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134章 住手,流氓!
    哪怕于洛洛心里已經肯定,趙廷瀾肯定是穿了睡褲的,可是在他掀被子的一瞬間,于洛洛還是差點要叫出聲來。

    被子掀開,趙廷瀾穿著條深藍色睡褲,盤腿坐著。

    于洛洛偷偷呼出口氣。

    就說嘛!趙廷瀾也不敢的!他敢掀被子肯定是穿了褲子的!

    于洛洛認為自己找回了場子。

    趙廷瀾見于洛洛盯著自己的睡褲如釋重負,閑閑道:“這個——是可以脫的。”

    眼見他伸手就要去解睡褲上的系帶,于洛洛腦袋嗡了一下。

    “住手!流.氓!”身體先于腦子,于洛洛已經撲過去要按住他的手,結果根本忘記自己站在床沿邊,一邁腿,膝蓋狠狠撞在床沿架子上。

    噗通,她栽在趙廷瀾身上。

    趙廷瀾本來盤著腿,也沒坐多穩,還在作勢嚇唬于洛洛,不防被這么一撲,就直接往后倒在床上了。

    于洛洛壓在他胸口上。

    女孩子溫熱的,細細的呼吸拂過他胸口的皮膚,趙廷瀾覺得全身一緊。

    一個翻身,他跟于洛洛整個調了個位置,于洛洛被他壓在身下。

    于洛洛蓬松的長發海草一樣散落在枕頭上,身體的熱度透過薄薄的睡衣浸潤到他的皮膚里。

    趙廷瀾意亂情迷。

    于洛洛此刻已經完全傻了,從她撲到了趙廷瀾身上時就已經傻了。

    就是覺得膝蓋好疼啊,疼得眼淚花兒都出來了。

    看著于洛洛眼睛里氤氳的水汽,嘴唇翹翹的,一副委屈的樣子。趙廷瀾聲音微啞道:“那樣就流.氓了?那這樣呢?”

    他低頭在于洛洛紅潤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看于洛洛還是呆呆的,于是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加深了這個吻。

    于洛洛是怎么也沒想到事情會往這個方向上發展了。  最開始的開始,她明明是氣不過趙廷瀾,來找他算賬的,然后就莫名被他的果體給震到了。之后就想著要找回場子,明明是勝券在握,結果被趙廷瀾的不要臉給反轉

    了。

    再然后,她是要去阻止他的,結果變成了撲倒他……

    然后的然后,她現在被趙廷瀾壓在這兒吻,而內心竟沒有一點兒排斥?

    于洛洛呀,于洛洛,你可真是墮。落呀……

    美色誤國,美色誤國呀……

    于洛洛閉上眼睛。

    忽然,不久前樓下廚房里的那一幕忽然躥上了腦海。

    趙廷瀾怎么可以在剛剛跟別的女人抱過后,現在又在這兒吻她?

    趙廷瀾這個壞東西,他把自己當什么了!

    于洛洛腦子一下清醒了,又氣又委屈,猛地推開趙廷瀾,坐起來,帶著哭腔罵道:“趙廷瀾,你真討厭!你最討厭了!”

    罵完跳下床,蹬蹬蹬跑回沙發,拿被子將自己整個裹起來,一絲縫隙都不留,仿佛這樣就可以當個鴕鳥,假裝一切煩心的事情都沒有!

    趙廷瀾有點兒尷尬。

    他剛剛……有點情不自禁,可是他覺得他沒有壓到她啊,這小女孩兒要不要這么敏。感。

    不是還氣勢洶洶地跟他宣稱看過很多果男嗎?這是男人的正。常。反。應好不好?

    趙廷瀾無可奈可起床,去浴室開了淋浴沖澡。

    等他出來,于洛洛還是裹成一團,一動不動。

    他走過去扯了扯于洛洛蒙在頭上的被子,于洛洛在里面拽的死緊。

    趙廷瀾嘆口氣,道:“你把頭露出來睡,在這兒悶死了,這屋子會不吉利。”

    于洛洛在被子里恨恨地想:趙廷瀾,這個惡毒的男人!

    第二天,天才剛亮,于洛洛就從別墅里出來,下山去了。

    頭天就說了要回家去看望媽媽的,今天她不過是更早走了。

    不想看到趙廷瀾那個壞胚子!

    昨天晚上在被子里悶了一夜,也氣了一夜。氣趙廷瀾,更氣自己。

    因為昨天下了小雪,今天天氣寒冷,于洛洛走在路上呼出的氣都是白的。她穿著大羽絨服,腦袋縮在大帽子里,裹得像一只熊。

    走到一半時,身后響起車喇叭聲,于洛洛懶得回頭,直接往路旁讓了讓,那車卻沒有過去,又按了按喇叭。

    于洛洛這才回頭,一輛紅色的小車慢慢在她身邊停下,車窗按下,鄒婕從駕駛座上露出頭來。

    “洛洛小姐,你下山嗎?我載你一起吧?”鄒婕對著她微笑。

    “不用了,我自己走,快到了。”于洛洛說不出現在對鄒婕是什么感覺。

    她曾經很佩服鄒婕,佩服她的努力和優秀,佩服她在事業上的成就。后來知道了鄒婕的家庭狀況后,她對她有同情,更覺得她不容易。

    可是昨天夜里,看見那一幕后,于洛洛無法讓自己做到不介懷。

    “洛洛小姐,天氣這么冷,反正順路……”鄒婕勸她,“而且,我有些事情想跟洛洛小姐聊聊。”

    于洛洛頓了頓,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鄒婕還穿著昨天的那身兒衣服,眼睛也還是腫的,這讓她看起來憔悴,但是她的精神卻像是比昨天振奮多了。

    昨天晚上,她想了很多。

    想自己自從母親去世后,就在父親的忽視,和繼母的叱罵中生活的那幾年。想司外婆把她接走,走進那棟豪華別墅時心里的喜悅。

    司外婆對她雖好,可她卻時時戰戰兢兢,那種寄人籬下的感覺怎么都揮之不去,她很害怕因為自己的表現不好,而再被送回去。  也想到了第一次在司外婆家看見趙廷瀾的情景,那時候他就已經很英俊了,冷漠而孤高,除了外婆,不跟任何人說話。她從傭人們那里知道,趙廷瀾的母親也早就去

    世了。她覺得他們很像,覺得他們同病相憐。

    后來,外婆問她想不想出國讀書時,她知道趙廷瀾要出國了,就毫不猶豫地說想。

    果然,外婆送了她去跟趙廷瀾一個學校。

    那時候她很自卑,趙廷瀾于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她從來只敢仰望,而不敢奢求。

    可是現在,她忽然有了勇氣。說起勇氣,她還要感謝旁邊這位洛洛小姐呢,如果不是有她做對比,她恐怕一輩子都不敢想。  雖然抱歉,但是有機會,她就不打算放棄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