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113章 不對喜歡的女人發火
    趙廷婷一路跟著陳安的車子,跟到了火鍋店門前。

    方梓新一見陳安就像耗子見了貓,轉頭就溜了,趙廷婷迎著陳安走過去。

    “你跟于洛洛在約會?被我逮到了吧!”趙廷婷劈頭一句,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穩,這樣會有威懾力。

    陳安瞇著眼看她,臉上的表情一點兒也沒變,像是完全聽不懂趙廷婷說的話。

    “你知道于洛洛跟我哥結婚了嗎?”趙廷婷甩出殺手锏。陳安是趙立廉的貼身保鏢,他不可能不知道趙家這件大事。

    陳安終于嘴角動了動,玩味的道:“……結婚了嗎?”

    趙廷婷怒不可遏,為陳安這種無所謂的輕視的態度,為他這既不肯定又不否定的回答。

    “你既然知道,還跟于洛洛約會!你們有沒有道德的!”

    “結婚……”陳安頓了頓,似笑非笑:“也是可以離的。”

    趙廷婷本來以為他會否認,說他沒有在跟于洛洛約會,沒想到他竟然來了這么一句半真半假的話,趙廷婷氣得說不出話來,這個男人真是……太壞了!  陳安看了下趙廷婷身后,也沒有別的人跟來了,想來也就是這位小公主看到他跟于洛洛說話,一時不忿,替她哥哥找場子來了,當下也懶得多搭理,漫不經心道:“趙

    小姐,你沒有帶保鏢,最好不要一個人在外面晃悠,趙董會擔心的。”

    說完將煙頭在地上碾滅,準備進店里去了。

    “你不就是保鏢嗎?你可以跟著我保護我!”趙廷婷猛的在他身后說。

    陳安扭頭,嘴角勾了勾,緩緩吐出一口煙氣,直噴到趙廷婷臉上,“現在是非工作時間。”

    辛辣的煙味兒直嗆進趙廷婷鼻子里,她怔住了,看著陳安走進店里去的背影,好半天沒有動一下。

    陳安走進火鍋店里面時,于洛洛已經找好位置在等他了。

    “大安哥哥,你別小看這家店哦,這也就是中午還有空位,要是晚上,排隊都排到門外面去了。”

    于洛洛被校門口見面時,陳安那句半真半假的調侃給弄得挺不好意思的,說起來她倒不是想賴一頓飯,但之前也真是沒花心思在這上面。

    想到自己承諾了要感謝人家請吃飯,結果還是因為自己有了點自私的小心思才想起這回事,于洛洛就覺得自己太不夠意思了。  于洛洛其實是昨晚上在想趙廷瀾的事,怎么都想不明白,覺得這男人心,真是海底針,想著想著就想到了陳安,她身邊接觸過的男性不多,而陳安顯得既成熟又睿智

    ,且值得信任,于洛洛就想旁敲側擊問問。

    結果見了面,陳安對自己這么親切,于洛洛覺得自己帶著意圖來請人吃飯有點可恥,反而不好意思問了,干脆埋頭吃飯。

    還是陳安主動問了:“洛洛,找我出來有什么事嗎?”

    “啊?沒有沒有……”

    于洛洛慌忙否認的樣子,讓陳安更覺得是有事了,他笑笑道:“有什么不能跟大安哥哥說的?你有什么難題只管說,說不定我可以幫幫忙呢。”

    既然陳安都這么說了,再裝作沒事就矯情了,于洛洛試探著問:“大安哥哥,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沒有。”陳安笑,很干脆地回答。

    “哦。”于洛洛有點失望,沒有女朋友的話,只怕是情感問題也不怎么懂吧。

    陳安捕捉到了她臉上掠過的失望神色,臉上的笑容頓了頓。  “那……如果一個男的老是對一個女的發脾氣,有時候還專門跑過去對她發火,但是……他有時候又會幫她……”于洛洛想到之前她進了警局是趙廷瀾去撈她,她被劉樂詩誣陷偷竊也是趙廷瀾出面,她腳崴了是趙廷瀾背她下山,還有那次她砸了手鐲暈血也是趙廷瀾送她去醫院……忽然覺得趙廷瀾幫她的時候要遠多過于他對她發火的時候,

    又或者說她記得他好的時候比壞的時候要多。  陳安見于洛洛說了一半就開始發怔,心里有點發沉。他其實聽出來她在說她自己的事,他本來以為她跟趙廷瀾是單純的協議關系,可是看于洛洛現在的樣子,分明是

    上了心。

    “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么樣,但是我自己,不會對我喜歡的女人發火。”陳安淡淡地說。

    “也許那個男的就只是脾氣壞,但是其實心挺好的呢。”于洛洛忙辯解。

    “也許吧。”陳安淡笑一下,不再多做評論。

    從火鍋店出來,于洛洛感覺陳安的情緒不像剛見面時那樣高漲,有些忐忑,擔心是自己這一頓飯沒有招待好,畢竟陳安根本不缺她這一頓飯,而他又很忙。

    陳安開車送于洛洛回去的路上,于洛洛就有些小心翼翼的。  半路上陳安自己笑了,笑自己跟個毛頭小子似的沉不住氣。看得出來,于洛洛是對趙廷瀾上了心,那畢竟是趙廷瀾啊,有那樣的身家,那樣的樣貌,再加上那樣的能

    力,有幾個女人能在他面前沒有一點點動心?

    于洛洛年紀還小,她未必知道什么樣的才是最適合她的。她需要被引導。

    “洛洛,最近學校里還有什么人欺負你沒?”陳安問。

    “哪兒能呀?”于洛洛逞強,“我這身手可是大安哥哥你親自教導出來的,誰能欺負到我頭上?”

    陳安笑,沒說什么。

    于洛洛想了想,最近自己在學校的生活還真可算得上風平浪靜了,平時愛找茬的方梓新、劉樂詩之類的還真都消停了。簡直難以置信!  然而才剛這么想著,回到學校,一進宿舍門,就見劉樂詩推門出來,看見是她后,劉樂詩狠狠看了她一眼,眼神里閃爍著極為怨毒的情緒,于洛洛被她看得愣了一下

    ,然后劉樂詩卻很快垂下眼睛,隱藏了情緒,什么話也沒說,甚至讓開了門口的位置方便于洛洛先進來,之后默默帶上門出去了。  接下來連著好幾天,都是類似的情形,在宿舍里劉樂詩總是盡量避開于洛洛,實在面對面遇到時,她都會以一副委曲求全的伏低做小姿態避讓,可是于洛洛常感覺劉

    樂詩偷偷盯著她的目光中情緒很復雜。  直到有一天,她在學校聽說了一件事。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