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150章 最初的最初
    鄒婕跟于洛洛說的一番話里,隱隱透露出自己跟趙廷瀾,仿佛青梅竹馬,同病相憐,相依為命的感情。

    至于分開的原因,她說的很含糊,說是自己去了歐洲讀書。越是含糊越是惹人遐想。讓人覺得當初是不是因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而分開。

    而趙廷瀾現在表現的對她越冷淡,越讓人懷疑她曾是他心上的白月光。因為曾經深情,所以現在刻意掩飾。

    于洛洛確實因為聽到了鄒婕跟趙廷瀾的過去而感到失落,但不是因為猜忌他們的關系,她是想到了自己。

    人在年輕的時候,總以為自己是最特別的,總愿意相信自己對于某個人來說,是特別的存在。

    鄒婕這樣以為了,她以為自己是故事里的灰姑娘。

    于洛洛卻沒法嘲笑她,因為她發現鄒婕的那種心情她懂,她在某些時刻,也曾以為自己是特別的。

    于洛洛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見到趙廷瀾時的情景。

    那是她小的時候,只有八歲。

    八歲的時候開始模糊懂得,并煩惱一些事了。  于洛洛那時候的煩惱是,她沒有爸爸。這事情在上學以后就顯得很嚴重,因為同學之間會相互比較,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爸爸是做什么的。這種話題,于洛洛總是

    避而遠之。  回避不代表她不介意。她跟她媽媽問過不止一次,但這話題只要提起來就會引起她媽媽的傷心。她不敢再問。可是心里還是覺得很郁悶,甚至鉆了牛角尖,覺得世界

    太不公平,人家都有爸爸,她卻沒有。那,是不是以后別人都會幸福,她就不會呢?

    小孩子世界里的任何一個小煩惱,都能被當做天一樣大的煩惱。何況,父親,不是一件小事,他是她生命中缺失的一半。  于是八歲的于洛洛那段時間每天都很苦惱,覺得自己的人生都是灰色的。她甚至有點跟媽媽賭氣,放了假也不愿意在房子里待著,會出了后門到后面的山上去玩,一

    直待到天黑了才會再回來。

    她就是在那樣一個下午,在后山上的竹林子里遇到了少年的趙廷瀾。

    小于洛洛在林子里看到了一個長的很好看的人。即使還是小孩子,也是分得出美丑的,并且單純地認為長得好看的人就是很好的人。  那時候的趙廷瀾是個十五歲的少年。個子已經很高了,但身材是略顯單薄的少年身材,臉龐跟現在的差別也不太大,比現在的樣子要稚嫩一些,但也不是一般的少年

    那種青蔥模樣。

    他有一種介于少年跟成人之間的氣質。

    但在于洛洛眼里,只要是個子比她高出一截的人,都算是大人了。

    她看到趙廷瀾的時候,看見他眼睛里有淚光。  她心里驚訝:怎么大人也會哭?況且,他這么好看,那時候于洛洛在學校里剛學過一個詞,叫“完美”,她其實不是很懂那個意思,但是此刻看到眼前這個人,腦子里

    就突然蹦出這個詞了。

    于洛洛從林子里面走了出去,少年的趙廷瀾見突然有個人冒了出來,眼神忽然變得警惕和冷淡。

    待看到是個小女孩兒,他又放松了下。

    他此刻心情很壞,被人打擾了清靜,轉身要走。

    “你怎么哭了?”小女孩兒忽然開口問。

    “我沒有哭。”他冷冷回答。他本來是沒打算跟她說話的,但這種事關面子的事,他必須否認。

    于洛洛后來每每回憶到這里就想笑,趙廷瀾的要面子真的是從小就有的。  但是當時小小的于洛洛不懂這些,她就是確定他哭了,想到他一定是有非常難過的事情。她難過了就會哭,但她覺得自己是小孩子,能讓一個大人都哭了的事情,該

    有多難過啊?

    于是她走過去,對少年趙廷瀾說:“你蹲下來點兒。”

    趙廷瀾不明所以,他是沒有心情理會這種小孩兒的,但接觸到那小女孩滿懷期望的目光,他想了想就半蹲下來了。

    小女孩兒踮起腳,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用一只軟軟的手在他背上一下下地拍,嘴里還念念有詞:“沒事的,沒事的,天又不會塌……”

    趙廷瀾這才明白,這個頭不及他肩膀高的小女孩,居然是想安慰他!

    聽她煞有介事的故作老成腔,趙廷瀾很想笑,但不知道為什么,一顆眼淚猝不及防地掉了下來。

    于洛洛其實不記得自己當時還說了些什么。只記得后來少年的趙廷瀾直起腰來,眼睛里已經沒有了淚花。

    “你是哪家的小孩兒?你爸媽呢?”他問她,已經是大人的口氣了。

    她那時候很敏感,一聽人問爸媽,立刻聯想到自己沒有爸爸,頓時開始憋眼淚。

    趙廷瀾有點兒慌,他沒有對付小孩的經驗,“你哭什么?我又沒欺負你?”

    “別人都有爸爸,我沒有爸爸……”于洛洛開始抽抽噎噎地哭。

    趙廷瀾松了口氣,道:“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沒有媽呢。我母親早就去世了,我父親現在也不要我了,要把我趕到國外去。”

    這是于洛洛第一次聽人用這么無所謂的態度,跟她說沒有爸爸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的那些同學,老師,同學的家長,知道她沒有爸爸后,都是一副又同情又憐憫的樣子看她,從那些眼神里,她覺得自己肯定很悲慘。

    但是現在這個人說,沒什么大不了的。他的樣子就像在說,我也沒有,我不是好好長成現在這樣了嗎。

    人的轉念有時候真的就是一瞬間。  于洛洛忽然就想,也是哦,沒有就沒有了,這確實不夠完美,也不夠公平,但是又怎么樣呢?我以為我最倒霉了,可是眼前這個人,他看起來這么好,這么完美,原

    來他也有傷心事的,而且他的事聽起來好像比我更慘,至少我媽媽還沒有不要我。所以,其實并不是只有我最倒霉,每個人都有難過的事吧,只是我們還不知道而已。  這個想法其實比較幼稚,但在當時卻讓于洛洛獲得了極大的安慰,她感覺豁然開朗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