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728章 很般配
    第728章 很般配

    一場因為趙老板亂吃飛醋引起的小風波,最后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表白大會,于洛洛也是沒想到的。

    不過從這件事,她能明顯感覺到她跟趙廷瀾的相處模式發生了一些不小的變化。

    從前類似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那時候的模式基本上是趙廷瀾生氣,她委屈,最后又莫名其妙因為其他的事情而和好。

    而現在,他們開始更多的進行了溝通。無論是趙廷瀾,還是她自己,都有了改變。趙廷瀾會主動認錯,而她也不再唯唯諾諾,可以坦誠地說出心中的想法,甚至表達愛意。

    當然,最后,話不多的行動派趙老板,還是以行動——一個綿長而深情的吻結束了這段談話。

    于洛洛想,原來真正的夫妻之間的相處是這樣的,會為了很小的事情而爭執,也會因為彼此坦誠溝通又迅速和好。他們過去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時間不多,又摻雜了太多的暴風驟雨,很少有這樣平平靜靜的日子,來細細體會婚姻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關于趙廷瀾記憶中的那些誤差究竟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即使沒有這些,長久的婚姻生活中也會有別的擾亂大家心神的事情出現,而最關鍵的,是他們找到了合適的應對方法,那么不管再有什么,見招拆招就好了。

    另一邊也正在體會著“酸甜苦辣”的一個人——藜伽,坐在回家的公交車上,把頭抵在車窗上,看著外面慢慢落下的雨。

    從于洛洛的別墅出來后,她先是坐車去了之前報警的警局,把同樣一份資料交到了警局,又詢問了警局那邊的進展,被告知暫時還沒有進展之后,從警局出來,她又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

    雖然明白不可能這么快有進展,但心里還是失望的。告訴了自己不要太過擔心,爸爸一定會沒事的,但不憂心也是不可能的。

    于洛洛的話還是給了她一些安慰。洛洛姐看樣子也沒有比自己大幾歲,可是她就是給人感覺很可靠的樣子,還有她的先生,雖然不茍言笑,很嚴肅冷峻,可就是讓人覺得很厲害,好像就沒有他辦不成的事兒。

    藜伽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那天在警局門口,洛洛姐的先生匆忙趕來,明明那么一個冷面的人,對著警區署長也是冷淡的,可當他說“我來找我太太”時,眼里都是溫柔。真好啊!他們倆可真般配。

    般配……藜伽的思緒忽然一下子又飄走了,那天在那個別墅的大院子里,看到趙教授和那個女孩子擁抱,年齡和外形也挺般配的,她還以為……哎,那天真的是,回家又聽到媽媽說了爸爸的事,整個人就更不好了,借著那股子焦心勁兒,大哭了一場,想把那一整天的難受都給哭出來,差點把媽媽給嚇著了。

    藜伽正想得入神,放在包里的手機響起來,她連忙翻出來,看到上面的電話號碼時一下繃直了身體,卻遲遲沒有按下接聽鍵。

    鈴聲響了一會兒,就停止了,藜伽卻又忍不住回撥了回去。

    那邊很快接了。

    “喂,趙教授,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嗎?”藜伽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而無所謂。

    “藜伽,你今天沒有來上課。”趙廷禹平平淡淡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你應該知道,我的課如果曠課兩節以上,期末是不可能拿到A的。”

    藜伽的家境普通,她在學校讀書是很需要得到獎學金的。而如果不能全A,她的獎學金就極有可能得不到。

    “你是這一批交換生里最為優秀的,系里的教授都對你評價很高。我不希望你因為……別的什么事,而放松對自己的要求,耽誤了學業。”趙廷禹將既嚴肅又溫和的“為人師長”語氣掌握的恰到好處。

    “我……”

    “后天的課堂上,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的缺席。”趙廷禹并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用更為嚴厲一點的口氣擺明了自己教授的身份,打算結束通話。

    “趙教授——”藜伽急急開口,“我請假了,我跟主修課的教授請假了,然后我以為……以為他會幫我告知……”

    藜伽說到后面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心虛。主修課的教授當然不會有義務幫她告知給其他人,事實上,她給所有會缺課的老師都請了假,只沒有跟趙廷禹請。

    她也說不清是在逃避還是故意。經過那天的那件事后,她覺得丟臉,不敢再面對趙廷禹。可另一方面,心里似乎又隱隱存著“如果我不在,他會注意到嗎”這樣無聊的小女生心思。

    現在趙教授真的打來了,她心里卻是既慌亂,又羞愧。自己這都做的什么事啊?趙教授對待課業一向認真,自己這樣的態度一定會讓他看不起,拿不到全A是一方面,讓他誤會自己是個對待學業毫無敬意的人就更糟糕了。所以藜伽急著解釋。

    趙廷禹聽了她的話后,停頓了一下,才道:“為什么請假?是你母親的病……”

    “不是。媽媽住院了,病情已經得到了控制,只要繼續治療就好。是我爸爸……他失蹤了。”

    “失蹤了?”那邊趙廷禹顯然也意外了一下。

    “他已經十幾天沒跟家里聯系了,我們感覺有些不對……現在已經報警了,我在等警局消息,暫時無法回學校來上課了,所以我請了假……我回來后會把缺失的課都補上的。”

    “你家里還有其他的什么人能幫著你處理這件事嗎?”趙廷禹的口氣溫和了許多,帶著一個慈愛的老師對學生的關愛。

    “沒……沒有,我媽媽的病不能受刺激,我還瞞著她呢,說爸爸沒事。”藜伽鼻子有點酸酸的。

    她想了想,又道:“洛洛姐說會幫忙找人查一查。她的先生會幫忙。”趙教授跟洛洛姐是認識的,人家或許也是看在趙教授的面子上幫她的,她覺得有必要提一下。

    趙教授那邊卻是頓了一會兒,才道:“……啊,是啊,如果她和……她的先生肯幫忙的話,事情應該會有進展。”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