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298章 打消顧慮
    于洛洛被沈鶴這一嗓子給鬧了個大紅臉,捂著她的嘴把她推倒在沙發上,沈鶴笑著去扯她衣服領子,兩個人鬧作一團。

    “別鬧了!別鬧了!”袁靜過來打圓場,然后看了一眼于洛洛。

    于洛洛被這一眼看得心虛,又不好意思,捂著臉在旁邊坐了會兒,才道:“趙廷瀾回來了。”

    “上次見面,你說分手了,我當時就覺得不可信!”沈鶴嚷道。

    于洛洛覺得沈鶴最近精神非常好,連說話聲音都活波了幾分。

    跟趙廷瀾這茬兒,于洛洛其實自己也還沒想清楚是怎么回事,干脆暫時回避了這個話題,對沈鶴道:“你不是說要帶你新交的男朋友來給我們看嗎?”

    沈鶴被轉移了注意力,而且見于洛洛確實比上次見到時情緒好了很多的樣子,也就放了心,說:“你們等會兒就能見到了。”

    不多時,她們就在包廂里看到了沈鶴的新男友,一個白白凈凈的年輕人,年紀約莫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說話也斯斯文文的。

    于洛洛小聲對沈鶴耳語:“你這反差也太大了吧,我真的搞不清你到底喜好是什么樣的。”

    之前見她的前男友高翔五大三粗,肌肉結實,熱情外向,而今天這一位內斂溫和,外表斯文。

    于洛洛很是懷疑地看了沈鶴一眼,嘀咕道:“你不會是受高翔刺激太大了,故意找了什么都跟他相反的吧。”

    “高翔?是誰?”沈鶴白了于洛洛一眼,道:“那就是個特例。這種才是我的理想型,我原本就喜歡這種溫柔斯文的。”

    那邊,年輕人已經紳士地介紹了自己,叫做丁曉,原來他竟然是這家火鍋店的老板,怪不得沈鶴要把約見面的地點定在這里。  因為還沒到飯點兒,這會兒生意也不忙,丁曉就在包廂里陪她們說了會兒話。聊到說這其實是他家里的生意,他家在K城有五家連鎖店,他自己之前在英國留學,回來

    后一時沒想好要做點兒什么,就先接手了一家連鎖店做著。

    認識沈鶴,是他前一陣子回母校去參加慶典,在旅途中遇見了跟媽媽一起去歐洲旅行的沈鶴。

    丁曉這人有一股子書卷氣,不說的話還真難以將他跟火鍋店老板聯系起來。

    沈鶴那丫頭明顯在熱戀期,等丁曉說完了話沒多久,兩人就膩歪到一起去了,不管丁曉說什么,她都能咯咯咯地笑個不停。

    于洛洛看得出她是真心快樂,心里也挺為她高興的,就和袁靜在一旁聊天。

    當然,聊天的話題也不可能避過趙廷瀾。

    袁靜只問她:“洛洛,我只問你一句,你想和他在一起,是不是?”

    于洛洛沉默地點點頭,又道:“可是……”  “洛洛,別可是了。”袁靜打斷她,“如果你覺得只有跟他在一起,你才是快樂的,就去爭取,我以前看到的你就是那樣的啊!我不知道后來究竟是什么消磨了你的銳氣

    ,你思慮重重,瞻前顧后,想了很多。也許你覺得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可是你想想,你顧慮了這么多,有比過去努力爭取的時候快樂一些嗎?”  袁靜的話像是一道光,忽然刺進了于洛洛心里那片迷惘的深海,如果在昨天以前,袁靜這么跟她說,她可能還不能感受到什么,可是經過了昨天跟趙廷瀾見面,又聽了早上他在浴室幫她洗頭時說的那番話后,于洛洛心里其實是在動搖的,她想要前進,可是又害怕前進會遭受到的打擊和刺痛。現在,聽到袁靜的這番話,像是一種鼓勵

    ,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和看待事物的方法。

    于洛洛很是感激地看了袁靜一眼。

    袁靜見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多說了,只是捏捏她的手,讓她有更多的勇氣。

    等到了飯點兒,店里的生意就忙了起來,丁曉也要出去稍微看一下,就跟眾人說請大家吃好喝好,他晚些時候再過來。

    沈鶴這才回歸了友情,跟于洛洛有一茬沒一茬閑聊起來,道:“對了,那天我在商場碰到你大安哥哥了。”

    于洛洛有一段時間沒見過陳安了,忙問:“怎么樣?打招呼了嗎?大安哥哥最近好嗎?”

    沈鶴“哼”了一聲,不滿地道:“打什么招呼呀,他居然都不記得本小姐了!而我竟然還記得他是你大安哥哥,我是不是虧了?”

    于洛洛好笑,道:“大安哥哥平時工作要見很多的人,你們就那次在醫院見過一次,一時沒想起來也是有可能的吧。”

    沈鶴不依道:“我也只見他一次啊!這么說來就是說我不起眼,不是美女,沒法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嘛!”  沈鶴的外貌確實不是那種通俗意義上的美女,但勝在優越家境培養出來的良好氣質,以及很好的性格,往普通人里面一站,還是很有她獨特之處的。她自己其實也不

    是很在意外貌的問題。

    不過這次被陳安忽視,還是讓她挺不爽的。  “更可氣的是,他居然還買走了我要買的那條領帶!”沈鶴接著道,“我當時就是在外面櫥窗看見了那條領帶,想要買下來送給丁曉才進去的,結果進去后就看見品牌店

    的店員拿下那條領帶在給他打包。嗨呀!怎么這都能撞!”

    “后來呢?”于洛洛問。  “后來我就跟他打招呼了呀,讓他把那條領帶讓給我,他居然不認識我了!之后我搬出你的名字來,他才把那條領帶讓我了。”沈鶴說完又得意起來,笑道:“洛洛,還

    是你的名字好使呀,你大安哥哥可真賣你面子。”  于洛洛哭笑不得道:“他根本就沒有在意,是不是一定要那條領帶好嗎?你以為都跟女人一樣,看上了什么衣服鞋子,拼了命的也要拿下啊。以我對大安哥哥的了解,

    他肯定就是要買領帶了,隨便在店里指了幾條,既然你想要就讓給你唄。”  沈鶴湊近她,賊兮兮地笑道:“你這么了解男人啊?來,跟我說說你脖子上的紅印子是怎么回事?”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