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 第763章 相敬如賓?
    第763章 相敬如賓?

    “媽——”沈鶴看向沈母:“這件事你也知道嗎?你也同意嗎?”

    沈母頓了頓,道:“你現在已經畢業了,也總是要結婚的。”

    “所以,你是知情的,你和他一起決定的?”沈鶴顫聲道。

    “華宇這些年的表現不錯,并且在未來會有更好的發展。他家的二兒子其實比長子受寵,以后極大可能是要接班的。而且年齡跟你相近,人長得也不錯……”

    “我是不會去的!”沈鶴道。

    “你要知道,即使你們雙方不見面。哪怕只有你父親和對方父母出面,這婚約也是可以定下來的。”沈母平靜地道,“所以,我覺得你還是去見一見為好,年輕人也可以培養一下感情。說不定……你們會相處的很好呢?”

    “那要是,見了面,發現彼此厭惡,根本不可能相處好呢?”沈鶴憋著口氣道。

    “鶴鶴,你放心,以我們家背景配他們家是綽綽有余了,再加上你外公家的背景,華宇的二公子怎么都得敬你幾分,他不敢胡來。再說了,大家都是體面人,即使你們沒有多深厚的感情,但相敬如賓還是能做到的。你不用太擔心。”沈母道。

    “不敢胡來?相敬如賓?”沈鶴冷笑了一聲,道:“這就夠了?像你和爸爸一樣?可我看你們除了相互冷漠,也沒怎么相敬如賓嘛。”

    “夠了!”沈母不悅斥道,“鶴鶴,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以為這些道理你早已經明白了!你以前不是都接受的好好的嗎?今天這夾槍帶棒的是怎么回事?”

    沈鶴不說話。

    沈母看她蔫蔫的,難受的樣子,脾氣又下去了,軟了口氣道:“女兒,出什么事了?跟我說說吧。你什么都可以跟我說的。”

    沈鶴默了一會兒,道:“媽媽,我不想過你和爸爸這樣的婚姻生活。”

    “我和你爸爸……也沒有什么不好的。雖然這幾年爭執稍微多了一點。”沈母仍然不太愿意談起自己的事,“除了我們這種,也還有很多過的不錯的。”

    “是嗎?有誰?”沈鶴臉上浮起一個譏諷的笑來:“你的那些朋友嗎?每一對都是表面做戲,當大家都看不出來嗎?”

    沈母忍了忍,沒有發作,問:“那你想要怎么樣?你爸爸安排的你不滿意,你想怎么樣?別跟我說你那個火鍋店老板的兒子!你要玩玩我不說什么,但是真的婚姻,你想清楚有什么后果!”

    沈鶴默了默,沒有說話。

    沈母嘆口氣,又道:“沈鶴,過什么樣的生活都是要付出同等的代價的。你從小就知道,過著這樣的生活,你該付出的代價是什么。”

    “可這又不是我主動選擇的,我生來就這樣了!你們給過我選擇的機會嗎?”

    沈母從餐桌旁站起來,道:“誰生來有選擇的權利?”

    她扔下手里的餐巾,離開餐桌,走了幾步,想起來又回頭道:“趙家的婚禮再過兩三天就要正式舉行了,你不是要做洛洛的伴娘嗎?這幾天你好好準備準備,別再想東想西了。”

    頓了頓,沈母又像想起來什么,醒悟道:“你不會是因為洛洛的婚禮被刺激到了,開始瞎想了吧?”

    “我告訴你啊,鶴鶴,那不一樣。洛洛是個例外,她跟趙家確實不是身份匹配的婚姻。但那是趙廷瀾!強大到可以什么都不顧的趙廷瀾!你身邊有這樣一個強硬的男人嗎?你的小男朋友可以嗎?好了,聽媽媽的話,別多想了,也別跟你爸爸對著干,沒你什么好處!”

    隔了一天,丁曉來電話告訴沈鶴,他想跟自己的父母攤牌,并和父母一起帶禮物過來拜訪沈鶴的父母,以征得他們的同意。

    沈鶴完全可以想到,如果丁曉過來會受到什么樣的羞辱,她拒絕了丁曉要登門拜訪的請求,并說自己這兩天要忙好朋友的婚禮,暫時不跟他見面了。

    到了于洛洛婚禮那天,沈鶴早上天剛亮就坐車去了于洛洛家,作為伴娘,她得試禮服,做頭發化妝,程序也不少,然后還得聽司儀培訓整個流程。

    趙廷瀾的這個婚禮做的算是低調又小規模的了,相對于他的地位和身家來說。但規模雖然小,檔次要求非常精細,幾乎龜毛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讓人一點都不敢懈怠。

    弄完這一切后,沈鶴的任務就是陪著于洛洛了。

    兩個閨蜜在一起就有說不完的話。

    本來沈鶴要是心里有什么心事,肯定會想對于洛洛傾訴的。不過現在是洛洛的大日子,沈鶴不想掃興,就什么都沒表現出來,高高興興地陪著她說一些輕松愉快的事。

    對于于洛洛的婚姻,沈鶴其實是很羨慕了。雖然趙先生對她來說有點可怕,但她也能看出他們兩個十分相愛。是那種舉手投足,每一個眼神,每個細節都能透出甜蜜的愛情。

    她也知道于洛洛和趙廷瀾都經歷過什么,很不容易,可又因為有了這些艱難的經歷,讓他們的感情愈發的濃烈和醇厚。

    之前沈母誤以為她對安排的相親不滿意是受了于洛洛婚姻的影響,沈鶴懶得解釋。但是現在,她是真真實實感受到了有愛情的婚姻生活會讓人多幸福。她也想要有這樣的幸福的婚姻。

    排除掉家庭背景,丁曉……是她的那個對的人嗎?他們在一起……會幸福嗎?

    “你又在發什么呆?”于洛洛輕晃她的手臂,“沈鶴,你今天可走神好幾回了,有什么事嗎?”

    “……啊?沒事沒事。洛洛,我就是太羨慕你了。真的,你一定要幸福啊!”沈鶴看著自己的好友道:“你幸福了,我就覺得自己好像也可以得到幸福一樣。”

    于洛洛笑:“你當然可以了!你這么好,一定會幸福的!”

    兩人說話間,司儀進來通知要去外面的大廳了。于是沈鶴幫于洛洛提著裙角,和她一起去到了大廳,和趙廷瀾站在一起迎接過來的賓客。

    不多會兒,在一眾人當中,沈鶴看到了那個高大筆挺的男人。

    陳安今天不是作為安保的負責,而是作為于洛洛的親友來參加婚禮的。他穿著銀灰色的西裝,扎了領結,看起來比那常常一身黑衣的人柔和了很多。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