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520章 百害無一利
    第520章 百害無一利

    趙廷禹坐在汽車的后排,閉目養神。

    不過,與其說是在閉目養神,不如說他是在刻意回避,在壓抑內心的焦躁。

    他今天被黃鸝鶯臨時叫了回來,本來以為是黃鸝鶯感到孤單了,要他回來陪著吃晚飯,誰知進門就看見黃鸝鶯紅著眼圈兒坐在沙發上。

    “母親,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趙廷禹立刻上前關切道。

    黃鸝鶯不是弱質女流,會讓她傷心的事一定不是小事。趙廷禹是很焦急的。

    黃鸝鶯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將頭偏向一邊。

    趙廷禹更著急了,在黃鸝鶯的身邊坐下,輕輕扶著他母親的肩膀問:“母親,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訴我,誰欺負你了?”

    黃鸝鶯這才轉了頭,面對著趙廷禹,目光從他的臉上掃過,道:“母親這些年,受的欺負還少嗎?從前姜家的人處處壓制我,姜家的老太太將她女兒的死因怪罪到我頭上,后來趙廷瀾處處針對我,再到后來,你父親也狠心把我趕出趙家的門,這些,我都忍了,只是,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讓我難堪傷心的,是我的兒子!”

    趙廷禹愕然,道:“母親,我最近有什么事做錯了嗎?收購股份的事是不太順利,但我們依然占大頭,即使股東大會召開也不會……”

    “鄭雯雯究竟是因為什么要跟你解除婚約的?”黃鸝鶯打斷他道。

    沒想到黃鸝鶯話題忽然轉到這上面來,趙廷禹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母親,這件事情我們以前已經談過了。”

    “你跟我說你跟雯雯性格不合,實在相處不下去,雯雯那邊大概是給你面子,也沒有拆穿你。可是現在想來,有哪個女人能接受自己的未婚夫迷戀著別的女人,而那個女人還是他的大嫂!”

    趙廷禹頭上青筋跳了幾跳,心跳也驟然劇烈了幾分,面上卻還保持著神色不變。

    “沒有的事。這是哪里傳來的謠言?”他慢慢道。

    黃鸝鶯氣極,抬手狠狠拍了他背一下。

    趙廷禹沒吭聲。

    “你現在連母親都要瞞了嗎?有人看見你跟于洛洛在別人的宴會上偷情了!”黃鸝鶯道:“我就說之前,你不顧危險攪和進姜飛那件事里,去救了于洛洛出來是為了什么呢!還有,之前鄭家希望你盡早跟雯雯完婚,你都推三阻四,我以為你是嫌鄭家還不夠資本!你倒好,你給我留了這一手!你是嫌你母親活長了,打算氣死我嗎!”

    “沒有。所以我什么都沒有說。”既然已經被拆穿了,趙廷禹索性攤牌,破罐子破摔了。他心中煩躁,話說出來也是冷冷的,帶著淡淡的嘲諷意味。

    黃鸝鶯愣了一下,隨后忽然掩面抽泣,卻又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整個人劇烈地抖著。

    趙廷禹一下又不忍心,覺得自己說了重話,心中懊悔萬分,忙拍著黃鸝鶯的背替她順氣,慌忙道:“母親,別生氣!你生氣的話打我罵我都行,別氣壞了自己的身體!”

    黃鸝鶯眼淚掉了下來,抓住趙廷禹的手,默默垂淚道:“廷禹,你忘了那些你小時候,我們被迫遠走異國他鄉的日子了?你說過長大后要保護母親的是不是?母親在這世上,只有廷婷和你了,廷婷不懂事,我所能依仗的,也只有你了!你不能這樣對待母親,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和于洛洛有什么牽扯的話,報出來是多大的丑聞,現在的形式這么不穩,趙廷瀾跟我們針鋒相對,如果他利用這個大做文章……”

    “他不會的。”趙廷禹對趙廷瀾這一點倒是很清楚。

    “什么叫他不會的!”黃鸝鶯怒,“你這是鐵了心要跟于洛洛那個賤女人發生點什么嗎?她到底是給你吃了什么迷魂藥,廷禹……”

    “母親,你放心好了。”趙廷禹開口道,臉上浮現出一個自嘲的笑來。這一刻,他忽然覺得無比的心灰意冷。

    “從始至終,不過是我剃頭挑子一頭熱。于洛洛對我根本沒意思,趙廷瀾更不會利用這事,您會堅決反對這件事,我也會因為這事陷入不利的境地。所以,這么百害而無一利的事,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的事,它,怎么會發生呢?”

    趙廷禹的笑容里有了一絲荒涼的意味。

    他站起身,道:“母親,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您別多想勞神了,注意身體。”

    黃鸝鶯看他的表情,心中驚疑不定。她的兒子她多少有些了解,她看得出趙廷禹平淡語調下的心灰與痛苦。

    黃鸝鶯忍不住想要抱住他安慰他,但最終,她站起來,對著趙廷禹的背影道:“廷禹,你能這么想,我很安慰。希望你能記住你剛剛對母親說的。否則……于洛洛雖然有趙廷瀾護著,但是世事無常,偶爾發生些什么意外也是難免的。母親,都是為了你好。”

    趙廷禹身體僵了僵,隨后他神色如常地回頭道:“母親放心好了。不要為不相干的人勞心。你希望我做到的,我都會為你做到。”

    從趙氏老宅出來,趙廷禹坐車下山。

    他閉上眼睛不想看周圍的任何事物,好像這樣就能跟這個世界隔絕似的。

    他看上去很平靜,然而他攏在外套里的手出賣了他的情緒。他的手緊緊攥成了拳頭,有一點微微的發抖。

    他感到既憤怒又無力。憤怒是對自己的,無力也是對自己的。

    保鏢兼司機穩穩地開著車子下山,到了山下路口的時候,忽然前方躥出個人來,保鏢當即踩了剎車。

    車子在距離那人還有四五米處停下,那人卻因為跑得太快,原本就腳步踉蹌,又受了車子的驚嚇,一下跌在地上。

    外面的雨已經下的有些大了,但保鏢在前置大燈的照射下,還是認出了車前跌倒的人。

    他有些為難。

    不過于洛洛跌倒后并沒有停留,她從地上爬起來,繼續往前方走去,有些一跛一跛的,許是崴了腳。

    保鏢于是繼續將車往前開。

    趙廷禹這時睜開了眼睛,問:“怎么回事?”他感覺到了車子的急剎。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