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357章 聯系不上他
    機場。

    于洛洛和趙廷瀾坐在VIP候機室。兩個保鏢站在門口。

    從上午接到那個電話后,趙廷瀾立刻通知了直升飛機來接,兩人行李都沒收,就坐了直升飛機離島。  現在坐在該國首都機場的候機室里等待著回國專機。趙家有自己的飛機,不過如非特別情況,趙廷瀾一般不怎么用。上一次趙廷瀾出事,在韓國養傷時候,姜飛帶于

    洛洛過去就是乘坐的專機。

    這次事發突然,從該國直飛K城的航班最快也在晚上,趙廷瀾等不了,直接叫了專機,但航線還需要一點時間安排。

    坐在候機室里,于洛洛觀察著趙廷瀾的神色,趙廷瀾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有一點沉默。

    于洛洛伸手過去握住他的手。

    趙廷瀾抬眼看了她一眼,道:“怎么?怕我心里難過?”

    他嘴角扯了扯,“我們沒有你想象的那種父子情。不要誤會。我只是在擔心他這一病,局面又會變得復雜了。”  兩年前趙立廉那一病,讓趙廷瀾回到了K城。但那時候趙立廉的意識是清醒的,只是身體虛弱,而當時發生的幾個重大事件讓趙氏瀕于失控,他的精力不足以支撐他來

    控制整個局面,于是他果斷地讓權給趙廷瀾,讓他全面負責了整個趙氏。  而趙廷瀾也用行動證明,他可以比他的父親更果敢,更有狠勁,更有預見力。在那之后,他便順理成章地接管了趙氏的大部分業務,而趙立廉也逐漸開始了半退休狀

    態。

    但后來,因為趙廷禹的回歸,以及趙立廉對于趙廷瀾婚姻的不滿,他是傾向性開始又有了些轉移。  而如今,趙氏剛剛經歷了黃鸝鶯事件的大動蕩,本就形勢復雜,趙立廉在這個當口病倒,而且聽形容,病的很重,是已經失去意識,誰也不知道后面會惡化到什么程

    度。

    趙氏這條大船,現在是處在風口浪尖了。

    于洛洛知道趙廷瀾跟他父親表面看起來并不親密,兩個人都是很硬的脾氣,平時說話也是公事公辦的樣子。不過,像趙廷瀾表現出來的這么無所謂,她也是不信的。

    保鏢進來拿著電話跟趙廷瀾說飛機的起飛調度出了點問題,暫時不能起飛,趙廷瀾蹙眉道:“去問一下具體怎么回事。”

    兩個保鏢分頭去問情況了。

    趙廷瀾站起來,在候機室內踱了兩步,又坐下。

    他不知道自己這股突然而來的焦慮是怎么回事,隱約總覺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對勁。

    “趙廷瀾——”于洛洛叫了他一聲。

    趙廷瀾回頭,看到于洛洛擔憂的眼神,忽然回過神來,他的焦慮已經影響到身邊的她了。

    這次是趙廷瀾去握了握她的手,道:“沒什么,我只是不耐煩在機場浪費時間。”

    他摸到于洛洛的手很涼,這才發覺候機室里空調溫度很低,而他們出門的急,她只穿了條薄薄的裙子。

    想到她早上還說來了姨媽,趙廷瀾有些自責,道:“你在這兒坐一會兒,我去拿杯熱牛奶給你。”

    于洛洛這時候肚子也有些不舒服,就點點頭,看著趙廷瀾走出候機室。

    隔壁就是飲品室,趙廷瀾很快拿了一杯東西出來,要過來時,他往對面看了看,然后轉身往右邊的對面店鋪方向走過去。

    于洛洛好奇探著身子看了一眼,只遠遠看著那商鋪掛著許多花花綠綠的東西,像是披肩圍巾之類的。

    她不由笑了笑,趙廷瀾這人一向是嘴里沒什么好話,可是為她做的從來不少。

    一大群人約有八九個人,在路中間急匆匆往這邊走來,還有兩人拖著行李箱,應該是匆忙趕飛機的人。

    趙廷瀾走到路中央時,身影就被這一群人給擋住了,于洛洛收回視線。

    等這一群人走過后,于洛洛又往前坐了點,去看趙廷瀾是不是去了她看的那家披肩店。

    不過這么兩三秒的時間,路上已經沒了趙廷瀾的身影。

    “走得這么快嗎?”于洛洛嘀咕了一句,又站起來往外看了幾眼,沒看見趙廷瀾,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進了那家店去了,還是又轉到其他家店去了。

    她坐回座位,靠在椅背上等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刻鐘過去后,于洛洛有些疑惑地起身,挑什么東西需要挑這么久?這完全不符合趙廷瀾的個性。

    她忍不住出了候機室,往剛剛看到的那個披肩店走過去。

    然而,店里并沒有趙廷瀾。

    她又出來,往旁邊幾家店里一一找過去,然而都沒有。

    于洛洛拿起手機來給趙廷瀾打電話,手機接通卻一直沒有人接。

    于洛洛心想是不是手機落在候機室了?

    于是又返回候機室去找,候機室里沒有人,也沒有手機。

    于洛洛心里有些著急了起來,再次去到披肩店,形容了趙廷瀾的外貌,問店員有沒有看到他過來,店員們都搖頭。

    她又一一詢問隔壁的幾家店,大家都沒有人看到趙廷瀾進店。

    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于洛洛只覺后背一股涼氣升上來。

    不可能!她明明看到他走過來,機場不過這么大,他能去哪兒呢?何況,趙廷瀾一向持重,他不會在等著趕飛機的情況下一聲不吭離開這么久。

    于洛洛唯一想到他失聯的那次,是他在歐洲出事那一次。

    這念頭一上來,于洛洛覺得全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她再次跟自己說不可能,自己也太過疑心疑鬼了,這會兒整個機場都安安靜靜,哪里可能有什么事情發生。  她走回候機室,心想自己大概是被之前的事件給嚇到留下陰影了,不過半個多小時而已,趙廷瀾也可能是遇到去詢問情況的保鏢,一起去處理事情了,也有可能是去

    了洗手間,自己剛才眼花,沒有注意而已。

    于洛洛在椅子上坐下,說服自己鎮定下來。  保鏢們走了進來,對于洛洛道:“洛洛小姐,飛機已經到了,機場這邊給我們半個小時時間起飛,不過我們剛剛聯系不上趙先生,請問……要去跟機場協調延遲時間嗎

    ?”

    “你們……”于洛洛突然覺得嗓子有點啞,她努力讓自己發出聲音:“也聯系不上他了嗎?”

    ……

    趙廷瀾失蹤了。  這是在機場附近尋找三天后得出的確實的結果。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