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320章 清清小寶貝
    第二天,于洛洛去公司,鄭洪一大早的就抱著手機肉麻兮兮地在講電話。  “清清小寶貝,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啊,你想要什么禮物呀?不行,一定得要!不要就是不給哥哥面子!我知道清清小寶貝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可是我也只有些錢

    財的俗物能給你了,是要包包還是首飾,隨你挑好不好?清清小仙女,你就挑一個吧……”

    推門進來的于洛洛:“……”

    看一個五大三粗的胖子,嗲著聲音叫“小仙女”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鄭洪抬眼看見于洛洛一副被雷劈了的樣子,稍微清了清嗓子,對著電話里道:“那我們晚上見咯!Mua~~”

    掛了電話,于洛洛竟然在鄭洪那蒙著三層厚面皮的臉上看到了一絲赧然的表情……這不是在情竇初開的少男的臉上才會有的,初戀的表情嗎?

    呃,在這個年近三十,昨天吹牛皮時還號稱御.女無數的又高又壯的黑胖子臉上,出現這副表情是怎么回事?

    “怎么啦?有什么問題嗎?”鄭洪看著于洛洛問,眼神里竟然有一絲忐忑。

    “鄭總你……這中文是跟誰學的?”于洛洛心中其實想說的是:你那些什么不食煙火,什么小仙女,什么錢財的俗物的騷話是從哪兒學的?

    鄭洪這次沒犯傻,聽出了她是問剛剛電話里的那一番話,道:“我朋友在網上看到告訴我的,說很流行,怎么樣?還行吧?”

    “還行……吧?”為了不太昧著自己的良心,于洛洛刻意將最后一個“吧”字語調上揚。

    鄭洪沒聽出來這區別,滿意地笑了。  于洛洛這會兒琢磨出一個道理來,人越是沒有什么,就越是喜歡吹噓什么,看鄭洪這個樣子,哪里是泡過很多妞兒的情場高手,恐怕是桃花運缺乏,平時情場失意居

    多,在這方面沒什么自信的。  于洛洛走回自己的辦公桌,開了電腦,就聽鄭洪道:“你今天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幫我搞定我清清小寶貝的生日趴體,嗯……也不算趴體,就是那種搞得浪漫

    一點的,適合兩個人獨處的,適合表白的……嗯,你懂吧?”

    鄭洪期盼地看著于洛洛,頓了頓,又有點懷疑地道:“……你談過戀愛沒有?”

    “我已經結婚了。”于洛洛道。

    “啊?”鄭洪嘴巴張成O型,頗有些驚訝,然后信任感倍增,道:“所以,要怎么弄,你懂的吧!”

    “懂!”于洛洛肯定地回答。

    看在鄭洪這一片初戀少男心的份上,于洛洛決定貢獻自己微薄的一點經驗。

    “那就好!那就好!”鄭洪喜悅道:“我打算晚上包一家餐廳,可以嗎?”

    “你有錢就當然可以了。燭光晚餐,玫瑰花,生日蛋糕,告白時的音樂,都要準備。”

    “嗯,嗯……”鄭洪一邊聽一邊點頭,然后道:“這些都交給你去準備。”

    于洛洛:“……”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  不過既然鄭洪把這事兒當成工作交待給她了,她也打算謀點小福利,道:“我有個朋友是做蛋糕店生意的,手藝特別好,不如把這個單子交給她做,肯定不會讓您失望

    的!”

    鄭洪無所謂道:“要最貴最大的!”

    于洛洛心說,你愿意當然好。

    “還有,上面要寫上清清小寶貝,生日快樂。”鄭洪特別強調。

    于洛洛記了下來,當下就趕緊去打電話告知袁靜,又去找餐廳訂餐廳,鄭洪到K城的時間不長,對于K城的吃喝玩樂場所都還不熟,所以還得于洛洛自己去找。

    談妥了餐廳包場問題,又聯系訂花,音樂演奏,等到弄完,一天也差不多要過去了。

    為了防止意外,于洛洛專程跑到現場去看現場的布置,跟餐廳服務生對好晚上的環節。

    等到都差不多了,時間也要到了。

    于洛洛感覺自己功德圓滿,可以退場了。  結果就在這時接到袁靜的電話,說過來送蛋糕的小妹在路上被車給撞了,雖然不嚴重,但是人也要跟肇事車主去醫院檢查,沒法過來了,好在蛋糕包裝的安全沒事,

    但袁靜自己在店里顧客正多,也沒辦法抽身。

    于洛洛當機立斷,說自己過去拿。

    等到她聯系上送蛋糕的小妹,再回到包場餐廳時,服務生說兩位主人公已經來了二十多分鐘了,差不多快要用完餐了,蛋糕來的時間剛剛好卡上。

    于洛洛走的是餐廳后門,聽服務生說完后,就把蛋糕送去了后廚,讓他們用小推車放好,蠟燭點上準備一下。

    然后,終于松了口氣,準備從后門走了。

    經過走廊時,聽到有人說話,那說話聲音不大,可是于洛洛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堂姐,你現在還認不清自己的形勢嗎?還猶猶豫豫有什么好拿喬的!你自己想想,你在K城,現在除了聲名狼藉的名聲,還有點什么?也就是他這種國外回來的A

    BC不清楚過去那些事兒,還在一門心思地追求你,你就見好就收吧!他要表白,你就接受,他要去酒店開房,你就跟他去!這還有什么好猶豫的!”一個男聲不悅地道。  “可是我……我怎么知道他以后不會翻出以前那些事兒?K城的圈子就這么大,他現在是剛回來不久,以后熟了總會知道的,如果那時候他再跟我分手,我豈不是到頭來

    又是一場空?”一個女聲哀哀婉婉地道。

    于洛洛這回聽出來了,這是她曾經的“好”校友——萬小清的聲音。

    而那個男聲,則是她的堂弟萬箓。  “你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你還想將來?將來怎么樣,還不是憑你本事,你要是伺候得他舒舒服服的,根本離不開你,以后就算知道你過去的那些丑聞也未必舍得離開

    你呀!堂姐,這是要靠你身為女人的本事的呀!”萬箓道。  “于小姐,你看這樣行嗎?”服務生推著插了蠟燭的小推車出來,一出聲,原本正在說話的兩個人都噤了聲,然后萬小清的身影從一個立柱后面閃了出來,跟于洛洛這

    邊正對上。  嗯,清清小寶貝。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