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291章 她毀了我的幸福
    美國。

    經過半個多月的心理治療后,鄒婕終于接受了用催眠的手段來進行輔助治療。

    趙廷瀾和姜可坐在診療室隔壁的房間里,通過監控屏幕的畫面看著診療室內的情景。  診療室里的窗簾都拉上了,隔離了外面明亮的光線,室內開了一盞柔和的臺燈,鄒婕躺在真皮躺椅上,闔著眼睛,呼吸輕緩均勻,姿態放松,看起來已經進入了夢鄉

    。  這其實也是她后來愿意進行心理診療的原因,在此之前,她脾氣暴躁而極端,常常整夜不能安眠。她不承認是自己的心理出了問題,但是失眠的煩惱她是切切實實能

    感受到的。  原本答應趙廷瀾去進行心理咨詢不過是緩兵之計,用來敷衍他,以免再提讓白薇來給她看眼睛的事,但去過一兩次后,她發現在診療室里,在跟心理咨詢師交談之后

    ,她通常能夠安睡一兩個小時,這對于普通人來說,可能根本不算什么,但對于嘗過失眠之苦的人來說,像一根救命稻草。

    因此,在多次嘗試之后,她也放松了警惕,同意了試一試催眠的治療方法。

    只是,這一次過來的是業內非常有名,而且非常難請到的史密斯博士。

    史密斯觀察了鄒婕的狀況后,對著有攝像頭的一個角落比了個“OK”的手勢。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微型耳機塞進耳朵里,很快就傳來了趙廷瀾的聲音:“問她知不知道姜飛在哪里”。

    史密斯對著攝像頭用口型說了句什么。

    監控室里,趙廷瀾問姜可道:“說什么?”

    “好像是讓我們循序漸進。”姜可道。

    趙廷瀾想了想,對著耳麥道:“OK,按你的進度來。”

    這邊,史密斯接收到訊息后,在鄒婕身邊拉過一張椅子坐下,翹起來二郎腿,姿態悠閑隨意,說話的口氣也很隨意:“Jane,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很困。”看起來已經熟睡的鄒婕開口說了話,聲音不大但是很清晰。

    “我們聊一聊你小時候的事吧,聊完了你就可以睡覺了。”史密斯道。

    鄒婕含糊地“嗯”了一聲。

    “小時候過的開心嗎?”

    “……開心,媽媽在的時候。”

    “后來呢?為什么不開心了?”

    “……媽媽死了。”

    “你非常愛你的媽媽,是嗎?”

    “曾經很愛,現在……不記得了,太久了,我一個人生活太久了。”鄒婕道。

    “為什么是一個人呢?我知道你還有父親,還有收養你的外婆。”史密斯循循善誘。  “父親……很糟糕。他不愛我了,他愛另外一個女人和她的孩子。他很失敗,他什么都做不好,他還很懦弱,我不要成為他那樣的人。”關于父親,鄒婕一口氣說了很多

    。

    “那你被外婆收養之后,生活有變好嗎,你開心嗎?”史密斯將話題繞回來。

    “開心……也不開心。”鄒婕說完這句就沒說話了。

    “為什么呢?”史密斯感覺到這里會有一些癥結,繼續問道。  鄒婕沉默了好一會兒,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之后她開口道:“外婆給我吃好吃的,給我買漂亮衣服,安排車接送我上學。班上那些之前瞧不起我的人,都開始羨慕我。我努力學習,表現很好,外婆稱贊我,說我最棒。我很開心,但是我也很惶恐,我害怕有一天我不是第一名了,害怕有一天我不小心犯了錯了,外婆會不喜歡我,她會

    送我回去。我誠惶誠恐,我每天小心翼翼,我學會觀察每一個人的臉色,哪怕是一個傭人,我也不敢讓他們不喜歡我!我不要回去,我不要過以前的生活!”

    鄒婕說著情緒開始有一點激動,呼吸的聲音也大了起來。

    史密斯就暫時停止詢問,一直等到她又平息下來后,問了個相對和緩的問題:“你愛外婆嗎?”  他本以為這是個輕易回答的問題,誰知鄒婕竟皺起了眉頭,良久后才答:“我本來想要孝順她的。她說她把我當親孫女看,我開始是相信的……可是后來,她欺騙了我

    !”

    監控室里,姜可聞言十分意外,趙廷瀾也蹙起了眉頭。  “我跟廷瀾一起出國讀書,那是我唯一可以離他那么近的時候,那時候外婆讓我跟他一起出去,我很感激,哪怕我只是他的小跟班兒。他是我夢想中的人,他是趙氏的

    長子,我以前從來不敢奢望可以有交集的人……可是那個時候,我有機會常常跟在他身邊。”鄒婕的唇邊露出一抹笑,像是回憶到了什么甜蜜的事。

    史密斯沒有打斷她,靜靜地等著。  過了一會兒,鄒婕臉上顯露出憎恨的表情,“我明明可以靠近他的!我明明是有機會的!那時候大家年紀都還小,又同在異鄉,遠離親人,都很孤單,廷瀾那時候是喜

    歡我的!可是外婆從中橫插一刀,她讓我去歐洲!去了歐洲我就再沒有機會跟廷瀾見面了!那之后他就離我越來越遠了!  都是外婆一手造成了現在的局面!否則的話,廷瀾早就愛上我了,我就早就成了趙夫人了!何至于像現在這樣苦苦掙扎!外婆口口聲聲說把我當孫女一樣對待,其實她心里從來就沒有瞧得起我過!她明明就是覺得我配不上廷瀾,她從來就沒有把我當做跟他們同一個階層的!發現廷瀾對我有好感后,就趕緊把我從他身邊趕走!我當時

    竟然還天真地以為她是真心為我好,是要送我去歐洲讀設計!我恨她,她毀了我的幸福!”

    鄒婕情緒激動,面色潮紅,手指緊緊攢成一團。

    “問她,誰告訴她這些的?”趙廷瀾的聲音從耳機里傳來。

    史密斯柔聲道:“Jane,relax,放輕松,都過去了,都已經過去了……”

    緩了緩之后,才又道:“剛剛你說,你以前以為她是對你好的,那后來是誰告訴你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小飛。”鄒婕道。  史密斯和姜可聽到從鄒婕嘴里主動說出了這個名字,都精神一振。.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