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75章 不斷敲打她
    于洛洛就知道這個表妹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主動來找她一定是有求于她。

    果然,李茜茜連寒暄都懶得多客套一下,過來就開門見山地打聽趙廷婷。  趙廷婷現在是T大權貴圈子里炙手可熱的人物,人人都想結識她。除了權貴圈兒趨炎附勢的本能使然外,趙廷婷出手闊綽也是很大一個原因。攀附在她身邊的人,或多

    或少都從她身上得到過好處。

    李茜茜自從來了T大后,別的本事沒有,混圈子也常常受鄙視,但她硬是靠著臉皮厚,蹭了不少圈子,小道消息來得很靈通。  于洛洛跟趙廷婷認識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之前趙廷婷的生日宴會邀請了她去,萬小清姐弟是知道的,后來趙廷婷為了拍照片的事去她宿舍找過她一次,想必后來也

    傳了出去。

    “不熟。”于洛洛這樣答道。  李茜茜來找于洛洛就是想通過她這條線,認識趙廷婷,聽于洛洛這么一說,顯然是沒有搭線的意思,有些急了,央求道:“表姐,不熟也算是認識了,你幫我介紹介紹

    嘛,只要Isabella認可我了,別人就不敢看不起我了……”  “她不會認可你的,她跟學校的那些權貴子弟沒有什么兩樣。你沒權沒勢,她只會瞧不起你。”于洛洛直接打斷李茜茜,她無所謂這么直接的話會不會刺到李茜茜,心

    里覺得李茜茜要是能被刺激到,從此別再老想著攀附權貴,踏實一點反而更好。

    見李茜茜還要糾纏,于洛洛趕緊說:“我要去趕公車回家了,先走了。”

    一輛豪車無聲無息地停在T大門口,黃鸝鶯從后排車窗探出頭來,聲音婉轉地輕喚了一聲:“洛洛!”

    于洛洛沒想到黃鸝鶯會出現在T大,意外,輕聲應道:“夫人。”

    李茜茜一見這加長豪車,和車里貴婦人的打扮,就知來人身價不菲,目不轉睛地盯著。  “我在附近的會館跟人喝下午茶,想到天氣涼了,順便帶廷婷去買幾件衣服,誰知來了學校給她電話才知道她竟然不在學校,唉,這孩子不知道又野到哪兒去了。”黃

    鸝鶯輕嘆。

    于洛洛不知道要怎么回應她,干脆沒說話。

    “這是……Isabella的媽媽吧?”李茜茜卻忽然在她旁邊開口道。她敏銳地捕捉到了黃鸝鶯話里面“廷婷”兩個字,Isabella的中文名字叫黃廷婷。

    沒等于洛洛說話,李茜茜已經對著黃鸝鶯打了招呼:“阿姨,您好!我跟Isabella也是校友,我叫李茜茜,洛洛是我表姐。”

    于洛洛見李茜茜一臉諂媚的表情,很是無語。

    于洛洛的表妹?黃鸝鶯有了點興趣,道:“沒聽說洛洛還有表妹啊。”

    “我媽媽跟洛洛表姐的媽媽是表姐妹,我們家是今年才來K城的,所以之前來往不多。阿姨,我跟Isabella是一個年級的……”李茜茜滔滔不絕起來。

    黃鸝鶯哪能看不出這小姑娘有意攀附的心,甚至她只需掃她一眼,都能猜出她家的大致情況和檔次。

    黃鸝鶯微笑不語,等李茜茜說完了,她才又問于洛洛道:“洛洛,打算去哪兒?”  于洛洛沒打算跟黃鸝鶯說實情,她不喜歡跟黃鸝鶯打交道,除去看出趙廷瀾跟黃鸝鶯不睦以外,她自己也不喜歡黃鸝鶯的為人,雖然黃鸝鶯最近頻頻向她示好,表現

    的和藹可親,但于洛洛就是直覺上感覺怪怪的。

    “洛洛表姐剛剛說要回家呢。”李茜茜卻嘴快道。

    于洛洛真的想對李茜茜翻白眼了。

    李茜茜卻以為黃鸝鶯跟于洛洛關系很好,又開始滔滔不絕地表揚起于洛洛:“洛洛表姐可真厲害,平時在學校里功課又好,課余還能抽出時間去打工賺錢……”

    “茜茜,那邊好像有人在叫你。”于洛洛實在看不下去了,隨便指了個地方對李茜茜道。

    李茜茜疑惑回頭去看。

    黃鸝鶯卻笑了笑,對于洛洛道:“洛洛,既然回家,那就一起吧。”

    于洛洛還要推辭,黃鸝鶯卻不由分說,讓司機打開了車門,請于洛洛上車。

    “我又想起一點你媽媽過去的事,我們路上剛好聊聊天。”

    聽黃鸝鶯這么說,于洛洛有點心動,上了車。

    等李茜茜回過神來,只見車子已經發動要開走了。

    黃鸝鶯想了想,對李茜茜道:“茜茜是吧?既然跟我們Isabella是同學,能不能給阿姨留個電話呢?以后Isabella在學校還要靠你們這些同學照顧了。”

    李茜茜大喜,忙掏出紙筆來寫了號碼遞過去,黃鸝鶯沒伸手,示意司機接了。

    車子駛離T大后,于洛洛本以為黃鸝鶯有什么重要的,關于她母親過去的事會跟她說,結果黃鸝鶯只是尋常話家常,并不提這一茬。  于洛洛忍不住,自己開口問道:“夫人,你知道那個人……就是那個……”她咬咬嘴唇,有幾個字始終很難出口。自從知道自己的身世以來,她一直有意識想讓自己忽略

    這個事實,可是,還是好奇。

    “那個,對我媽媽做了不好的事的人,他后來怎么樣了?”她盡量用毫不在意的聲音道:“他是死了,還是坐牢了?”

    “哦,你說你的父親啊。”黃鸝鶯彎起眉毛。

    “他不是我父親!我沒有父親!”想也沒想,迫不及待地否定。

    黃鸝鶯沒在意她的小情緒,笑笑道:“我也不知道呀。你媽媽沒有跟我說,我們誰都不知道。”  聞言,于洛洛不知心里是失望,是憤怒,還是松了一口氣。就好像對于給了她一半血脈的那個人的感覺,她不知道自己該用什么樣的心情去面對。她悄悄將掌心里的

    汗在褲子上蹭了蹭。

    黃鸝鶯卻另起了一個話題,“洛洛,你知道你能去T大讀書,是你媽媽來求了趙董和我的吧?”

    于洛洛垂下眼睛,說:“知道。”

    頓一頓,又道:“我會努力的。”  黃鸝鶯笑了笑,她就是要不斷敲打她,讓她感激她,讓她知道她和她媽媽都欠著自己的大人情,這人情,她們這種一窮二白的人要用什么來還呢?黃鸝鶯有了一種勝

    券在握的感覺。  于洛洛知道她上學的機會是她媽媽去求來的,又知道了曾經在她媽媽落難的時候是趙家收留了她們母女。正因為如此,在趙家人面前,無論是在趙董,還是黃鸝鶯、趙廷婷面前,她只能帶著那么一絲卑微,她,硬氣不起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