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484章 白薇訂婚?
    趙立廉目不轉睛地盯了她兩秒,又移開目光,漠然看著窗外了。

    于洛洛愣了一會兒,發現自己又在試圖跟趙立廉對話。醫生都已經說過了,趙立廉現在沒什么意識,可于洛洛老把他當成一個正常人。可能是她潛意識中總不能相信,曾經那樣強勢的趙立廉,會成為了這樣一個病人。

    說完了陳安,于洛洛又說起了趙廷瀾,說他每天忙忙碌碌的,說他還是一樣的壞脾氣。于洛洛想著,無論趙立廉跟趙廷瀾的父子關系如何,做父親的對于兒子的事情總會多一點關心吧。

    于洛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好像她在說趙廷瀾有關的事情時,趙立廉好像聽的格外認真,還時不時轉動眼珠看她一眼。

    最后,于洛洛要走的時候,道:“父親,你是不是想趙廷瀾了?我讓他這兩天有空過來看你好嗎?他最近挺忙的,你別怪他,而且他過來的話,夫人又會跟他起沖突,所以他都盡量避免了。”

    在病房里待了一個多小時后,于洛洛離開醫院去了袁靜的面包店。

    非周末的白天,面包店里不算忙,于洛洛跟袁靜就在店里點了外賣,一起簡單吃了些,過了一會兒沈鶴也來了。

    沈鶴現在被安排進她爸爸的公司擔任了一個不高不低的職位,她自己沒什么事業心,只當有個事隨隨便便做了。一聽說于洛洛跟袁靜去聚會了,翹了下午班就過來了。

    “我爸又開始安排我跟人相親了!”沈鶴一進來就說。

    “啊?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袁靜忙問。

    “你應該問‘對方是什么人?’,對于我們這種形式的相親來說,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根本不重要,看的無非是家庭背景,知道他是某某家的兒子,或者是某某家的孫子就行了。”

    “也不用這么夸張吧?說得好像你爸爸要賣女兒似的。”于洛洛好笑道:“你爸爸怎么也都會幫你好好把關人品相貌的。”

    沈鶴從手機里調出張照片來,給她們看:“喏,就這個……”

    于洛洛看完就說:“我覺得伯父這次是用心的,這白白凈凈的,戴一副金絲眼鏡,一看就是你喜歡的那種斯文又溫柔類型的。”

    沈鶴倒是默了一會兒,道:“我現在不喜歡那種類型的了。”

    于洛洛以為她是又想起丁曉來了,忙轉移話題道:“那你現在喜歡什么樣的?”

    沈鶴思索了一陣兒道:“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喜歡那種甜言蜜語,會說貼心話的,人要溫柔體貼,還要有點幽默感,會講講冷笑話什么的。現在覺得吧,話少一點兒也不要緊,平時看著嚴肅一點也無所謂,可是人要可靠,能給人安全感的那種。”

    她想了想又補充道:“要man一點,不是那種單純外表是肌肉男,跟高翔似的,他得是那種真正從骨子里就很男人,從內心就很強大的人。”

    于洛洛看著沈鶴,頓了頓,道:“我想起個人,我大……”

    “住嘴!”沒等她說出口,沈鶴跟受了什么驚嚇似的立刻喝止道。

    于洛洛:“……”

    “別,別說我的事兒了。”沈鶴轉了頭,迅速換了個話題,“對了,上次在你家見到的白薇,她可能快要訂婚了,你知道嗎?”

    “啊?”于洛洛是真驚訝了。

    白薇要訂婚了?!

    “跟跟誰啊?什么時候?”于洛洛問。

    “我也是剛聽說的,我媽媽方家那邊的一個我的表哥,說是明天要去相親見面,對象是白家的千金,我當時就想,不會是那個白家吧?一打聽,果然還就是!而且聽說,是白家的父母同我表哥的父母已經先見過面了,所以這種相親,也就是個形式,基本上等同于定了。”

    “他們自己都還沒見面,父母之間就已經定了?”袁靜驚訝道。

    “這個圈子也沒多大,其實年輕一輩之間多多少少都是相互知道的。”沈鶴道。

    “你表哥也同意了?”于洛洛問。

    “當然同意了。照理說,表哥雖然已經算是方家里面很不錯的了,但要對上白家,還算是有點高攀了。白家這幾年發展的太好了。白薇又是家里的獨苗。我覺得,要不是上次的照片的事鬧的,白家的父母可能還不至于這么急著要給她訂婚。”沈鶴說著看了于洛洛一眼。

    于洛洛在發呆,這么說,白薇就是要訂婚了?想著自己之前還陰謀論地猜測了她很多,于洛洛覺得挺羞愧的。

    晚上回到家,趙廷瀾果然趕在吃晚飯的時間回來了,因為于春霖今天有些頭疼,吃了藥在房間里休息了,沒有出來吃晚飯,所以晚飯時間就只有于洛洛和趙廷瀾兩個人。

    于洛洛跟趙廷瀾說起白薇要訂婚的事,趙廷瀾也很意外,他并沒有聽說。

    不過這是兩個家族之間的事情,在沒有完全確定之前,是不會對外公布的。如果不是剛好就是沈鶴家里的事,她也不會這么湊巧知道。

    吃過晚飯后,于洛洛本打算跟趙廷瀾提一提趙立廉的事,想讓他明天有空的話過去看一看趙立廉。

    別墅的安保打了電話進來,說門口白小姐來了,要找趙先生。

    不多會兒,白薇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跟她以往的樣子不一樣,白薇的神情顯得凝重,樣子也有些憔悴,一進大廳,兩行眼淚就流了下來了。

    “薇薇,出什么事了?”趙廷瀾立刻蹙眉道。白薇是很要強的人,他還從沒有看她在面前流過眼淚。

    “廷瀾,你幫幫我吧。”白薇努力克制住自己,保持著聲音的平穩道:“我不想給你添麻煩的,可是,我實在找不到別的人來幫我了……”

    “別著急,慢慢說。”

    “我爸爸要讓我去相親,他們都已經事先說好了,你也知道這種相親,過不了多久接下來就是訂婚了……可我,我現在還不想,我一點都不想……”

    “你跟你父親表達過你的意思了嗎?”趙廷瀾問。

    “以前,也有過幾次,我一反對,我爸就退步了,可是這一次,他很強硬,你大概也知道,我爸爸這個人,一旦執拗起來,就毫無商量的余地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