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99章 安榮失蹤了
    看著車子旋風一般開了出去,于洛洛也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趙廷瀾那一下,就好像真的要撞上去似的!

    “干什么?”趙廷瀾蹙蹙眉,不滿于洛洛那口香糖一樣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剛,剛才……”于洛洛驚魂未定,說話都結巴起來,“你你不會是真的打算……”

    “嗯,我真的打算撞過去。”

    “啊……!”于洛洛瞪他,半晌:“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趙廷瀾無奈,難得冷幽默一次,一點都不捧場。

    “你怎么那么有把握?不怕他要是跑得慢一點,不就撞到了嗎?”于洛洛心有余悸。  “不撞死,我有把握。你要說完全不撞到,那我可沒什么把握。他不是說把他腿撞斷了嗎?那就讓他得償所愿。”趙廷瀾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淡,臉上甚至連他慣常

    的陰沉表情都沒有,可是于洛洛就好像看到一匹冷酷的狼,既野,又狠。

    她突然明白為什么大家都怕他了。趙廷瀾游走在某一個邊界,他讓人摸不清他什么時候會跨過去,但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絕對有跨過去的能力和狠勁兒。

    “不相信嗎?”趙廷瀾見于洛洛還是一直看他,道:“我在國外讀書的時候,一度差點當了職業賽車手。”  其實趙廷瀾自己也沒有察覺,他現在在于洛洛面前話多了許多,甚至還談起了自己的過去。在趙廷瀾的理念里,不起實際意義的話是不必說的,所以他一貫話很少,

    說出的話都是指令。

    讓趙廷瀾跟人聊天?所有人都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

    到了T大,于洛洛下車,臨走之前又問趙廷瀾:“趙廷瀾,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于洛洛總是不能相信,趙廷瀾找她就為了帶她去吃頓飯。

    趙廷瀾當然不會再去提起那張沒送出去的黑卡,一言不發地把車開走了。

    第二天早上,姜可開車接趙廷瀾去公司,車子行至大樓前面時,忽地跑過來兩個人影,在車子前面攔住了。

    趙廷瀾不悅,怎么連著兩天遇見碰瓷的?這還是大白天呢!

    他坐在后座沒動彈,姜可下去查看,過了半分鐘,回來說:“趙先生,是安氏夫婦。”

    趙廷瀾瞇著眼睛,并沒有想起什么安氏夫婦。

    姜可解釋說:“上次被我們收購的安氏企業的老板和他的夫人。”  趙廷瀾想起來了,那個想揩油的猥瑣男安榮的家人。安氏企業是黃鸝鶯那邊枝節的一支,早晚是要收拾的,不過因為上次見那個對于洛洛不懷好意的猥瑣男,他覺得

    不爽,提前了這個進程。  趙廷瀾“嗯”了一聲,沒多說話,這種情況姜可應該知道怎么做。收購、破產都屬于商業行為,趙氏每年不知道要進行多少起這樣的收購,他沒有時間理會這些屬私人

    感情的糾纏。

    不過姜可卻道:“他們說他們的兒子失蹤了,他們以為,跟趙氏有關。”

    趙廷瀾推門下車,腳剛一踏在地面上,安氏夫婦立刻雙膝著地,跪在他腳邊。

    “趙先生,我們也是實在沒辦法了,一直見不到您的面,不得已才在這兒攔您的車的!”安榮的父親戰戰兢兢地說。

    “趙先生,我求求您了,是安榮他不懂事,求您放過他吧,我知道他闖下了大禍,以后我們一定嚴加管教……”安母則聲淚俱下,哭泣道。

    趙廷瀾看向姜可,兩人都不明所以。

    “把事情說清楚。”趙廷瀾冷聲道。  “趙氏收購了我們的公司,我們無話可說,也從來沒在安榮面前多說什么,可是他不知道聽了誰的挑唆,說是因為一個女孩子的關系,趙先生才收購公司的,然后,安

    榮他一時沖動,才,才……”

    “才什么?”趙廷瀾不耐煩道。他聽出來里面說的女孩子,就是指于洛洛了。

    “安榮他還是個孩子,他不懂事,您一定要原諒他啊……”安母哭道,“他也是一時想不通,才拿了硫酸還是什么的東西,去潑那個女孩子……”

    趙廷瀾心中悚然一驚。

    “可是,畢竟也沒潑著嘛,他自己還受了傷,我的孩子可真可伶啊……”安母說著就嚎啕大哭起來。

    趙廷瀾心里這才慢慢松下來,想到昨天晚上才見過于洛洛,看來這不是這兩天發生的事了。但一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事發生過,面上又泛起了冰涼的冷意。  安父比安母要理智一些,看見趙廷瀾面上的變化,忙阻止安母繼續哭安榮可憐,對趙廷瀾道:“趙先生,此事全部都是安榮的錯,我們會讓他賠禮道歉,接受所有應該

    接受的懲罰,求您留他一條命吧,我安家就這一個獨子啊……”

    “安總,您這樣說我們就不明白了。”姜可道。

    “趙先生,姜助理……我兒子已經失蹤了一個星期了……”安父也哽咽起來。

    趙廷瀾蹙眉想了想,道:“他做出這樣的事來,不管遭遇什么都是咎由自取。不過,這事跟趙氏無關。”說罷,抬腳越過安氏夫婦,徑直往大樓里走了。  安氏夫婦也不敢再攔,聽他說了這話愣愣地呆在原地。他們也知道,趙先生說一不二,既然他說了不是,那么就沒人敢質疑。可是除了趙氏,還有誰有那么大能耐,

    讓安榮從警局里失蹤呢?

    姜可也沒再管他們,快步走過去跟上了趙廷瀾。

    “讓人去查,是怎么回事。”趙廷瀾冷聲吩咐。他當然不關心安榮的死活,但是這事涉及到于洛洛,他必須知道是怎么回事。  姜可的辦事效率很高,很快就回過來消息說,十天前,安榮在醉酒后攜帶一瓶危險液體,去了于洛洛打工的餐廳,一路跟著于洛洛到小巷子里試圖潑向她,于洛洛被

    一個女生給救了,沒有受傷。安榮在被帶到警局后,在轉移到看守所的路上“逃逸”,之后不知所蹤。  趙廷瀾知道這里的所謂“逃逸”并不是真的逃逸,安榮一個沒什么本事的紈绔子弟,他要懂得在一群警員的看管下逃逸才奇了怪了。何況他當時身上還有傷,被他自己搞的那瓶液體給誤傷的。安氏夫婦也必定是知道安榮不可能自己逃逸,這才找來向趙廷瀾求情。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