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179章 趙廷瀾主動邀約
    于洛洛聽李欣說完覺得很驚訝,她并不覺得沈鶴是缺錢到需要偷東西的人。

    再說,在T大,哪怕是像于洛洛這樣家庭經濟條件不好的,也不至于窘迫到需要偷東西的地步。

    而且沈鶴看起來,就不是對金錢有什么太大欲念的人。

    于洛洛想起來,自己曾經被劉樂詩誣陷說偷東西的事,說:“別是有什么誤會吧?也許是她的室友誣陷她呢?”  李欣這會兒也想起了那次鬧到教務處的事件,覺得有點尷尬,因為當時她也是被當作劉樂詩的人證給拉了去的,而且她也沒有幫于洛洛說話,當時她心里也是不確定

    的。

    “……也也許吧。”李欣道,“不過,洛洛,我聽她們說的挺真的,反正我跟你說了,你自己小心點吧。”

    “我也沒什么貴重東西。”于洛洛道。

    當初唯一一件貴重物品,是趙廷瀾送的一套翡翠珠寶,后來她去趙廷瀾別墅住時,就一起帶過去了,塞在趙廷瀾臥室的柜子里沒打算再帶走了。

    “而且,你生日的時候,沈鶴不是還送了你一只筆,你說那個牌子特別貴,一只筆要近萬塊嗎?”于洛洛道,“我覺得她應該不會……”  “哎呀,說起那只筆,該不會也是她偷的吧?”李欣反而一下緊張起來,“那,到時候,被別人發現了,豈不是要賴到我頭上?唉唉,我當時就不該收的。真是煩死了!

    ”

    言語中已經把沈鶴完全當成了實實在在的偷竊者了。

    可于洛洛記得李欣當時收到那個禮物時,欣喜若狂的表情,前前后后好幾天都圍繞著沈鶴說她的好話。

    李欣從浴室出去后,繼續收拾自己的柜子,將一些東西塞到柜子的最底層,然后將柜子鎖上了。

    于洛洛沒有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第二天的時候,李欣又一次私下里找到她,說:“洛洛,我昨天跟你說的事肯定是真的,原來辛蜜她們早就知道了,所以你看,從沈鶴住進來以后,辛蜜跟她的關

    系就是那種很平淡的。辛蜜真是的,自己都知道了,一點都不透露給我們。  宿舍里住進來這么一個人,真是煩心。到底有什么辦法把她攆出去啊?學校也真過分,這樣的人怎么能留她在T大呢?又為什么要偏偏分到我們宿舍了呢?天啊,真是

    太倒霉了!”

    于洛洛覺得沒有真憑實據的事,還是不怎么可信。

    沈鶴自從跟于洛洛一起去過圖書館自習以后,時不時的也會主動約于洛洛一起去,她也約過李欣,李欣找借口拒絕了,之后沈鶴也就不再特意叫她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新學期開學有兩個月了,天氣也暖和起來。

    這天,于洛洛跟沈鶴從圖書館自習完出來,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于洛洛看到了不遠處一輛眼熟的黑色轎車。

    她有點兒激動。  盡管趙廷瀾毛病很多,她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常有爭執,可是一隔這么多天,突然看見他,才發現自己心里很欣喜。她本以為忙碌的學業,讓她沒有那么惦記趙廷瀾了

    ,可是他真的出現了,才發現自己心里一直都有期盼。

    “沈鶴,你先回宿舍吧。”于洛洛道,“我,好像有個人來找我,我要過去一下。”

    沈鶴順著她的眼光,往黑色轎車那邊看了一眼,說:“哦,那我就先走了。”

    然后她轉身就走了。

    這是沈鶴另一個讓于洛洛喜歡的特點,她不八卦,可能是她對別人的事情沒什么好奇,也可能是她的教養讓她知道要給人以適當的空間,不要什么都失禮地去問。  如果今天是李欣跟著于洛洛一起,于洛洛怕是不能這么坦然地說那邊有人找我,因為李欣看到了那輛車一定會關注,會不停詢問是什么人呀,跟你是什么關系呀之類

    的。

    從這一點來說,和沈鶴相處,是一件讓人感到舒服的事。

    于洛洛讓自己腳步盡量不要看起來那么急,往趙廷瀾的車子那走過去。

    等她走到車前,才發現自己故意裝這么鎮定,實在是多此一舉。

    保鏢從司機位出來對她鞠躬打招呼,趙廷瀾在后座睡著了。

    于洛洛還猶豫著問了一句:“你們……是來找我的吧?”

    保鏢笑道:“給洛洛小姐宿舍打了電話,您的室友說您去圖書館了,然后趙先生就讓在這兒等一會兒。”

    于洛洛“哦”了一聲,然后跟保鏢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地在車外面站著。

    保鏢肯定是不敢去叫醒趙廷瀾的,于洛洛只好自己上車去。

    趙廷瀾在后座上仰靠著,襯衣領口解開了兩顆扣子,眉頭微蹙,看起來很疲倦。

    于洛洛不知道要不要叫醒他,正猶豫著,趙廷瀾自己醒了。

    他睜開眼睛,一動不動地看了于洛洛一會兒,才像完全清醒過來,用手搓了搓臉,他坐直身體。

    “怎么這么遲還在外面游蕩,不回宿舍?”冰冷的聲音。

    于洛洛此刻真的覺得,趙廷瀾還是不要說話的好。

    但凡他睡著的時候,簡直就是歲月靜好,天下最讓人心動的男人。一開口,就有讓人想要打死他的沖動。

    “找我有事嗎?”于洛洛問。

    趙廷瀾蹙了蹙眉,很不滿,瞧這一副不情不愿,公事公辦的樣子!

    “后天在珞珈山莊有個宴會,你跟我一起去。”他說。

    于洛洛驚訝,趙廷瀾居然邀請她一起去出席宴會?

    可宴會上一定會有很多人,甚至都是他的熟人吧,趙廷瀾向來不希望把他和她的這層關系公布于眾的,現在這又是為什么?

    “為、為什么?”于洛洛問。

    “于洛洛,你哪兒那么多問題?”趙廷瀾蹙眉。

    “讓我去參加宴會,我總得知道個理由吧。”于洛洛回嘴。

    唉,能不能有個浪漫點的見面,為什么每次一見面都能爭起來呢……

    趙廷瀾顯然沒打算解釋,他已經單方面結束了這個話題。

    趙廷瀾從口袋里摸出個小小的束口袋,扔給于洛洛,“拿去玩兒。”  于洛洛疑惑抽開束口袋的繩子,往里看了一眼,頓時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緊張起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