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296章 他不夠格!
    于洛洛忽然也惱了,開始兇狠地回吻他,用力地咬他。

    直到兩個人都氣喘吁吁,于洛洛忽然哭道:“趙廷瀾你又回來招惹我做什么,你好好地去陪別人,去約會去聯姻好了,我好不容易,我好不容……”

    好不容易忘記你嗎?可是她好像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趙廷瀾眼里閃著危險的光,神色不善地看著她道:“好不容易什么?你這就想擺脫我了嗎?我告訴你,趙廷禹他不夠格!”

    之前在泳池邊,那小子賤兮兮地跑出來阻攔的時候,他就感覺不對勁了,那小子看她的眼神都不對!

    于洛洛繼續哭道:“……跟他有什么關系?”這是惡人先告狀了嗎?都什么跟什么?

    “那跟誰有關系?”趙廷瀾盯著她道:“于洛洛,誰給你的膽子,敢跟我提中止協議的?”

    于洛洛正在抽咽著,聞言忽然噤了聲。她想起鄒婕威脅她的話,“我已經一無所有了,我還怕什么?如果你告訴趙廷瀾,那么大家就都別想好過”。

    趙廷瀾還在盯著她,似乎已經透過她的表情猜到了什么,他沉沉地道:“你從來就沒有信任過我是嗎?你從心底就沒有相信過我能夠為你解決掉一切的問題。”

    于洛洛并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并不是趙廷瀾告訴鄒婕的,她看著趙廷瀾,道:“趙廷瀾,你回來,去看過外婆了嗎?”

    她擔心趙廷瀾不知道鄒婕對于外婆的敵意,還在一味地信任著她。

    趙廷瀾忽然就覺得面前這是個傻子,傻到妄圖用自己那么點微薄的力量去保護所有人。

    車子直接開進了酒店的地下停車場,于洛洛走進電梯后才發現,這是那天她喝醉酒后趙廷瀾帶她來過的酒店。

    他們坐了直達電梯到達頂層的套房,一進屋趙廷瀾就將她按在門上親吻。

    只是這一次很輕,一下一下啄著她的嘴唇,然后又去吻她的耳垂,吻她的脖頸。

    于洛洛被他撩得身體發軟,皮膚滾燙。  意識模糊中,忽然想到了那天做的有趙廷瀾,有冰激凌的夢,她覺得自己是不是又陷到了那個夢里,因為在夢中,趙廷瀾的手指就是這樣一點一點游走在她的身體上

    。

    于洛洛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她徒勞地做著最后一點抵抗,她說:“趙廷瀾,別……”,那聲音輕的像是低喃,這一點掙扎,更像是她的理智與內心的掙扎。

    趙廷瀾沒有放過她,他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視他,“——看著我。”

    他的手已經在解她襯衫的扣子,一顆,兩顆,三顆……

    他用耳語般的聲音在她耳邊低語:“我不會強迫你,你說到哪一步停,我就會在哪一步停……但是我要你看著我,我要你的真心話。”

    ……

    于洛洛最終沒能喊停。

    第二天,她在酒店的豪華大床上醒來時,覺得身體像被車輪子碾過似的渾身酸痛。

    身邊的位置是空的。

    于洛洛抱著被子發了會兒怔。

    地板上還扔著衣服,有她的,有趙廷瀾的。凌亂地一直延伸出去,顯示著昨天從客廳再到臥室一路慌亂的痕跡。

    于洛洛光腳踩下地,彎腰撿起一件襯衫,又去撿褲子,走到門邊忽然看到趙廷瀾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只穿條睡褲,手里舉著電話在耳邊,背對著這邊。

    他沒走?于洛洛心里莫名有了點欣慰。

    但接著她就聽到趙廷瀾對著電話里說:“……這個醫生不滿意就換另一個,這家療養院不滿意就給她換另一家,換到她滿意為止……”

    于洛洛就聽明白,這大概還是在討論鄒婕的病情。

    她黯然垂下眼。趙廷瀾這一次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要走。

    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她既沒有辦法主動靠近他,又沒有抵抗力去拒絕他。

    自己以后難道都要過這種生活嗎?成為他生活中的一味調味品?

    她靜悄悄地走進浴室,關上門開始洗澡。

    洗得心不在焉,一下被洗頭的泡泡迷了眼睛,她用手在旁邊的臺子上摸著,想拿塊干毛巾來,一下兩下都沒摸著,然后有人拿住她的手,將一塊毛巾塞在了她手里。

    于洛洛把眼睛擦干凈,轉頭看到趙廷瀾不知道什么時候摸了進來,抱著手臂靠在浴室墻邊看著她。

    現在遮不遮掩都沒什么意義了。于洛洛轉頭繼續洗頭發。

    然后就感覺趙廷瀾比水溫略低的身體貼了過來,手按在她頭上,一下一下地給她揉搓著頭發。

    于洛洛就放下了自己的手,順從地閉上了眼睛,讓趙廷瀾給她洗頭。

    就是這么短短一刻,哪怕只是這么短短一刻,她也覺得這樣的光陰真好啊。

    她貪戀著這樣溫情的感覺。

    可是水中月雖美也易碎。

    她還有沒有能力再去接受一次離別?

    這樣想著,眼淚就不受控制的簌簌掉下來。

    趙廷瀾覺察到了她的那一點緊繃,把她轉過來,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與他對視,再次問:“為什么會提出中止協議?”

    于洛洛還是什么都不敢說。

    趙廷瀾無奈,嘆口氣道:“鄒婕再不會回K城了,也再不會有機會往K城打一個電話,你不用擔心她會跟外婆說什么了。”

    于洛洛倏然就睜大了眼睛,驚愕道:“怎么會?”  趙廷瀾就告訴她,鄒婕是在明知車上有炸彈的情況下去到現場,卻又故意不說出實情,而是想利用這一次爆炸來成為他的恩人,她的眼睛受傷失明雖非她所愿,但也

    是她自己愿意為冒險而付出的代價,她利用了這一點想讓自己對她感恩,對她愧疚,從而去滿足她的所有要求。  趙廷瀾道:“無論她當初的目的是什么,從客觀上來說她還是救了我一條命。所以我仍然會找最好的醫生治好她的眼睛,那邊的療養院她愿意住一輩子都行。但其他的,所有她因為外婆的關系而得到的,我都會收回。JA工作室的投資我會撤掉。她在K城的設計師的名聲將不復存在,甚至,她會在K城的社交圈里聲名狼藉。”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