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414章 密會陳安
    鄭洪在電話里問萬小清愿不愿意去加拿大,這對于萬小清來說簡直是喜從天降。

    去加拿大,有鄭洪養著,當然好過一萬倍她自己跑去東南亞國家討生活。

    鄭洪哪怕再不成器,那也是鄭氏的親孫子,哪怕鄭洪不能娶她,只要他愿意包養她,她也還是可以過著非常優渥的生活。而且……就憑著自己對鄭洪的那份拿捏,哪怕他現在迫于家族壓力不敢娶她,可是只要在一起,她就有辦法讓他對自己言聽計從,日后,如果再給他生下一男半女的,就總是有辦法去要挾鄭家的老爺子。

    萬小清被這突然從天而降的餡餅快砸暈了,努力讓自己聲音平穩著道:“其實,只要能跟洪哥在一起,不管是去哪兒我都愿意的。”

    鄭洪停頓了一會兒沒有說話。

    萬小清在這個意外的驚喜中眩暈著,并沒有注意到鄭洪的態度與往常的不同。

    “對了,洪哥,還有件事——”萬小清道:“因為我得罪了于洛洛,趙先生要把我趕出K城,我的護照在他的人手上,我我后天就要跟他的人一起去泰國了,洪哥,怎么辦?我不想去的,我無論如何只想跟你在一起。”

    鄭洪在電話里有些沉默。

    萬小清以為他聽到趙廷瀾插手猶豫了,畢竟趙廷瀾還是讓K城很多人忌憚的。

    萬小清急急忙忙道:“洪哥,趙廷瀾現在都已經被從趙氏給趕出來了,其實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也就只能對我這樣無權無勢的女孩子擺點威風了。現在K城都知道趙氏是禹少當家,而禹少又跟你們鄭家交好。你是鄭董最寶貝的孫子,你才是這K城最有權勢的人!”

    鄭洪依然沒有說話。

    萬小清又道:“洪哥,其實我一直為你抱不平的,那次你帶我去參加于洛洛和趙廷瀾的婚禮,他趕我出去,我當時傷心的不僅是為我自己,我更多的是為洪哥你不值。我是你帶過去的人,他那樣對待我,就是根本不給你面子,打的是你的臉。洪哥,趙廷瀾囂張很久了,無論如何你都是鄭氏的繼承人,他……”

    “清清——”鄭洪的聲音透過聽筒傳過來,“你不用擔心護照的事。我們可以通過不經過海關的方式出國,明天我會讓人來找你……”

    萬小清見鄭洪終于松口,心中大喜,不過還是問道:“可是,沒有護照,我到了加拿大不就成了沒有身份的人嗎,不要緊嗎?”

    “只要過來見到了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萬小清心想,也是,只要順利到了加拿大,不管是通過什么方式,以鄭家的實力,鄭洪總有辦法幫自己搞定身份問題的。

    “好的,洪哥,我什么時候能見到你的人?我真的很想早點見到你。”萬小清道。而真實情況是,過完明天,她就會被趙廷瀾給遣送走了。

    “不急,明天晚上就會有人來聯系你。在此之前——”鄭洪頓了頓,“你還有機會考慮,是不是真的要走。其實,去泰國也是一條不錯的路。”

    萬小清以為鄭洪又要反悔,忙道:“洪哥,我不用考慮了,我一定要跟你走。我絕對不去泰國!”

    “那……就這樣吧。”鄭洪說完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于洛洛早上起來后,就唉聲嘆氣的,趙廷瀾十分莫名地問她:“你這是想干什么?”

    “我無聊。我想去上班……”于洛洛道。

    “于洛洛,你還真是勞碌命一條啊。難得有幾天假期,你不想在家里休養就出去玩兒啊。”

    “我……不知道玩什么。”于洛洛十分委屈道。

    “你看看你同齡的人都愛玩什么。再不行,你跟媽媽出去逛逛街,買買包不行嗎?不是女人都愛這些嗎?”

    “媽媽不愛出門,我也不喜歡買包。”于洛洛嘆一口氣。

    趙廷瀾也有些無語,他的人生中沒有純粹的玩樂時光,所以,他其實也不知道要讓于洛洛怎么去享受生活。

    不過于洛洛頽了沒多會兒,很快又找到了自己的樂趣,她開始在網上找了一些電影發展史之類的資料開始津津有味地看起來,說是要補充一些工作行業相關知識。

    趙廷瀾見她看的投入,就沒打擾,自己出門去了。

    這一次出門卻是秘密的,有意識地甩掉了跟在自己身邊的眼線。

    在一間茶室里,陳安坐在茶案的一端,見趙廷瀾推門進來,叫了一聲“趙先生”。

    “久等了。”趙廷瀾道。

    “路上還順利嗎?”陳安道。

    “很順利,想必安總已經替我清理過了,不然我可能還要更遲一些。”

    陳安笑了笑,沒說話。

    趙廷瀾坐下后,便開門見山道:“這次約見的目的,你應該來之前就清楚了,那么我就直接一點。首先我想核實一件事情,你可以選擇不回答,但我需要真實的答案。”

    陳安點頭。

    “我父親發病的那天晚上,你所知道的真實的情況是什么樣的?”趙廷瀾盯著陳安道。

    “那天晚上我不在。下午時趙董跟他的一名好友見面,之后吩咐我親自送他的老友回去,在鄰市,一去一回要四個小時,我回到K城后已經是晚上九點了,這種情況通常趙董沒有別的吩咐的話,我就直接回家了。后來我所知道的所有情況,就和大家所知道的一樣。”陳安回答的很流暢,似乎已經預料到趙廷瀾會問了。

    “是我父親本人吩咐你去送的?”趙廷瀾問。

    “是,趙董本人親自吩咐的,并且當時沒有任何異常,當天他是有一些頭疼的癥狀,但神志清楚。”陳安明白趙廷瀾的言下之意。

    趙廷瀾思忖片刻,才道:“那么第二件事,來談談我們的合作。你應該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你既然來了,想必已經做出了選擇。所有人都知道你忠誠于我的父親,而在他之后,你也該是為趙氏的接任人服務,可是,現在,趙廷禹接管了趙氏。你還會出來見我,我想知道理由。”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