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104章 圣誕節的特殊節目
    又過了半個月,圣誕節到了。天氣很冷,下著小雪。

    但T大的所有教學樓和宿舍里面都開著熱烘烘的暖氣。女生們穿著漂亮的裙子,男生大多也是正裝打扮。

    因為今天T大要開圣誕晚會。  T大是一所師資力量很不錯的學校,但來T大上學的學生至少有一半都不是沖著教學質量來的,他們的父母送他們來T大更多是為了讓他們建立自己的圈子,因為T大

    貴族學校的血統,在家長們看來,你在學校認識什么人,遠比你從學校學到什么知識要重要的多。

    所以T大的正式及非正式宴會都不少,也是為了滿足這些權貴二代們結交圈子的需要。  于洛洛沒有這種需要,也沒有什么人想要結交她這種沒錢也沒勢的人,之前類似的節日晚會,她都是躲著走的。今年被拉了壯丁去參加合唱,本以為是隨便走個過場

    而已,沒想到訓練的很嚴格,有專門的排練老師,每天準時準點排練,跟上課一樣嚴格。

    經過近一個月的認真排練,今天終于到了要表演的時候。

    而就在下午,所有參演人員在多媒體廳彩排的時候,又聽到了一個言之鑿鑿的消息:晚上的表演,會有一位大人物來觀看,校長也會陪同出席。

    因此,原本一個非正式的圣誕晚會,突然一下變得正式而官方了起來。組織者們也緊張起來,反復確認晚會的各個環節和細節,又一再叮囑表演節目的人不要出錯。

    下午連著彩排了好幾遍,趙廷婷發起了脾氣:“到底什么大人物值得我在這兒翻來覆去地練,不練了,你們愛練自己去練吧!”

    趙廷婷在晚會里要表演一個大提琴演奏,是給一個獨舞伴奏,她扔了樂器不練了,那表演獨舞的同學不敢說她,只得自己一個人沒有伴奏音樂干跳。

    “聽說是學校的大股東。”一個跟趙廷婷走得近的女孩兒湊近跟她說。

    T大的要求很嚴格,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股東的,需得財團有相當強大的財力,并且有社會地位,沒有不良聲譽。

    因此說起T大的股東,學生們都知道是了不起的財團。

    趙廷婷卻很是無所謂,什么大人物嘛,能大得過她父親和她哥哥去?

    于洛洛跟著合唱團彩排,心里卻在走神兒,一聽到“大人物”,她心里下意識就反應出“不會是趙廷瀾要來吧”,隨后又覺得太可笑,怎么可能?趙廷瀾閑的?  “唉,我怎么看什么都能跟趙廷瀾扯上聯系,于洛洛啊,你真的是沒救了。”于洛洛心里為自己默哀。她又想起那天趙廷瀾背她下山時,那種奇妙的感覺。她覺得像有

    一張網在越收越緊,自己一顆心被套牢在里面了。

    終于到了晚上。

    校長確實來了,還帶著浩浩蕩蕩一堆學校領導,然而,所有人都伸著脖子望,也沒看到傳說中要來看節目的大人物。

    校長在最前排坐下了,他的身邊空著一個位置。

    眾人又竊竊私語起來。

    一直到晚會開場,臺下燈光暗下來,眾人的議論聲才慢慢平息下來。

    于洛洛的合唱節目排在中間,到了上場時,她也好奇地往臺下看了一眼,校長身邊的位置仍是空著的。

    隨后就跟大家一起站好了隊形,隨著指揮的手勢開始了表演,沒再分神去想那個神秘大人物了。

    于洛洛站在第一排,捧著曲譜,唱的很認真。因此,她沒有注意到,在多媒體廳的側門處,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燈光照不到的背影處,默默看著臺上的表演。

    一曲唱完,趙廷瀾將手中的節目單扔給身后的姜可,說:“走吧。”

    他確實是踩著點過來看了于洛洛參加的節目,不過他今天來T大還有另外一件事要處理。

    劉樂詩打扮得一如既往的精致,穿著有幾分妖嬈性感的紅裙子在臺下端著杯飲料在喝,因著是學校舉行的宴會,不會公然提供酒水,因此只有飲料和果汁。

    這種場合向來是劉樂詩所擅長的,只等著臺上節目表演完,學校領導離開后,接下來的自由舞會就是她的主場了。

    身邊不知什么時候站了一個男人,低聲對劉樂詩道:“劉樂詩小姐,請跟我出來一下。”  劉樂詩悚然一驚,回頭一看,一個俊秀的戴著金邊眼鏡的男人站在身后。她認得這個男人,那次她誣告于洛洛偷竊珠寶,鬧到校長辦公室的時候,這個男人出現過,

    當時校長很恭敬地叫他“姜助理”。

    劉樂詩心中警鈴大起,這個男人找她做什么?

    見劉樂詩站著不動,姜可仍是彬彬有禮地微笑道:“劉樂詩小姐,你最好還是跟我出來一下,不然可能會有一些不愉快的后果。”

    這男人雖然是笑著的,可劉樂詩卻從他的言語中聽出了威脅之意,咬咬牙,心想:這是學校,我怕他什么?

    劉樂詩站起來,跟著姜可出了多媒體廳。

    走下一樓的臺階,臺階前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在夜色中并不顯眼。

    “劉小姐,請上車吧,趙先生在車上等您。”姜可紳士地為她打開后車門。

    “你們想干什么!要帶我去哪兒?”劉樂詩緊張了。

    “劉小姐,別擔心,我們不會開車,趙先生只是有幾句話想跟您說。”姜可仍然微笑。

    劉樂詩有些恍惚,并沒有意識到姜可說是什么人在等他。她看到姜可身后站著兩個保鏢模樣的人,知道自己沒得選擇。

    咬著牙上了車,在車里劉樂詩更加意外地看到了那個,極英俊又極冷漠的男人。

    “我只說兩件事。你聽清楚。”趙廷瀾道,聲音不帶一絲溫度。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跟于洛洛是什么關系?”劉樂詩記得,兩次見到這個讓人感覺很危險的男人,都跟于洛洛有關。第一次是在李茜茜的生日宴會上,他把于洛洛帶走,第二次是珠寶案,他出現只說了一句話,就解除了于洛洛的困境,之后整個形勢逆轉,劉樂詩覺得自己被害慘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