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440章 一鍋亂燉
    第440章 一鍋亂燉

    沈鶴沒想到陳安會來這么一句。

    心里一驚,心想:我那天晚上到底干了多少件丟人的事兒?

    她看了陳安一眼,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又仔細回想了一下那天的情形,老老實實道:“我不該非賴著你把我帶回家,也不該半夜跑到你房里去,更不該……后來還跑到你床上去了……”

    沈鶴說完覺得臉有點燒,這話說起來還是太丟人了。

    “全部?”她聽見陳安道。

    “啊?”她抬起頭,不防,跟陳安的視線撞在一起,兩人又同時微微別過頭去。

    “我是說,你……全部都記得?”陳安道。

    “啊,當時不知道,后來回想都能回想起來……”沈鶴垂著頭,聲音越說越小:“安哥,對不起啊,本來你肯收留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結果我還弄得你沒睡好覺……”

    隔了會兒,才聽見陳安道:“沒關系。”

    沈鶴原本想故作輕松,過來嘻嘻哈哈把事情給說了,歉給道了的,結果,現在卻莫名覺得自己很狼狽,再一想到自己醉酒時的失態,更是感覺糟糕極了,一時也沒反應過來陳安的這句回應。

    直到陳安問:“還有別的事兒嗎?”

    她才倉惶抬起頭,道:“啊?沒,沒有了。”

    陳安于是又“嗯”了一聲,從口袋里拿出打火機,重新點上一支煙。

    煙霧繚繞中,沈鶴才反應過來,說:“……我先走了。”

    沈鶴走后,陳安從喉嚨里吐出一口煙氣,默默抽完一只煙后,才從回廊上離開。

    而在回廊的另一邊,一墻之隔的地方,站著一個人,像被釘子釘在了墻邊似的。

    她長發披肩,唇紅齒白,妝容在精致中又透著幾分少女的輕盈,穿了華貴的禮服裙,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一雙手卻緊緊攥住了禮服裙,將那柔軟的綢緞揉成了亂七八糟一團。

    趙廷婷站在回廊的墻邊,久久挪不開步子。

    她會出現在這里并不是偶然。

    所有人都只看到她這次回K城后乖順了很多,低調了很多,黃鸝鶯也對此表示滿意。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這乖順的表面之下,她的內心受著什么樣的煎熬。

    她的父親昏迷不醒。她的母親及二哥,同她摯愛的大哥已經勢同水火。

    之前趙廷瀾失蹤的時候,面對她的指責,于洛洛讓她去求她的二哥高抬貴手,她很憤怒,罵于洛洛是挑撥離間的賤女人。可是之后一次她接到趙廷瀾的電話,趙廷瀾讓她帶著電話去醫院找于洛洛,并且明確指出,讓她要避開人,尤其是趙廷禹。那時候趙廷婷就覺得暗自心驚了,再看趙廷瀾高調回來之后的作風,雙方竟是真的沒有相見過。趙廷婷不敢相信,也得相信,她的大哥和二哥,沒辦法和睦了。

    再一件煩心的事就是,黃鸝鶯最近似乎將她的婚事提到了緊急的日程,一直在介紹各家的子弟給她認識。而她從今天踏進宴會大廳的第一步,目光就不由自主地鎖在了那個她不該注意的男人的身上。

    大廳里那么多人,可是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趁著黃鸝鶯和趙廷禹各自去應酬的工夫,她循著他的身影,慢慢踱步到回廊的另一邊去。

    她想干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就是不受控制的,她就是想跟著出來。

    羞辱他也好,或者干點別的什么也好,她只是不能容忍,讓他一個人逍遙自在!

    然而,后來,她就在墻后面斷斷續續聽到了那番對話:帶她回家……去他的房間……去他床上……睡覺……

    趙廷婷在腦中拼湊出了一副畫面,而這畫面的沖擊感,讓她整個人都快燃燒起來,那把洶涌的火焰在她內心左沖右突,找不到出口,她整個人緊緊繃住而不自知。

    “廷婷——終于找到你了!”遠處一個米色裙子的女人遠遠地跟她打著招呼,笑著向她走來。

    趙廷婷才猛然從混沌狀態中驚醒,踮起腳,透過回廊上的木格子往另一端望去,那邊早就沒有人了。無論是陳安,還是沈鶴,都已經離開了。

    沈鶴回到大廳后,才發覺手心里出了汗,竟然是緊張了。

    唉,陳安這個人看來是不太好接觸,太嚴肅了,說個話都讓人緊張,以后還是少招惹他吧。沈鶴對自己道。

    大廳里,有幾個年輕的女人在圍著于洛洛說話。因為趙廷瀾夫人這個名頭依然是響當當的,怕她受了冷落,壽星的孫女兒帶著幾個女伴兒一直在她旁邊陪著說話。

    但說實話,于洛洛跟她們并沒有什么話題可聊,只是雙方維持著禮節,說著場面話。

    等到沈鶴過來,大家看兩人關系熟稔,應該是有話要說的樣子,這才慢慢散去。

    于洛洛松了口氣,看沈鶴一副表情沉重的樣子,問:“怎么了?你不是去跟大安哥哥道歉去了嗎?他說你了?不會吧……”

    “呃……沒有沒有……”沈鶴連忙搖頭,“他說沒關系,原諒我了。”

    “那不就好了?怎么你還看起來一副悶悶不樂,又很喪的樣子?”于洛洛道。

    “……有嗎?”沈鶴驚訝,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道完了歉,心里也并沒有如釋重負,反而總感覺有什么不對。

    “我……就是想起來自己那天喝醉酒,挺丑的,也……挺丟人的,唉……”沈鶴又嘆口氣。

    “還好我喝醉酒只是偶爾記得些事,不像你,什么都記得一清二楚。”于洛洛道。

    “你那……也沒好到哪里去好嗎?不記得又不等于沒發生過!”沈鶴嘲笑于洛洛的掩耳盜鈴。

    因著剛剛跟主人家的孫女在聊天,于洛洛感嘆了一句:“你說主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現在社會上大家都知道趙廷瀾跟趙廷禹兩個人不合,主人家還把兩撥人都請到過來。而宴會用了趙氏安保的人來保護安全,可是趙氏安保的原來負責人是大安哥哥,現在正在逐漸被排擠出權力中心,明顯跟現負責人也是對立關系了,可主人也還請了大安哥哥來。這還真是一鍋亂燉啊!”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