僵住。

    “唉,經理她心情又不好了,思思你小心點,別再被她找到借口,把氣撒到你身上了。”一位保潔阿姨走了過來,小聲地安慰著樂思思,顯然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恩。”樂思思蹲下身,低著頭,沉默地收拾著滿地的文件。

    保潔阿姨看不過去,也跟著幫她撿起文件,“你說我們怎么這么倒霉,攤上這么一個領導呢?”

    樂思思收拾好文件,同時也將負面情緒隱藏了起來,她站起身,對保潔阿姨說道:“謝謝您,阿姨,我先去忙了。”

    “好,下次小心點啊。”保潔阿姨說道。

    保潔阿姨看著樂思思離開的背影,搖了搖頭,她又看向顏星星那緊閉的辦公室門,再次搖了搖頭。

    希望總裁哪一天突然好心了,幫她們這個小小的部門換個領導吧。

    顏星星將自己反鎖在辦公室內。

    她第一件事就是放下包包,舉起雙手捂著臉,對著手掌哈了一口氣。

    沒有聞到什么異味。

    那個死女人竟然說她有口臭!

    真是……真是太過分了!

    她怎么可能會有口臭!

    顏星星走到辦公桌前,將所有的柜子翻了一遍,都沒有翻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她氣沖沖地按了按辦公桌上的電話,撥通秘書樂思思的內線電話。

    “顏經理。”不到一秒,樂思思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

    “馬上去給我買幾包糖。”顏星星生怕自己的“目的”太明顯,只能用這個借口來說:“我喜歡吃薄荷味的!別買錯了!”

    “好的,顏經理。”

    聽到樂思思的回答,顏星星立刻掛了電話。

    她坐在辦公椅上,一邊等著樂思思買來薄荷糖,一邊在心里無數遍地罵著牧溫柔。

    該死的女人!不就是顏涼那見人身邊的一條狗!

    等她當上了顏氏的總裁,她第一個炒的人就是這個該死的女人!

    **

    赫白回到辦公室里,剛坐下,發現好像少了一個人。

    誒?表嫂的保鏢呢?跑哪兒去了?

    赫白重新站起身,走出辦公室,往電梯的方向走了幾步,便看到牧溫柔從電梯里面走出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