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560章 不想計較了
    第560章 不想計較了

    對于那天陳安帶人來了之后的很多事,于洛洛都不大記得起來了。

    或者說,她那時根本沒有心思去關注了。

    那天應該還發生了很多事,但于洛洛最后的印象只是趙廷瀾被送進了急救室,甚至門都還沒有關上,醫生已經在施行電擊了,于洛洛只覺得那一下下都重重打在自己的心上,她急促地呼吸著,喘不過氣來……

    于洛洛猛然睜開眼,發現自己身下是平坦的床。

    “趙廷瀾,趙廷瀾……”

    她跳下床,鞋也沒穿,飛快地跑了出去。

    “洛洛!”于春霖從廚房里趕出來,叫住了她:“廷瀾還在醫院的重癥觀察室,你換好衣服,吃了晚飯再過去……”

    于洛洛在大廳門口頓住腳。

    外面下了蒙蒙的細雨,沖刷的院子里花草樹木顏色格外新鮮,而空氣也是清新的味道。

    一切看起來都是這樣的歲月靜好。

    她也多么希望,昨天的一切都沒有發生,真的如這花草一樣靜好該多好啊。

    于春霖走過來,拉住了她的胳膊,掌心的溫暖透了進來。

    于洛洛想起昨天,不,應該是今天凌晨時,似乎是沈鶴把她勸了回來的,說的是讓她先回來,別讓媽媽擔心。

    那時候,趙廷瀾已經搶救了五個小時了,醫生從手術室里出來,告訴大家,趙先生算是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但仍需在重癥室二十四小時繼續觀察,什么時候能夠完全脫離危險要看觀察的情況。

    于洛洛固執地要在外面等著他醒過來,陳安來勸過她,似乎還有很多別的什么人,她不肯聽,最后是沈鶴過來說,說她失蹤了這么些天,她的媽媽也一定很擔心她,何況趙廷瀾這邊在重癥室里,根本都沒法進去看到他,有這么多醫生,有最頂級的醫療條件,讓她先回去休息,養好了精神才好繼續回來守著。

    于洛洛還是不想答應,可是最后不知怎么就是困倦的厲害,精神支撐不住身體似的,渾渾噩噩地被人拖了回來,她再睜開眼時,已經是現在這時候了。

    于洛洛看了眼客廳里掛鐘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了。

    “媽媽,我什么時候回來的?”她問。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沈鶴送你回來的。她后來又在房間里陪了你好一會兒,你睡著了她才走。”

    于洛洛想不起來還有這么回事兒,當時她大概整個人都已經迷糊了。

    廚房里傳來燒焦的味道,于春霖呀了一聲,調頭要過去,又道:“洛洛,你擔心廷瀾媽媽知道,但是你都一天多沒吃東西了,我熬了粥,你吃了粥再過去。”

    說著匆匆往廚房走去,又在廚房里補充道:“我還給廷瀾燉了雞湯,等你吃完粥就差不多好了,你一起帶到醫院去,也許……廷瀾醒了,剛好可以喝呢。”

    于洛洛聽了這話,怔了怔,才慢慢往餐廳走去。

    于春霖很快將飯菜端了出來,除了小米粥,她還煎了蛋,另做了幾個清爽的小菜,但于洛洛一點胃口都沒有,只是機械地一勺一勺地往嘴里塞著粥,盡管塞得自己很難受,但她心里清楚,趙廷瀾還在醫院,她不能再倒下。

    好不容易塞下半碗,于洛洛問:“媽媽……醫院那邊沒打電話過來嗎?”

    之前說好趙廷瀾一醒過來就會打電話來通知的。

    “沒有……”于春霖頓了頓,又道:“沒消息,也許是好消息呢。”

    于春霖這話說的有些勉強,只是于洛洛神情恍惚,并沒有注意到。

    醫院是沒有打電話過來,不過于春霖自己打了電話過去詢問了的,她打的是陳安的電話。

    陳安在電話里的聲音低沉:“……還沒有醒,白天醫生復診的情況,不樂觀。趙先生的腿骨骨折,以及肋骨斷了兩根,都不算是最嚴重的,麻煩的是,他的頭部受到重擊,這種情況……醫生說,如果能在七十二小時內醒來,或許還有希望,否則……”

    陳安沒有說后面的話,但于春霖聽明白了。

    人的大腦實在是最為復雜,又最為脆弱。

    于春霖沒有直接將這些跟于洛洛說,她不忍心,同時也是心里還存著一絲奢望:也許洛洛過去時他剛好就醒了呢?

    說燉了雞湯什么的,不過是個幌子,趙廷瀾的情況,即使今天醒了,應該也是無法進食的。但她如果不這么說的話,于洛洛是無法靜下來吃一口飯的。

    “媽媽,你說……趙廷瀾他不會有事的,是嗎?”于洛洛忽然又開口道。

    然而,沒等她回答,于洛洛忽然就扔了筷子,捂住臉哭了起來:“媽媽……他一定要沒事啊……他其實根本沒必要那樣做的,他是為了救我,他流了好多的血,媽媽……他們把他從車里抬出來的時候,他全身都是血,那該,該有多疼啊……”

    于春霖眼眶有點熱,手搭在女兒的背上,沒說什么話,靜靜地等她發泄了一會兒。

    于洛洛沒有哭太久,很快就擦干了眼淚,站起來說:“我要去醫院了,我去醫院看趙廷瀾,他要是醒來沒看到我會不高興的……”

    于洛洛抱著于春霖準備的湯,坐家里的車去到了醫院。

    趙廷瀾依然躺在重癥監護室里,緊閉雙眼,一動不動。

    于洛洛穿著醫院的防護服,做了消毒后,被允許來到床邊探視。

    她已經從醫生口中得知了趙廷瀾的病情實情,她不愿意相信,卻又無法反駁。

    她能說什么?她又不懂醫學,難道就憑自己的一廂情愿就能改變什么嗎?

    她在床邊看著趙廷瀾毫無血色的臉,想伸手去碰一碰他的臉頰,可是想到護士囑咐的,只能又垂下了手。

    于洛洛忍住眼淚,小聲地說:“趙廷瀾,你可一定要醒過來呀,你一定要好起來啊……”

    探視時間只有五分鐘,于洛洛很快被護士輕聲叫了出來。

    在重癥病房外,于洛洛看到了白薇。

    “洛洛——”白薇的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站在那兒,微微笑著叫她。

    于洛洛現在什么都不想計較了,什么郵箱什么信件,現在對她來說都無足輕重了。

    她只希望,趙廷瀾能夠醒過來,能夠好起來。

    她對白薇點了下頭,沒什么表情地從她身邊走過去。

    “我們聊一聊吧。”白薇卻在她經過時道。

    “我現在……不想說話。”于洛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拒絕。

    “我撿到了你曾經在醫院丟失的手機。”白薇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在她耳邊微笑耳語道。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