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702章 母親的忌日
    第702章 母親的忌日

    第二天門響的時候,于洛洛就知道自己預測正確,不用告訴許明瑞地址,他自己都一定能找來的。

    門一開,艾羅就跟小雞仔似的撲過去,大叫著:“小舅舅!你來陪我玩了!”

    許明瑞低下頭,摸了摸艾羅的腦袋。

    比起許彧的不靠譜,艾羅覺得小舅舅雖然話少了一點,但對他有求必應,而且有耐心陪他玩游戲,不嫌他煩,他是非常喜歡小舅舅的。

    “喏,拿著——”于洛洛把一個小背包塞到許明瑞懷里,道:“里面有艾羅的水壺,毛巾,帽子,還有濕紙巾,今天要帶他去游樂場玩兒。”

    許明瑞愣了一下,把小背包拎在手里,一只手把艾羅抱了起來,轉身下樓去了。

    于洛洛在后面鎖門,還聽見許明瑞在樓梯道里對艾羅道:“艾羅,你又長胖了,現在有幾斤了……”

    相對于面對她時的無言,許明瑞對著艾羅,還算是溝通順暢的。而且,跟艾羅在一起的時候,他明顯是輕松而自在的。

    “艾羅,你都幾歲了?不是說上了幼兒園的人出門不許讓人抱了嗎?”于洛洛在樓上喊。

    “沒關系……不重。”許明瑞轉頭為艾羅申辯。

    “你就慣著他吧!”于洛洛嘟噥了一句,但也沒再強求了。

    艾羅一路洋洋得意的被許明瑞抱到了樓下。

    于洛洛跟了下來問許明瑞:“你怎么過來的?”

    “……打車。”

    “那開我的車走吧。”于洛洛在路邊找到了自己買的一輛二手車。

    許明瑞拉開車門要到駕駛座上去,于洛洛道:“我來開,你陪艾羅到后面去坐吧。”

    許明瑞于是到了后排,給艾羅扣好安全座椅上的安全帶,自己在旁邊坐了下來。

    于洛洛車子開得不怎么樣,路上好幾次在擁堵路段被人插隊,許明瑞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

    好歹讓她磕磕巴巴地把車開到了目的地,許明瑞下車只看了一眼,立刻轉頭就朝反方向走。

    “哎,許明瑞,說好了今天你幫我帶艾羅了,你跑什么呀?”于洛洛在后面喊。

    許明瑞腳步不停:“你不是有人幫你帶了嗎?”

    “洛洛,你帶艾羅過來了……”袁靜的聲音從身后傳過來。

    許明瑞腳步頓住了。

    袁靜站在甜品店門口,一手還拉著門,看見前面的背影,也頓住了。

    “小舅舅,你別走啊,陪我去游樂場玩嘛——”艾羅拖著調子,跑過去一把抱住了許明瑞的腿。

    “我今天有事,不能帶艾羅。艾羅這么調皮,靜靜一個人怎么顧得過來?你做舅舅的,不是該幫著照顧一下嗎?”于洛洛道。

    “小舅舅,我想跟靜姨玩,也想跟你玩,你跟我們一起嘛,我跟你說,我靜姨做點心可好吃了!”艾羅抱著許明瑞的腿不撒手。

    于洛洛把車鑰匙往許明瑞手里一塞,道:“我趕時間,先走了,車子你開。”說完,也不看那兩人,轉身攔了輛出租車,坐上去走了。

    趙廷瀾本來早上是要派車去接于洛洛的,于洛洛堅持不讓,一直到這會兒見了面,才聽她說了這回事。

    “我兒子,讓他們兩個鬧別扭的人帶,能放心嗎?我還是讓人跟著過去吧。”這是趙廷瀾聽完后的第一反應。

    “哎,不用了,靜靜很細心的,而且照顧艾羅有經驗了。阿瑞其實也挺有責任心的,比許彧靠譜多了。就讓艾羅跟著他們玩兒吧。下午再去接。”于洛洛道。

    車子載著兩人在環山公路上行駛,不多會兒到了一片私人墓地。

    這墓地不久前,于洛洛和趙廷瀾才一起來過,為了外婆的安置事宜。

    這一次是因為趙廷瀾母親的忌日。

    趙廷瀾從前并不是一個有儀式感的人,但這些日子,想法似乎有些改變了。從前的他,遇到于洛洛之后的他,從三年多前的昏迷中醒來到現在的他,他的人生似乎是被分割成了好幾段。因為中間一段記憶的缺失,他常常有自己重活了一遭的感覺,他覺得自己在對待一些事和人的看法上不那么偏執了,他想要緬懷他曾經失去的,他也更想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

    趙廷瀾母親的墓地跟外婆的隔著不遠,墓碑上的照片是一個清秀美麗的年輕女子。

    “這是我母親十幾歲,還沒有結婚時候的照片。她去世后,外婆挑了這張照片作為墓碑上的照片。”趙廷瀾道。

    “跟你少年時候的樣子很像。”于洛洛道。

    “你還看過我小時候的照片?”趙廷瀾揚眉。

    “我見過小時候的你啊……”于洛洛輕輕道。

    “這……怎么可能?”趙廷瀾更驚奇了。

    于洛洛半垂下頭笑了,垂下的發絲遮住了她半張臉,“你十幾歲的時候,在趙氏老宅的后山的林子里,一個人在偷偷掉眼淚,我去跟你說話,后來還下雨了。”

    趙廷瀾頓了幾秒,道:“……那時候那個小孩兒是你?”

    “嗯。”于洛洛不好意思地點頭,道:“那時候你給我一個郵箱,我后來給你寫過信,我以為你根本不會記得的,所以就沒有提之前的那次見面。我那時候太幼稚了,寫的信都是胡言亂語。后來我們在一起后,因為覺得很丟臉,所以一次都沒有提起過。”

    趙廷瀾怔了半晌,才道:“我怎么會不記得,那是我第一次掉眼淚被人看見,我自己也覺得很丟臉呢……我只是從來沒想到那個小女孩兒就是你,后來,白薇說那些郵件都是她寫的,我竟也沒有懷疑過。”

    他伸手將于洛洛攬到面前,輕吻她的頭頂,道:“我帶你來外婆和母親的墓前,就是想讓她們知道,我們現在很好,我很幸福。”

    兩人在墓地前又待了一會兒,才沿著石階路下坡。

    于洛洛道:“父親的墓地……你不打算讓他和母親安置在一起嗎?”

    “他以后會轉移到趙氏的祠堂去的。而且,我母親不會愿意跟他葬在一起。讓他們各自自由吧。”

    提到趙立廉,于洛洛忽然想起件事,當初白薇逼她離開時說過的一些話。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