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筆閣 > 都市言情 > 逆轉在2005 > 148.辭職
最新站名:牧筆閣 最新網址:www.kvvnxu.icu
    向國強死在城里他那套房子里,夜里突發心臟病。

    早上十點,徐阿姨過來打掃衛生,發現他在床上,身體扭曲著,已經僵了。

    鄭國霖接到通知,向國強已經被拉到醫院里去了。

    在醫院里,他看到了向國強的原配夫人和女兒,也見到了現任夫人和未成年的兒子。

    周駿一直在現任夫人左右忙前忙后,兩個人偶爾流露出的交流神態,表明關系很親近。

    而鄭國霖,卻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現任夫人。

    不只是他,一部總監趙海濤,人力資源部總監老賀,看樣子都不認識她,只認識原配。

    鄭國霖終于明白,向國強為什么非要用周駿做二部總監了。

    由于有許多日后的問題需要探討,向國強還沒有宣布對鄭國霖副總的任命。他這個決定,也只有公司里幾個董事知道。

    現在看來,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向國強死的突然,并沒有留下什么遺囑之類的文件。大概他覺得自己才四十多歲,且身體強健,這些東西還用不著吧?

    沒有遺囑,一切只能按照法律來解決。

    現任夫人是法律上的合法妻子,這時候就公然出來,以向夫人自居,開口讓周駿暫時主持喪葬工作。

    原配夫人只顧了傷心,竟沒有出言反對。

    趙海濤比較冷靜,這時候就湊到原配跟前說:“嫂子,這時候不是傷心的時候,要趕緊請律師過來!”

    趙海濤這忠厚人都看出問題來了,鄭國霖自然也看出來了。

    可這個時候,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來更改這突如其來的結局。

    向國強從來沒有心臟病,怎么會好好的得心臟病死了呢?

    但是,有來自出救護車的醫院證明在,外人也不好多說。

    醫院的解釋,也是比較合理的。突發心臟病,不在于你過去有沒有這方面的病史。向國強這個年齡,是這類疾病的高發期。

    公司比之上一世,規模擴大了一倍還多,向國強過于操勞,得這個病也是正常。又一個人住在家里,未能及時發現搶救,實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原配和現任,都不主張報警處理。

    律師分析,報警立案之后,第一個面臨的程序,有可能就是尸檢,這是要開膛破腹的!

    “就這樣吧,讓老向好好走吧!”原配這樣說。

    現任沒有異議。

    于是,在周駿主持下,開始籌辦喪禮。

    向國強不是小人物,一場葬禮也必須隆重。

    周駿做這個沒有問題,請了市里著名一些的禮儀公司過來做為輔導,一切弄的井井有條。

    但是,鄭國霖發現一個問題,他被邊緣化了。

    公司多數領導,被安排了重要的接待工作,只有他和鄭秀莉,什么事都沒有。

    鄭秀莉都看出不對來了,悄悄對他說:“你得有思想準備,周駿有可能會報復你!”

    鄭國霖就淡淡一笑,沒有回答她。

    他現在擔心的,倒是原配夫人和向國強的女兒。如果向國強事先沒給她們留下過多的財產,將來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果然,葬禮之后,公司選舉現任做了董事長,任命了公司CEO。

    公司CEO,自然是周駿。

    而向國強竟然真的沒在原配名下,放太多的資產,原配連董事會都進入不了,只好在趙海濤建議之下,以女兒的名義,走法律途徑了。

    周駿上任CEO,第一個決定,就是將企業部的業務合并入二部,任命了自己的親信擔任總監。

    同時,鄭秀莉的培訓部門,單獨成立教育培訓部,總監同樣是自己的親信,鄭秀莉仍是副職。

    最慘的就是鄭國霖,被免去總監的職務,進二部策劃室做高級策劃。

    周駿在公司會議上宣布這個決議的時候,鄭國霖默默地站起來,只說了一句話:“我辭職了。”

    說完了,就把早就打好的辭職信,放到會議桌上,準備離開。

    周駿又喊住他,笑著說:“國霖啊,你太年輕,真的不適合做高管工作。你看你領導的企業部,都用了些什么人啊?要學歷學歷不行,工作能力更不行,烏煙瘴氣的,別人都沒法插手。讓你去二部鍛煉鍛煉,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是公司董事會的決議,希望你認真對待。”

    鄭國霖根本就懶得搭理他,微微一笑,仍舊是準備離開。

    “鄭國霖!”周駿說話就嚴厲了,“做為高管,你和公司簽署的有保密協議的。如果你去其他公司工作,把屬于銀狐策劃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程序泄露出去,公司會起訴你違反協議的,你會面臨巨額罰款,你可知道?”

    鄭國霖還是笑笑,直接轉身離開了。

    與此同時,鄭秀莉也站起來。

    “周駿,你自己玩兒吧,姑奶奶不伺候了!別跟我說什么保密協議,有本事你去告就行了!”

    說完,她追鄭國霖去了。

    鄭國霖回到自己辦公室里,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鄭秀莉就追進來了。

    “你干嗎要辭職?”鄭國霖問她,“把事業做這么大,容易嗎?”

    鄭秀莉就反駁說:“你都不做了,干嗎我還要做?”

    鄭國霖就問:“不做這個,你將來做什么?”

    鄭秀莉說:“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唄。”

    鄭國霖就嘆口氣說:“保密協議你沒仔細讀過嗎?原則上,我們離開銀狐策劃,就不能再從事與這一行類似的工作,否則就是違反協議,要受重罰的,那是我們承擔不起的,你知道不知道?也就是說,離開這個地方,你就會挨餓!”

    鄭秀莉就笑:“我才不在乎!”然后就和他商量,“要不,你跟我回老家吧?”

    鄭國霖就嘆息一聲,不再說什么。

    一會兒工夫,助理胡可就過來了,對他們說:“周總有話,你們只許拿私人物品。要拿的東西,必須經過我過目!”

    然后她就對鄭秀莉說:“對不起秀莉,執行命令,希望你理解。”

    鄭秀莉看她一眼,微微冷笑:“你呀,就這素質,國霖不提你就對了!”

    她還想說什么,就被鄭國霖攔下來了。

    鄭國霖沒多少自己的東西,電腦里的資料,也都事先刪除了。交了車鑰匙,幾乎是空身離開。

    鄭秀莉也差不多。

    其實,前幾天鄭國霖讓她銷毀資料,她就猜到有今天了。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湖南快乐十分六选五遗漏值 期鼎通在线配资 全天重庆彩计划 江西快三玩法以及奖金介绍 最近大涨的股票 欢乐生肖几点封盘 北京多乐彩官网 大发极速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官网 爱彩乐重庆快乐十分 新手理财项目 118百度彩图库 配资炒股家破 极速快三全天人工计划 广西快三计划是真的吗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