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674章 陳安的消息
    第674章 陳安的消息

    “洛洛姐,你的電話——”小米把于洛洛的手機拿了過來,遞給她。于洛洛換了新手機后,很多舊的聯絡人都還沒來得及恢復聯系,里面只存了不多的幾個號碼。

    她拿過來一看,是趙廷瀾的電話。

    “我要去一趟美國。”趙廷瀾低沉醇厚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來,雖然語調還是沒什么起伏,但于洛洛硬是聽出幾分綿綿的眷戀來。

    “這次回來后,我會把一些事情解決好。然后……我想要跟你好好談一談。等我回來。”這么尋常的幾句話,可是被趙廷瀾說出來,竟像是一種承諾。

    他是在向她許諾什么嗎?于洛洛心里動了一動。

    但她很快遏制住了自己的念頭,不切實際的幻想會讓人心生妄念。

    事到如今,她什么都不求,她只希望他好好的。

    “嗯,你一路順風。”于洛洛低聲應了聲。

    趙廷瀾想了想,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又低低說了一聲:“等我回來。”

    趙廷瀾飛往美國后,在姜可的安排下面見了幾個北美區域的商界大佬,這是明面上的行程。他現在的一舉一動都極容易引人注目,為了避免暴露陳安的行程,他需要謹慎地迂回。

    某一天晚上,趙廷瀾在結束應酬后回到下榻的酒店。

    房間里,一男一女已經在套房里等著了。

    一進房間,原本顯得不勝酒力,被姜可扶著送回房間的趙廷瀾就站直了身體,雙目恢復清明,毫無醉態。

    房間的沙發上,身材高大的男人站了起來,旁邊的女人輕輕扶著他的一只胳膊,站在他的旁邊。

    “趙先生。”陳安道。

    跟幾年前相比,陳安的身形仍然是高大的,但沒有之前那樣壯碩,顯得瘦削了些,頭發剃的很短,臉上的線條倒是柔和了些,沒有之前那么凌厲了,看起來氣色還不錯。只是他的左手拄著一節小巧的金屬拐棍,行動間偶爾需要借力一下。

    站在他旁邊的,是看起來成熟了很多的沈鶴,樣子倒是跟之前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只是氣質上顯得沉靜了不少。

    趙廷瀾先是打量了陳安一番,然后沉聲開口道:“恢復的還不錯。”

    陳安點點頭,道:“還行。”

    幾年前,陳安在調查趙廷瀾車禍案的時候,陰差陽錯被卷入了東南亞殺手組織的內部事件中,從而被整個殺手組織追殺,趙廷瀾蘇醒后雖然傾盡全力救了他出來,但陳安傷勢極為嚴重,雙腿雙手都嚴重骨折,身心都受到重創,幾乎是成了一個廢人。

    之后被秘密安排到美國來治療和復健,這事情除了趙廷瀾和姜可誰也不知道。趙廷瀾知道他當時的傷勢,時至今日能恢復到這個程度,除了醫療技術,他本身的身體底子加上日復一日辛苦而艱難的復健還是起了很大作用,平常人幾乎是不可能的,可以算得上是個奇跡了。

    而沈鶴,趙廷瀾當時也是沒想到,一個他眼中的千金嬌嬌女,竟然能拋下她身上的那一切,千里迢迢跟著陳安,隱姓埋名地就這么生活了幾年。照顧病人的日子并不是享受。除了對病人身體的照顧,更多的是要忍耐久病的病人難忍的壞脾氣。

    這也只能感嘆一句,愛情的力量真偉大吧。

    兩人看起來恬靜異常的樣子,讓人感到他們確實是在幸福中的。

    趙廷瀾對沈鶴也點了點頭。

    他想起那時候,沈鶴提到他去世的前妻時,泣不成聲,她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吧。不過那時候的趙廷瀾,對于跟他前妻有關的一切事和人都極為不耐煩,無法忍受別人多提一句。所以,他也并沒有跟沈鶴交流。

    兩邊打完招呼后,就坐了下來,陳安開始講述他在這邊的一些發現。

    當天陳安一行并沒有在趙廷瀾酒店的房間里待很久,半個小時不到就在姜可的安排下離開了。

    然而這短短半小時里,陳安透露出的消息,帶來足夠的震撼,讓趙廷瀾和姜可這樣見慣了世面的人內心里也無法平靜了。

    在回程的飛機上,姜可幾次都忍不住想要發問,他也實在想不通了,這到底是為了什么呢?那樣一個人,誰都無法將她與陳安口中所陳述的事情聯系起來。

    姜可看著趙廷瀾極為陰沉的臉色,也只能把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趙廷瀾闔著眼,這是明顯的不愿與人交談的身體語言。哪怕那個人是姜可。他看出來姜可眼里的難以置信,同樣,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如果告訴他這消息的人,不是陳安,他不會有半點相信。

    可是,正因為知道陳安的謹慎,知道他懂得輕重,在這種事情上尤為慎重,才冒著可能行蹤會被人發現的危險來告知他,趙廷瀾無法不相信他說的。

    在整個飛行過程中,趙廷瀾腦中都轟隆隆的,陳安告訴他的那些話,像是石碾一樣,不僅從他的耳膜上碾過,也從他的心上碾過。

    陳安告訴他,他在美國療養期間,偶然聽到療養院里一個清潔工說起一件事,發生在以前她工作過的一家非常高檔的私人療養院。清潔工那天去的遲了些,沒有趕上垃圾回收的時間,因為害怕被責罰,她違規想把垃圾車先堆到后山的一個山坡先停放一下,等下午的垃圾回收時間到時一起處理。

    然后在后山的林子里,無意間被她看到,一個護士模樣的人,戴了口罩,把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從山坡上強行給推了下來。老人在匆忙間一直想拉輪椅的手剎,可不知道是她太虛弱,還是剎車裝置失靈,沒有起效,她直直地從坡上一直沖下來,撞在樹上,死了。清潔工當時怕會連累到自己身上,趕緊跑了。

    陳安當時出于敏感性,問起了清潔工療養院的名字和事情發生的時間,正好與趙廷瀾外婆出事的時間和地點完全吻合。

    這就是當時他告訴姜可,關于外婆的意外可能有蹊蹺的原因。之后,他又秘密地利用手上的資源做了些調查。

    讓他十分意外的是,雖然還沒有明確的證據和指向性,但是關于那次的事件,有一個人顯出了不少的關聯性,那個人就是白氏的大小姐,白薇。

    但很多線索,到了這一步,就斷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