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604章 姜可的疑慮
    第604章 姜可的疑慮

    于洛洛大概不會想到,當初她為了穩住白薇,讓她放松對自己的警惕和監視,說的一番話,也能被白薇給再次利用了。

    白薇對姜可陳述的一番話說的非常縝密,甚至說出了自己不為人知的小心思,再加上那一段錄音,讓人無法不信服。

    姜可聽完,一時竟不知說什么。他從內心里還是不愿意相信。

    半晌,姜可才道:“這件事……后來你跟趙先生說過沒有?”

    白薇搖頭,道:“我想著洛洛已經不在了,就沒必要再把這些說給廷瀾聽了,讓他在心里……留個美好的念想總是好的。這一回,如果不是情況特殊,這事情,我本來是打算這輩子都不會跟人提起的。”

    “姜可……”白薇猶豫著說,“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太多,我心里有一種很不好的想法。我們在巴黎見到的那個女人,不管是不是洛洛,情況都不太對。那天,廷瀾是先見著她的,我知道后趕過去時,廷瀾的頭疼發作的很厲害,他一直叫她滾,我跟阿藍把廷瀾攙扶回酒店,我給他打了針后,他才慢慢緩和下來。他醒來之后,就不準我們再提之前的事。”

    姜可沉默著。如果白薇說的都是真實情況的話,不用白薇進一步說破,他也能感覺到事情不簡單。

    如果那個人不是于洛洛,那么,有人煞費苦心找到一個酷似于洛洛的人,來布下這么一個局,背后想要圖謀的一定不簡單。

    如果那個人是于洛洛的話……當初她在趙廷瀾危難的時候要走,現在趙廷瀾完全掌握了趙氏之后,她又想回來,這其中的居心也很難讓人不多想。何況,她當初能策劃實施一起讓所有人都相信的假死,這不是她一個人的力量能辦到的,她的背后是不是有一個更龐大的勢力在支持著她?

    甚至,更陰謀論一點來說,趙廷瀾為什么見到一個酷似于洛洛的女人,他的反應不是欣喜,而是讓她滾這種敵對的狀態?是不是在他昏迷之前,就發生了什么事,讓趙廷瀾對其完全失望?也許,這才是他事后絕口不提于洛洛,也從來不在紀念日悼念她的原因?

    在跟隨趙廷瀾經歷過這么多的風風雨雨之后,尤其又是在他昏迷那近半年時間里,姜可見識到了無數的背叛,無數的親信因為利益的分崩離析,他變得更加謹慎小心,或者說更加對人不信任了。他總是本能地懷疑一切人,一切事。

    “姜助理——”白薇又非常誠懇地道:“其實,從我的立場來看,說出來這些東西……難免會讓人覺得我別有用心,可是,涉及到廷瀾和趙氏安全,我真的非常擔心,才不得不提前來跟你說一聲,萬一哪天……又再遇到那個女人,也好有個心理準備。我不在意大家會對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只要能保護到廷瀾,讓他一直好好的,我什么都不在意的。廷瀾他,我再也不想他受什么刺激和傷害了。”

    說完,白薇眼中淚光閃了一下,很快被她壓了下去。

    “我明白。我會注意的。”姜可安慰她道。

    白薇走后,姜可琢磨著是要找個可靠的人去查一查這件事,并且得瞞著趙廷瀾。于洛洛是趙廷瀾的死穴這一點是沒錯,他想先把事情弄清楚再斟酌著跟趙廷瀾匯報,而不想在一開始就驚動他。

    但還沒來得及做進一步的行動,于洛洛,或者說那個酷似于洛洛的女人就已經先找過來了。

    秘書過來忐忑地說有個小姐自稱是于洛洛的女士找他,姜可當時就從椅子上站起來了,他走到門口時,又退了回來。讓秘書去領人上來。

    姜可想起白薇的話,如果來的這個人真的是有所企圖,他需要占據主動,而不是被人牽著鼻子走。

    在等待的過程里,姜可說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既希望那只是一個外貌相似的人,那么于洛洛就還是他心里那個單純善良的女孩子,跟這一切的齷齪都無關。可又想,如果……真的是洛洛呢?

    然而,當她隔著辦公桌站在他面前時,姜可看到那肖似的面容時,還是很想笑一下的。那一瞬間,他想到的是,如果這真的是洛洛,洛洛沒死,該多好呀。

    面前的這個女人,比當初的洛洛成熟了好多。

    就像白薇所描述的那樣,她的膚色深了一些,臉龐似乎細窄了一些,脫去了稚氣,變得更有風情了一些。乍一看的時候,會覺得那就是洛洛,可細細一點點觀察下來,她的氣質,似乎跟洛洛又完全不同的。

    姜可一時也無法辨別,這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于洛洛。

    他采取了靜觀其變的方式,少說,多聽,多看。

    可是一輪下來,他竟然沒能從這個“于洛洛”身上看出什么端倪來。

    她的氣勢很足,說話有邏輯,有主次。要不是姜可比她更老道,幾乎要被她壓了過去。

    倒是最后她終于被他搞得繃不住了,對他吼了起來時,姜可反而覺得有點親切了。

    如果不是有白薇之前的那一番話說在前面,讓他先入為主起了戒心,他幾乎要認為這就是于洛洛了。

    當初的洛洛如果沒有出事的話,到現在,可能就會是這個樣子吧。沒有當初那么天真,但也不像現在這么滄桑,時不時地發一下急,一點小脾氣。

    姜可看了眼桌面上的便利貼,上面一串數字,他把那張紙收進了抽屜里。

    又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剛剛從我辦公室出去的女人,讓人跟著。不……什么都別做,只是跟著。不要被人發現。”

    打完電話,姜可又回想了今天“于洛洛”過來的全過程,有兩個點是讓他警惕的。

    第一,她問到了陳安。姜可當時的警惕不是裝出來的。他突然想到,除了針對趙廷瀾,他漏掉了另一種可能,也許是沖著陳安來的呢?

    陳安的行蹤,現在是完全保密的,哪怕在趙氏,也只有他和趙廷瀾知道。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