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732章 愿外婆安息
    第732章 愿外婆安息

    “我覺得他現在對趙氏沒有野心,是只想平平淡淡過日子了。”于洛洛道。

    趙廷瀾哼了一聲,道:“野心,也是要跟實力掛鉤的。”

    雖然話是這么說,但于洛洛覺得趙廷瀾對于趙廷禹并不像對黃鸝鶯那樣有著強烈的惡感,他始終對于趙廷禹的身世秘密保持著緘默,連趙廷婷都是這次聽趙廷禹自己說后才知道的。

    這個男人,真是永遠的口是心非。

    “你待會兒如果有空的話,去幼兒園接一下艾羅吧,我想要在家里準備晚飯。”于洛洛道。

    既然她都這么說了,趙廷瀾沒空也得有空了,他沒叫保鏢,自己開了車出去。

    于洛洛下午讓傭人都休息了,就是打算自己要下廚,給一家人準備晚餐。

    于洛洛這幾年下廚的時候也不多,做早餐是最多,正兒八經的一家人的正餐她還沒怎么做過。

    她拿出了食譜,對著上面一條條備料。食譜是以前于春霖記憶力還沒那么壞的時候寫下來的,于洛洛每次做的時候都很珍惜,覺得有媽媽的味道。

    她把晚餐準備了個差不多的時候,趙廷瀾帶著艾羅回來了,艾羅一到家,叫大叫著:“媽咪——”撒著歡兒地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于洛洛的大腿。

    “好了,先去洗手,我們馬上要吃晚飯了。”于洛洛道。

    趙廷瀾進來時在接電話,于洛洛只聽他道:“……已經到了K城了?好,我知道了……”邊說邊走到書房里去了。

    這樣尋常而又平凡的家庭景象,讓于洛洛覺得很滿意。她喜歡專注地做自己的事業,也喜歡待在家里享受這樣瑣碎而溫馨的家庭生活。

    等到她把菜做好的時候,趙廷瀾也結束了通話,從書房里出來,聞著香味兒進了廚房,見于洛洛正從湯煲里把湯倒進大碗里,他過去接了過來,把湯端了出去。

    艾羅也循著味兒跟了過來,一邊還躍躍欲試地跳起來道:“爹地,讓我來端,我來……”

    “一邊兒去。”趙廷瀾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他。

    艾羅現在已經習慣了,媽咪不管是同意還是拒絕一件事,都會跟他講原因講道理,但是爹地從來都只有“行”和“否”。

    艾羅也不糾纏,自己跑到廚房去,想從料理臺上端一個菜下來。

    “艾羅,你現在還不行哦。”于洛洛道:“你的個子不夠高,踮著腳尖站不穩,很容易把臺子上的菜盤打翻,還有你的力氣也不夠大,如果端菜出去灑出來會燙到你。”

    “那我可以拿什么?”艾羅眼巴巴地道。最近幼兒園里流行玩“開餐廳”的游戲,會有人做菜,有人專門上菜,現在現成的大型實踐現場,他很想參與進來。

    “那你拿勺子和筷子出去吧。”于洛洛想了想道。

    艾羅很高興地拿著于洛洛遞給他的筷子出去了。

    于洛洛覺得自從在K城上幼兒園以來,艾羅開始越來越顯出小孩子的稚氣和調皮來了,這在她看來是好事,她并不希望艾羅過早成熟。

    吃完飯后,一家人出門散步,艾羅出了門就到林子里找青蛙知了去了,這在以前住在巴黎的時候是從來沒有的,現在有了一大片林子和花園,出門就能碰見各種新鮮事物,每天很是撒歡兒。

    于洛洛跟趙廷瀾沿著石子路慢慢走路消食,這也是趙廷瀾以前沒有的生活項目,因為于洛洛回來,他暫時撇開了公司事務,陪她一起。

    于洛洛挽著他的手臂感嘆道:“我真希望這種安逸的時光可以長久,我們一家人能夠永遠幸福下去。”

    “我們會一直幸福下去。”趙廷瀾道,“而做錯事的人也都應該付出代價。”

    于洛洛聽出他的弦外之音,看向他。

    趙廷瀾道:“我們本來可以早就這么幸福,你不需要有那三年的奔波之苦,外婆應該在我們身邊享受天倫之樂,艾羅應該從生下來就享受有父愛的生活,我們的人生中也不該缺失那樣重要的三年的記憶,甚至那些被植入的記憶至今還在打擾我們的生活。這些,全都是我不能原諒的。”

    “趙廷瀾……又要有事情發生了嗎?”于洛洛略有些不安。

    “不會打擾到我們的生活,放心。”趙廷瀾握了握她的手道。

    “沒關系,做你想做的事吧。”于洛洛想了想道:“別的我都可以不計較,可是外婆……愿外婆在天之靈安息。”

    從外面散步回來,趙廷瀾主動承擔了帶艾羅洗澡的任務,洗完澡之后于洛洛帶艾羅回房間,陪他玩一會兒,就要讓他睡覺了。

    趙廷瀾去到書房,打開電腦,收到傳過來的幾張照片,分別是白母從機場出來坐進汽車時,白母到達白薇居住的別墅時。

    趙廷瀾合上筆記本,打通了白覃的電話。

    隔了十幾秒,白覃接起了電話:“啊,廷瀾啊,這么早,有什么事嗎?”

    白薇和趙廷瀾的婚事雖然吹了,但白氏和趙氏的絲絲縷縷的合作關系還在,兩位商業大佬的聯系也必不可少。

    在白覃看來,私事一章已經揭過,公事仍需公辦。

    “白董,我聽說白夫人今天到了K城了?”趙廷瀾道。

    “……啊,是啊。”說起這個,白覃仍然是有點不快,語音沉重,道:“還不是為了那件事,薇兒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她對不起你,也對不起我白家。但無論如何,她也是我的女兒,唉,我沒辦法,還得讓她母親去給她收拾亂攤子。”

    “白董也是不容易。不過,假如白薇不是你的女兒,是不是你也不必如此為難了?”

    白覃那邊默了片刻,再開口時,聲音低了幾度,沉聲道:“趙廷瀾,什么意思?”

    “我知道白夫人跟白董一直恩愛,這么多年來都是讓人羨慕的恩愛夫妻。聽說白夫人嫁給白董之后,一直沒有身孕,直到第四年,也就是白家那個私生子——白晝宣回到白家的那一年,白夫人才有了身孕,后來生下白薇,白董因為女兒來的不易,對白薇一直疼愛如掌上明珠。”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