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621章 一點點溫暖
    第621章 一點點溫暖

    趙廷瀾彎腰撿起了自己之前丟在甲板上的西服外套,慢慢向于洛洛這邊走過來。

    于洛洛也轉過身來,看見了他。

    趙廷瀾在離她還有兩三步時,停了下來,沒待于洛洛說話,手一揚,手里的西服外套就兜頭罩在了于洛洛身上。

    于洛洛被那衣服扔過來時裹挾的風激的身體一顫,隨后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薄薄的襯衫完全貼在了身上,因為顏色淺,甚至能透出內衣的形狀來。

    剛剛她跟米星兒忙著說話交流信息,竟一時都沒注意到這上面來。

    于洛洛忙拉緊了外套,將自己整個裹在里面。

    那外套扔在甲板上好一會兒,也被吹的涼涼的,可是這會兒,卻為她擋住了外面的寒冷,讓她覺出絲絲暖意來。

    趙廷瀾把衣服扔給她后,什么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站在人群后的白薇,從一開始看著趙廷瀾跳進海里,她的心就緊緊縮成了一團。也是因為人群里有認出趙廷瀾的人,這才不敢耽擱,忙跑著去找姜可了。

    白薇一直在船邊看著那水里的兩個人,她恨得都快咬碎了牙。

    她覺得自己仿佛成了個笑話。

    有一瞬間,她甚至想,還不如這兩個人都一起死在海里算了!

    但也只是負氣想想,就像現在,當趙廷瀾面朝著這面走過來時,她還是關切地迎了上去,做出一副驚慌的樣子,連連問道:“廷瀾,出什么事了?我剛剛聽到動靜過來,就聽人說你落水了……”

    趙廷瀾擺擺手,示意沒事。

    “我嚇壞了!廷瀾,這里是深海,海浪還這么大,你說你……你做什么決定之前怎么不想想我呢?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白薇嬌嗔道,眼圈兒也微微紅了,委屈又可憐的樣子。

    “……對不起,薇薇。”趙廷瀾內疚。

    “好在你沒事,走吧,我們先回去房間換身衣服,別感冒了。”白薇說著,跟著趙廷瀾一起往住宿房間里走去了。

    于洛洛也跟米星兒道別,畢竟作為主人,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于洛洛不想因自己的事情耽誤他們太多。

    她裹著趙廷瀾的外套回到了房間,艾羅已經被送了回來,一個保姆戰戰兢兢在旁邊陪著。

    “媽咪——”艾羅見她進來,小聲叫了一聲,似乎是知道自己闖了禍,有些不安的樣子。

    于洛洛有些心疼。艾羅有些時候太懂事了些。其實他有什么錯呢?難得遇到同齡的小朋友,就玩得興奮了些。

    反倒是自己一時緊張過頭。她還是被跟白薇的交談給影響到了,她太擔心白薇會對艾羅不利。

    于洛洛讓保姆先走了,然后才走到床邊,俯身親了親艾羅的額頭,笑著問他:“今天玩的開心嗎?”

    艾羅先點頭,又道:“可是……媽咪,你身上怎么都濕了?你是去找我了嗎?”

    “開心就好。媽咪去洗個澡,然后我們一起睡覺好嗎?”于洛洛道。

    艾羅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趙廷瀾回到了房間,姜可給他安排的房間算是這船上最大的幾個房間之一了,但仍然說不上多寬敞。

    他轉身對站在門口的白薇道:“薇薇,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想先洗個澡。”

    “廷瀾,我有點擔心你的身體……”白薇道。

    “不會有事。我的身體很健康。只除了偶爾的頭痛,你都知道的,不是嗎?”趙廷瀾勉強對她笑了一下,“你安心回去休息,不要擔心。”

    “有什么事情,你隨時叫我,我就在隔壁。”白薇這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趙廷瀾走進浴室,脫掉黏在身上的濕衣服,站在淋浴頭下,閉上了眼。

    他的頭其實是有點隱隱作痛的。

    閉上眼,腦海里閃過的全是那個女人的影子。

    她似乎對他一點都不陌生,她直接叫他的名字“趙廷瀾”。趙廷瀾很久沒聽人這么連名帶姓的一起叫他了。她認識他嗎?

    他從那時在大廳里時就注意到她了。

    那時候面對那個中年男人的挑釁,她是有點冷漠的,帶著點不屑,很無所謂的樣子。直到后面姜可和米星兒去給她解圍,她也都是可有可無,云淡風輕的。

    可是后來,在甲板上,她跌倒在他腳前時,是那樣的焦灼不安,她在對他說話,求他時露出了那樣柔弱無助的神情,可后來她又那樣義無反顧的,勇敢的直跳進海里去了。

    他不知道她有多少面,可是她面對他時,總像是有點不同的。

    他看到她被拉起來后,在船上跟米星兒說話,是禮貌而有度的。可是她對他,直接袒露了她的軟弱,她的堅持,甚至,她的脾氣。

    趙廷瀾從浴室沖完淋浴出來,沒有一點睡意,他換上件干凈襯衫從房間里出去了。

    大廳的隔壁是酒吧。白天的時候因為是小朋友生日宴的關系一直是關著的。到了晚上,孩子們都睡了,這邊也就開起來了。

    趙廷瀾走進去,在吧臺的一端看見姜可,正在陪著一個集團的核心成員在說話。

    見趙廷瀾過來,那人叫了聲“趙董”,趙廷瀾點了點頭。知道他許是有話要跟姜可說,那人就借故先行離開了。

    “趙先生,有什么事嗎?”姜可問。

    “……沒事。”趙廷瀾讓酒保給倒了杯酒,喝了一口,“我只是睡不著,隨便出來逛逛。今天是你女兒的生日,不談公事。”

    “那陪你喝兩杯吧。”姜可讓酒保也給他拿了酒過來。

    兩人默默喝了一會兒后,趙廷瀾道:“今天跳進海里的那個女人……跟我以前認識嗎?”

    姜可愕然。

    趙廷瀾這是……不認識于洛洛了嗎?

    他知道趙廷瀾失去了部分記憶,比如剛見到他時,沒有立即認出他來,在一開始處理集團事務時也有很多事情不太想得起來,可是在他的提示下,趙廷瀾很快恢復了認知。

    姜可以前只當趙廷瀾是不太愿意提起于洛洛,可是他沒想到,趙廷瀾這竟是……連于洛洛的樣子都認不出來了?

    不管那個女人是不是于洛洛本人,只從外貌上來看,可是跟于洛洛的一模一樣啊!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