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672章 何其狠毒
    第672章 何其狠毒

    白薇原本沒把趙廷婷的邀約當一回事,但現在倒成了她的擋箭牌,借著這個由頭逃離了醫院。

    白薇查出趙廷瀾在哪家醫院后,也知道了于洛洛每天都來,所以她才火急火燎,迫不及待地趕緊跑來了,可沒想到趙廷瀾竟是有了提分手的意圖。

    白薇猝不及防,一時間完全不知道怎么應對,她知道一旦那話被趙廷瀾說出口就難以更改,雖然她現在拖延也不是根本之計,可她也只能暫時逃避了。

    白薇坐在車上時,想東想西,一會兒在想,是不是趙廷瀾發覺了什么;一會兒又覺得是在這期間于洛洛故意引誘了他,以至于讓趙廷瀾生出分手的念頭;一會兒又憎恨黃鸝鶯辦事不利。

    東想西想的,弄得自己精神恍惚,剛一停車,她就推開車門吐了起來。

    阿藍過來攙扶她,關切道:“白小姐,你沒事吧?”

    白薇嘔了幾口清水,才直起腰來,對阿藍道:“你去藥店給我買點胃藥,待會兒在車上等我。”

    白薇進了跟趙廷婷約好的咖啡廳,趙廷婷在里面等她。

    見了面,寒暄幾句,趙廷婷明顯感覺到白薇的心不在焉和敷衍,但她還是硬著頭皮道:“白薇姐,其實這次找你,是想你能幫忙當個說客,勸勸我媽媽,她現在一根筋,脾氣犟,我說話她從來都聽不進去。似乎也就跟你還能聊幾句……”

    白薇警覺,立刻道:“廷婷,我跟你媽媽沒什么接觸的,我跟她不熟。”

    趙廷婷愣了兩秒,白薇這樣生硬地劃清界限完全不像她以往說話的風格,但頓了頓,她還是道:“我發現媽媽最近老是在跟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接觸,好像是以前趙氏的人,我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主意,我勸她,她也不聽,白薇姐,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跟她談談?”

    白薇輕“哼”了一聲,不咸不淡地道:“她還在跟人接觸呢,你跟她說,真的沒必要了。”

    趙廷婷這回怔住了,白薇的態度變化太明顯了,好像一下變了個人似的。從前的溫柔可親,在她身上消失了。在那一瞬間,她冷淡疏離而又不屑。而且,白薇說的話是什么意思呢?

    侍應生先上了冰水過來,白薇拿起來喝了一口,道:“廷婷,你還有什么事嗎?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身體不太舒服。而且最近很忙,哦,說到這個——”

    她頓了頓,道:“你大哥住院了你知道嗎?我們全都忙得人仰馬翻。”

    趙廷婷驚道:“大哥怎么了?生病了,還是出了事?”

    白薇道:“你自己去醫院問他吧,回頭我把地址發你。你大哥說要見你。”

    說完白薇就徑直走了。

    黃鸝鶯把事情給她辦砸了,還指望她能給什么好處?就憑聯合趙氏那幾個小角色,黃鸝鶯還想翻起浪來?白薇皺著眉,想起來就煩,覺得黃鸝鶯越來越沒用了。

    而且,趙廷瀾似乎也懷疑到了黃鸝鶯,所以黃鸝鶯、趙廷婷這條線再也用不上了,早早劃清界限的好。

    白薇倒不擔心黃鸝鶯會把她供出來,畢竟她手上還捏著黃鸝鶯的把柄呢,而且,黃鸝鶯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這是跟她合謀的。

    趙廷婷趕到醫院的時候,趙廷瀾半靠在病床上,于洛洛在床邊給他喂粥,于洛洛做的很自然,趙廷瀾看起來也很享受的樣子。

    “大哥……”趙廷婷叫了一聲,又看于洛洛,不知道要怎么稱呼她。

    趙廷瀾沖她點點頭。

    倒是于洛洛先站起來招呼了她:“你來了?那天……謝謝你了,我聽艾羅說了,那天你一直護著他,后來也幸虧你及時給我打了電話。”

    “沒什么,我做老師本來就有義務保護在園里的每一個孩子,何況……”何況什么,趙廷婷一時也不知道怎么說。

    于洛洛看出趙廷婷來找趙廷瀾,兩個人是有話要說,便道:“我先走了,你們聊吧。”

    她把粥碗放在桌上,對趙廷瀾道:“記得把粥都吃了。”

    “你什么時候再過來?”趙廷瀾問。

    “晚些時候吧,我片場還有事,晚上還要去接艾羅。”于洛洛道。

    趙廷瀾應了一聲,沒再說什么。

    趙廷婷看著兩人之間自然又溫馨的一問一答,心中驚疑不定,大哥……這是又想起來了嗎?

    不過沒容她問這個問題,在于洛洛走后,趙廷瀾先開了口道:“廷婷,我如果要處罰你母親……你會不會怪我?”

    趙廷婷驚道:“大哥,為什么這么說?過去的事不是都過去了嗎?我媽媽她現在又病著……”

    “你知道那天是什么人去劫了艾羅,然后把他們母子關在冷庫,等著讓他們‘自然’死亡嗎?”趙廷瀾平靜地道,“那地方地處偏僻,信號很差,與外面無法聯絡。人待在里面,只需要一個晚上就會死亡。那冷庫使用頻率不高,平時大概半個月到一個月之間才會有人去倒一次貨。”

    “那天如果不是她在信號消失之前及時求救,我們及時趕了過去,兩條人命就這么沒了。在那之后,也許要一個月后才能被人發現。”趙廷瀾凝視著趙廷婷道:“這不是普通的綁架勒索,這是要害人性命。”

    趙廷婷打了個冷戰,想到那人連那樣小小的孩子都不放過,何其狠毒。

    “可,可是這跟我媽媽有什么關系呢?她一直在醫院里治病啊……”趙廷婷急急解釋道,“大哥,我知道我媽媽過去一直跟你作對,可可這畢竟是人命啊,她現在自己都已經病入膏肓了,再說她有什么必要對一個小孩子那樣呢?”

    “這你就得問她了。”趙廷瀾的聲音愈發冷了下來,頓了片刻,才道:“人命——她真的在乎嗎?在她回來之前,一切風平浪靜。她不過才回來了這么點時間,就發生了這些事情。這很難讓人不往她身上聯想。你說過,貝阿翠絲像我的前妻,黃鸝鶯應該也看得出來吧。那你也應該知道,從過去時,她就一直很針對我的前妻了。”

    這一點,是趙廷瀾從姜可那打聽出來的。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