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208章 求情
    李茜茜的媽媽于春蘭,來到病房,向于洛洛求情。

    因為趙廷瀾在處理這件事情,那天晚上所有參與人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懲戒。

    李茜茜對于萬小清具體要做什么,要達到什么樣的目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她愚蠢地執行了萬小清的每一條指令。因此她得到通知,她被T大開除了。

    李茜茜這才慌了,回家跟她父母哭訴。結合自己的所作所為,分析出這可能是跟于洛洛有關,于是她媽媽親自到醫院來道歉求情來了。

    “阿姨,我想知道一件事。我媽媽說,你以前幫助過我們,我想知道……具體是一件什么樣的事?”于洛洛道。

    于春霖曾經也只含糊地說于春蘭幫過她一個忙,于洛洛感覺那應該是她出生之前的事,她媽媽從來不提過去,她卻有點想知道。

    沒想到于春蘭聽她這么說,臉上卻露出點茫然的神色,“你媽媽說……我曾經幫過你們?可是……我這是第一次見到你,以前的時候,我跟春霖……來往其實也不多。”

    于春蘭這么一說,于洛洛也疑惑了。  于春蘭想了想,解釋道:“我們原來的鎮子上,于是大姓,里面一大半的人都姓于。我的媽媽跟春霖的媽媽算是表姐妹,后來我媽十幾歲就嫁出于家鎮了,后來也就是每年回娘家的時候會回去一下。所以,我也就是跟著我媽回娘家那么幾天,會見到一些家族里的人。跟那邊的來往其實不多。后來我媽年紀大了,也就不怎么回去了,我

    也跟那邊的人沒什么聯系了。

    我能記得春霖,是因為春霖長得很漂亮,在于家鎮都是很出名的。后來還聽人說,她后來在城里做了電影明星,我當時就覺得,她那么漂亮,做明星也是應該的。”

    于洛洛十分驚訝,她有點懷疑于春蘭說的這個春霖,跟她媽媽是不是同一個人。這中間怕是有什么誤會。她媽媽可是從她小時候就在趙家做傭人的。

    “你確定說的是我媽媽做了電影明星?”于洛洛道。  “聽說的嘛。”于春蘭道,“那時候我家里條件困難,也沒有看過電影,所以她有沒有演過什么我也不知道。于家鎮那地方后來發生過地震的,死了不少人,活著的人也

    都搬出去了。曾經認識的人也都找不到了,好多消息都是傳來傳去的,也沒個準。難道,你沒聽你媽媽說過?”

    于洛洛搖頭,越來越不確定,于春蘭說的這個人,跟她媽媽是不是同一個人了。

    于春蘭又思索了一會兒,說:“……難道你媽媽說我曾經幫助過你們,是指的那個?”  她猶豫了一下,很不確定地說:“我跟春霖最后一次見面,好像就是她懷著你的時候。我有一次在街上見著一個人,覺得有點像她,就叫了一聲,然后她轉過身來,我

    看見她挺著肚子,我還問她‘你結婚啦?’,她沒回答,看起來有點慌張,她跟我說讓我借她點錢,有急用。  因為我……當時也不寬裕嘛,我又不上班,手里哪有什么錢,可是看她一個孕婦,一個人在路上,又很著急的樣子,我就還是把自己身上的錢借了一半給她。然后她拿

    了錢,馬上就招手叫了輛出租車,把錢給司機,讓人開走了。  說實話吧,我當時心里是有點別扭的,我本來還以為她有什么急用,可是沒想到她只是要打車。我自己從來都沒舍得打過車的。所以,對這個事兒,我還留有點印象

    。”

    于春蘭說完,又感覺到不好意思,道:“哎,洛洛,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我我……”

    于春蘭不像是個機靈的,有心眼兒的人,自己一不留神說漏了嘴,就不知道怎么圓回來了,搞得自己面紅耳赤的。

    于洛洛更不確定她說的這個人,是不是自己的媽媽了。

    然后于春蘭又恭維于洛洛道:“洛洛,你跟你媽媽年輕時候長的真像!都很漂亮!”

    于洛洛一時也不知道怎么處理現在的情況,她說:“哦……那我媽媽當時借了多少錢,我替她還上吧。”  “不不不,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于春蘭連連擺手,“多少年前的事了,幾塊錢的事。我今天是為我們家茜茜道歉來的,洛洛,阿姨想求求你,看在大家還有一絲稀薄

    的血緣親情的份上,原諒茜茜這一次吧……”

    于春蘭又反復說了很多好話,最后才走。

    于洛洛本來以為于春蘭會清楚媽媽過去的一些事,沒想到聽下來更云里霧里了。

    她給于春霖打了個電話,沒有提見到于春蘭的事,免得媽媽會問怎么見到的,到時候就又牽扯到酒吧里發生的事,于洛洛不敢把這事說出來,她媽媽會擔心死的。

    于洛洛跟媽媽閑扯了幾句,后來提到李茜茜,裝作不在意地問李茜茜的媽媽當初是怎么幫助了她們的。

    “哦,當時她借了我一點錢。一直沒機會還她。你要么替我通過李茜茜還了吧。”于春霖沒有在意,隨口說了。

    于洛洛下午出院的時候,趙廷瀾居然還來了。  “你最近好像很閑呀?”于洛洛十分好奇,她在這兒待的兩天里,趙廷瀾每天上午都來,今天上午也來了,然后她以為他下午不會來了,沒想到就隔了幾小時,他又來

    了。她很少看到趙廷瀾這么閑的時候。

    趙廷瀾:“……”

    氣到不想說話。

    從飛機在K城落地以來,就沒能安穩睡上一覺的人,脾氣很大。

    “趙廷瀾,聽說李茜茜被T大退學了,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你這是在……幫我出氣?”于洛洛問。

    “問這個做什么?”還是沒好氣。  “就是……她媽媽今天來找我了。”于洛洛把今天于春蘭來的事說了,也順便簡單說了下自己家跟李茜茜家的關系,以及于春蘭大概幫助過自己家的事,當然,她自己都

    沒捋清楚的地方就沒說。

    “你想要怎么辦?”趙廷瀾問。  “我想……要么這次就算了吧,讓她回去T大上學吧。我不是原諒她了,我就是想,不管過去有什么事,現在也算還過了。以后我跟李茜茜也算劃清關系,再也不會理她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