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653章 眼中釘
    第653章 眼中釘

    雖然對于洛洛恨之入骨,白薇卻也不得不承認,她現在也想不出更立竿見影的辦法來對付于洛洛。

    當初隨著黃鸝鶯被驅逐,白晝宣也丟下他在K城的產業離開了。白薇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白家人也根本不在乎這樣一個私生子。

    曾經白薇還能依仗白晝宣的勢力,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現在她自己自然是不方面多接觸那些灰色勢力的,免得在自己身上落下污點,影響自己的名聲。跟黑市打過幾次交道,也都是偷偷摸摸,輾轉托人去做的,既耗時又耗力。

    在K城,這里又是趙氏的勢力范圍,她也不方便再像在法國時那樣,動用白家在資本方的力量去為難于洛洛,比如再給她的項目撤資什么的。

    好不容易瞅到一個機會,能夠永絕后患的,卻又被弗蘭克這個廢物給辦砸了。

    所以,于洛洛這個眼中釘,白薇現在一時竟有些動她不得。

    而在趙廷瀾那邊,她也是三番兩次沒有進展,這更讓她煩心。

    白薇在這樣的煎熬中,開始失眠,精神也顯得不好,食欲減退,有些消瘦了下來。

    一天的凌晨,白薇的手機在床邊震動起來。她原本就睡得不熟,一下就醒了。

    看著手機上的陌生號碼,遲疑了一會兒,她按下接聽鍵。

    “喂——”

    “薇薇……”電話里一個悠揚的女聲響起,隨后笑了一下,帶著點譏誚,“我現在是該叫你趙太太呢?還是,仍然是……白小姐?”

    白薇的睡意一下消失無蹤了。

    她從床上坐起來,再次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的號碼,緩緩開口道:“……伯母?”

    “不敢當。”那邊冷笑一聲。

    “那么我該叫你趙夫人,還是,只是黃夫人呢?”白薇臉上也沒了笑意。

    這是距離黃鸝鶯離開K城三年多后,再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當初兩人算是私下里撕破了臉的。白薇知道黃鸝鶯會恨她,但沒有用,黃鸝鶯落敗之勢已定,她不需要害怕她。

    她只是沒想到黃鸝鶯還會打電話給她。

    “嘖嘖……”黃鸝鶯在電話里嘖了兩聲,道:“K城現在應該是凌晨吧,這個時間點,你能這么無所顧忌地接聽我的電話,看來……趙太太還是沒有爬上趙先生的床啊?”

    白薇的臉色變了變,低聲道:“當初做那樣的選擇,我也沒辦法的。白家是想把我嫁給趙廷瀾的,所以我當然要為他的利益考慮。伯母,您也知道,我對于您和廷禹沒有什么惡意的,我當初也只是私下里叫了您過來,想跟您商量一下怎么辦,可沒想到后來被廷禹撞見,還聽到我們的談話內容了,后來他就單方面去股東大會宣布了,這……怎么能怪到我頭上呢?”

    “聽聽,多無辜啊……”黃鸝鶯在電話里唏噓道,“薇薇,當初也許我還信過你,可是后來,我把所有的事情聯系到一起,呵呵……我沒想到竟然是在你這兒翻了船呢!”

    白薇沒說話,她知道黃鸝鶯隔了這么久打電話給她,絕不是為了翻舊賬這么簡單,索性不說話,等她自己亮底牌。

    果然,停了一會兒后,黃鸝鶯也失去了耐心,直接道:“我需要你協助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要回K城,我還要拿回趙氏原本屬于廷禹的股份!”

    白薇失笑:“為什么?您為什么覺得我會幫你做這件事?”

    黃鸝鶯沒理會她譏諷的態度,而是淡淡地道:“因為我有你必須幫我的理由,有一些……你絕對不會想讓人發現的秘密……”

    白薇心中警惕,她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很多,可她不知道黃鸝鶯所掌握的是哪一件。

    白薇迅速在心里盤算了一下,當初她跟黃鸝鶯的交集,也就是她間接告知了黃鸝鶯,于洛洛被方霞綁走那件事,當時她想借刀殺人,借黃鸝鶯的手去除于洛洛,只沒想到后來橫生枝節,黃鸝鶯雇的殺手竟然是打算連趙廷瀾一起除掉。

    那么黃鸝鶯能拿出來威脅她的,不過也就這么一件事了,可是哪怕黃鸝鶯后來起疑,手上也沒證據。

    更何況,她手上還掌握著趙廷禹的身世的秘密,以及趙立廉死亡的真相,她怕黃鸝鶯做什么?

    想到此,白薇稍微安下心來,平靜地道:“我沒有什么秘密,也不知道您在說什么?”

    “好樣的,薇薇,你很沉著冷靜。”黃鸝鶯笑了一聲道,“你是不是已經盤算過了,覺得自己事情做得干凈利索,我拿不到你的證據?而且你就賭你手上掌握著我的秘密,所以要挾不了你?說實話吧,薇薇,我也不想要挾你,我只是來跟你尋求合作的,我很欣賞你的冷靜和狡猾,甚至狠毒。我們其實是一類人,相互合作,各取所需不好嗎?你放心,我只是要回廷禹的股份,不打算動趙廷瀾董事長的名頭。你照樣可以好好做你的趙太太。你看,我是奢華慣了的人,現在客居他鄉,手頭又沒有多少錢,我的日子就不那么好過了。”

    白薇不語,她并不完全相信黃鸝鶯所說的。

    “相信我,我手上可是有一個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大秘密哦,你絕對不會希望這個秘密被公之于眾的。”黃鸝鶯笑道。

    白薇覺得黃鸝鶯在危言聳聽,有點不想跟她繼續耗下去。

    可是她的目光落在臥室一角的書桌上時,一個信封的一角從抽屜的縫隙露了出來,那里面是趙廷瀾和于洛洛的那些照片。

    白薇的心思動了一動。

    她現在不方便動于洛洛,可是黃鸝鶯可以啊,即使黃鸝鶯沒有足夠的勢力做什么,她可以提供給她啊。就憑著黃鸝鶯對于洛洛的恨意,以及曾經她對于洛洛做過的那些事,如果她回到K城,那么于洛洛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就合情合理了呢?

    更何況,白薇相信,黃鸝鶯在恨于洛洛這一點上,跟她是不相上下的。她如果見到于洛洛,一定會不遺余力地去惡心她,打擊她的。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