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569章 那不重要
    第569章 那不重要

    “那我們去餐廳吃好不好?K城新開了一家西餐廳,你一定會喜歡的!”白薇有些雀躍地挽住趙廷瀾的胳膊,“你還記得你原來讀書時候,我們常去吃的那家西餐廳嗎?我記得你當時很喜歡那個主廚的獨家特制牛排,這家西餐廳啊,就是美國那個主廚的親傳徒弟擔任主廚,我有兩個朋友前幾天去吃了,都說很不錯呢……”

    兩人乘電梯下了樓,走出大樓時,門口的保安立刻站得筆直道:“趙先生!趙太太!”

    趙廷瀾目不斜視地走了過去,倒是白薇微笑著跟保安點了點頭。

    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保安心想:趙太太可真是人美善良又親切,一點架子都沒有。

    在車旁等著的保鏢給兩人拉開車門,趙廷瀾和白薇先后坐了進去。

    路上,趙廷瀾照常沉默。

    白薇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廷瀾,我媽媽下個月生日,你說我們送個什么禮物好?”

    “你決定就好。”

    “那你說,我們是一起送一件禮物,還是,分開各自算各自的?”

    “都可以。”

    車里沉默了一會兒。

    白薇黯然道:“……廷瀾,是不是我今天去辦公室找你,打擾到你工作了?你不高興了?其實,你可以跟我說一聲,我不會勉強你出來吃飯的,我……”

    趙廷瀾頓了一下,道:“薇薇,別多想……我只是……剛好在想一個收購項目的事。”

    白薇這才又笑了,探身過去,將頭靠在他肩膀上。

    趙廷瀾往右挪動了一下,讓她靠得更舒服點。

    如果這樣可以代替交談的話,他愿意讓她一直靠著。

    他不想表現出敷衍和冷淡,可是他真的對她提起的那些瑣碎的事情無法提起半點興趣,甚至會……感到厭煩。

    如果換作是別人,趙廷瀾連敷衍的耐性都不會有。

    可這是薇薇,不僅是有著十幾年的交情,還在他生命垂危時一直陪在他身邊,一直照顧他到完全康復的人。

    他沒法那樣對待她。

    感受到了趙廷瀾挪過來的善意和體貼,白薇開心地笑了,伸手過去摟住了他的腰。

    趙廷瀾的身體卻明顯僵了一下。就連被她頭枕著的肩膀也突然感覺沉重起來。

    “停車。”趙廷瀾對前面的保鏢道。

    車子靠邊停下來。

    “我……下車買包煙。”趙廷瀾對白薇道,然后拉開門就下去了。

    保鏢緊跟著下去,不敢放松。

    剩白薇在車里,她坐直了身體,笑容淡去,眼中神色慢慢黯下來。

    趙廷瀾在路邊的便利店門外抽完一只煙,才又走回車里。

    白薇臉上已換上輕松溫柔的笑容,保持著原來的坐姿,沒有再靠過去。

    到了西餐廳,已經給他們預留了最好的位置,主廚親自過來打招呼,并烹飪了特別套餐。

    白薇吃的很高興,不停跟趙廷瀾說著一些讀書時期的舊事,趙廷瀾有些記得起,有些就沒什么印象了。

    白薇道:“沒關系的,廷瀾,記不記得都沒關系,我們以后會有更多屬于我們自己的回憶的。以前所有的事,都不重要。你不必費心去記起來。”

    又道:“這牛排你覺得怎么樣?真的跟美國那間餐廳做的一樣啊!”

    趙廷瀾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受,他道:“你喜歡就好。只要你想吃,我會把餐廳買下來,讓主廚每周去家里給你做。”

    “廷瀾,你真好……”白薇甜蜜地笑起來。

    正餐吃完上了餐后甜點,白薇起身去了趟洗手間。

    再回來時,卻顯得明顯情緒低落,垂著頭,話也變少了。

    趙廷瀾只是待人待事漠不關心,但并不是遲鈍,他感受到了白薇的情緒變化,問:“出什么事了?”

    “……沒什么。”白薇卻是垂著頭不愿多說。

    趙廷瀾不愛吃甜點,起身打算去餐廳外面的露臺那邊抽煙。

    經過洗手間走廊時,兩個女人在走廊盡頭的洗手臺邊洗手邊大聲聊天。

    “……她聽到了又怎么樣嗎?我又沒說錯!要不是她白家千金的身份,趙董會跟她訂婚?論長相,她又不是最漂亮的,論年紀,她都年紀一大把了,除了白家千金這個身份是資本,她有什么啊?訂婚到現在又不跟她結婚,切!她就不覺得難堪嗎?”

    兩個女人嘻嘻哈哈地笑起來。

    趙廷瀾腳步頓了頓,看了眼那邊。剛剛白薇是過來洗手間之后就變得情緒低落的。

    趙廷瀾在露臺上抽了一只煙,又返回餐廳。

    “廷瀾,你還記得前幾天我們去參加的那個婚禮嗎?”白薇似乎是調整好了情緒,又故作輕松地跟趙廷瀾聊天。可是眼底的紅卻出賣了她。她剛剛哭過了。

    趙廷瀾心中一陣煩亂。

    面對白薇,他時常有對不起她的負疚感。

    他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這半年多以來,白薇也旁敲側擊地暗示過多次。可不知道為什么,一想到要結婚,要兩個人綁在一起過一輩子,他的內心就莫名生出一股不安與煩躁。

    趙廷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白薇是他青梅竹馬的戀人,她在他年少出國求學的那段孤單日子里給了他很多陪伴,她在他傷重住院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的日子里,不眠不休的在他身邊陪伴。

    這些,是他在養病的日子里,憑著她給的種種提示,一點一點回憶起來的。

    有一些不太通順的地方,她也幫他解開了。

    比如,他曾經有一個太太,那是他為了完成他外婆的愿望,必須要找一個人結婚而隨意找的一個陌生女人。

    趙廷瀾想起來似乎是有這么一回事。

    而當時為什么沒有直接跟白薇結婚呢?白薇告訴他,他那時候剛回K城,一切根基都很不穩,對于前途并不確定。盡管她告訴他,她并不介意他是什么身份。可是他堅持不愿意耽誤她,而是隨便找了一個女人假結婚。

    這段協議婚約,在外婆去世后原本就要結束掉的。結果還沒來得及辦理手續,那個女人不幸在車禍中去世了。

    趙廷瀾并不愿意回憶跟那個女人有關的一切事情,因為一觸及到他的頭就疼的厲害。

    他刻意忽視掉了這一片的記憶。

    反正,原本也沒什么重要的吧,不過是一段協議婚姻。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