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248章 鄒婕的變化
    第二天,外婆派來的車在T大門口等于洛洛。

    司機給于洛洛打開車門時,于洛洛才發現外婆竟然也在車里。

    “外婆……你怎么還親自過來了?”

    外婆的住處離T大不近,她直接去趙廷瀾的別墅會更方便,所以于洛洛驚訝,外婆居然坐了這么久的車來她學校等她。

    “外婆好久沒見著你了,想早點見到你,順便來看看你念書的地方。”外婆笑瞇瞇地道。

    “哦,那外婆你要不要進去看看,到我宿舍去坐坐?”

    “你們宿舍還有別人在嗎?”外婆問。

    “前幾天室友們回來過,不過這兩天沒人,就我一個人在。”于洛洛以為外婆擔心宿舍人多。  “喲,你看別人都回家住了,我家孫媳婦怎么還留在學校呢?”外婆看似開玩笑道,“之前廷瀾不在,估計你不敢一個人在那個大房子里住,現在他都回來了,我估摸著

    剛回來那幾天你們倆要過二人世界,可都一直不敢打擾呢。”  “我,這……”于洛洛臉上現出尷尬,明白過來外婆是在說她該回去別墅住。看樣子,趙廷瀾也沒有跟外婆說和她之間的事。事實上,從那天趙廷瀾開車送她來了學校后

    ,就再沒聯系過她了。  外婆也沒再糾纏這個問題,道:“來,快上車,外面太陽大,別曬著。我今天就不去你宿舍參觀了,以后有的是機會。等天氣再涼快些,洛洛帶外婆在你們學校到處轉

    轉。”

    “好,外婆。”于洛洛低著頭應了一聲。

    等她上車的時候,外婆又發現她腳有些不靈便,問:“腳怎么了?”

    “前幾天不小心扭了一下。”

    “哎喲,怎么這么不小心吶,我看看,嚴重不嚴重?”外婆說著彎下腰要去掀于洛洛的褲腳。

    “外婆,沒事!涂過藥油了,過兩天就好了。你坐好,別動了頭暈!”于洛洛忙阻止她,外婆的身體一直還比較虛弱,有時候低頭就會頭暈。

    外婆嚴肅道:“回頭讓老李來給你檢查檢查,小毛病不要忽視,免得以后累積成大毛病。”

    “是李伯伯幫我看的,藥油也是他給的,真的沒事,他說擦兩天藥油就好了。”于洛洛趕緊道。

    外婆這才放下心來。

    一路上又問于洛洛最近忙些什么,怎么都瘦了。于洛洛不敢說自己住院的事,只說因為要準備實習了,有些忙。

    車子開到了半山的別墅,直接進了庭院,保鏢從車后備箱里取出輪椅,于洛洛扶外婆坐上去,發現外婆的腳有點腫。

    外婆注意到她的目光,無所謂道:“老人家咯,就是這樣,坐的時間久了就會腫。”

    于洛洛推她進去,剛進大廳,就看見鄒婕摸著墻壁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大概是聽到了汽車的聲音。

    “廷瀾,你回來了嗎?”

    鄒婕穿著白色的裙子,臉色是慣常的偏蒼白的白,眼睛沒有焦點,但唇上仍然抹了紅色的唇膏。

    以前她也是喜歡素著臉,涂一個大紅唇,但那時她裝扮精致,踩著高跟鞋,時髦精干的樣子,那樣的紅唇增加了她的氣勢。

    但如今她忽然回歸了居家休閑打扮,人也失去了神采,這樣子抹著的紅唇就更顯出了她的憔悴,有些突兀,有些詭異。

    外婆似沒有注意到她對趙廷瀾稱呼和語氣的改變,她留在鄒婕臉上的目光有片刻的心疼,和藹地輕聲道:“小婕,是我。”

    鄒婕面上有失望的神色一閃而過,隨后她很快露出笑容道:“外婆,你來了?”

    “你受苦了。沒有照顧好你,我對不起你的外婆。”外婆的語氣里有自責。

    于洛洛將外婆推近了一些,外婆拉住了鄒婕的手,又道:“我帶洛洛過來看你了。”

    鄒婕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小婕,你怎么一個人在屋子里,也沒個人來照顧啊,怎么回事啊,朱管家人呢?”外婆有點發脾氣。

    身材圓圓的朱管家在外面候著,一聽到就馬上跑了進來,支支吾吾解釋說:“司老夫人,鄒小姐她……不喜歡屋里有人……”

    鄒婕這時也替他解釋道:“外婆,不怪他們,是我不要他們照顧的,我現在眼睛有一點點光感,我想試著自己能習慣這屋子,以后總不能永遠都靠著別人照顧吧……”

    鄒婕說到后面,聲音就低下去了,臉上也有了些悲傷的神情,讓人看著覺得可憐。  “怎么會呢?”外婆拍著她的手背安慰她,“現在醫療這么發達,我老太婆當初病得都覺得沒希望了結果都活了過來,你們年輕人要更有希望才對。廷瀾不是還請了兩個

    美國頂級的專家來給你診療嗎,外婆相信你一定會好的。”  鄒婕這才抿著嘴笑了笑,又對一直站在外婆身后沒有出聲的于洛洛道:“洛洛,我要跟你道歉,那一次在醫院里見到,我當時剛知道自己眼睛失明,心情太糟糕了,因

    為失明的緣故我的世界里一片黑暗,我當時特別恐懼周圍一切的人,是我失態了。洛洛,你能原諒我嗎?”

    于洛洛看著鄒婕蒼白的面孔和臉上那一抹脆弱的笑容,輕聲道:“……沒關系。”

    “來,都別站著了,我們在沙發那邊坐著說話。”外婆招呼著,“洛洛,你推我過去吧。朱管家,你扶小婕去沙發。”

    于洛洛就推了外婆的輪椅過去。

    鄒婕道:“不用扶了,我對這里都熟了,自己能走過去。”

    說著竟真的自己搖搖晃晃地走到了沙發邊上,然后摸索著坐下了。  外婆見她坐下了,道:“小婕,外婆今天過來,其實是想接你去我那兒住,在外婆眼睛底下,外婆也放心一些,好讓人照顧你,你看你在這兒沒個人照顧的,真是讓人

    放心不下……”  鄒婕微笑道:“外婆你放心吧,我在這兒挺好的,而且已經熟悉了這屋里的布局和擺設,自己基本可以自理自己的生活,如果換了環境,又需要很長的時間去適應,醫

    生也說建議有穩定的環境更有利于病情恢復。何況,您的身體也不好,我怎么好讓您操勞呢?我一定會特別內疚的。”  鄒婕以前是很沉默寡言的,可是現在,連于洛洛都能感受到,雖然眼睛看不見了,可是她的話多了很多。語氣溫柔,話里的邏輯嚴密,讓人挑不出一點可以反駁的理由。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