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筆閣 > 玄幻魔法 > 名劫 > 第三百三十章帝具——無
最新站名:牧筆閣 最新網址:www.kvvnxu.icu
    “小子,不錯啊,竟然能如此之快的便將魔嘯收服,遠遠超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器靈對著現身在廣場之上的林劫,笑著說道。

    聲音之中蘊藏著濃濃的震驚之意,原本他以為林劫就算能通過魔嘯的認可,但那也會耗費相當長的時間來克服魔嘯帶來的恐懼,但沒想到林劫能如此之快便通過魔嘯的認可。

    聽了器靈的話,林劫也是回應著笑了笑,旋即眉頭一皺,問道:“前輩,難道這就是無極刀圣的傳承了么?”

    他感到十分的奇怪,照理說這里是無極刀圣的傳承之地,是他找繼承人的地方。

    雖然這魔嘯也是屬于刀閣的原式,但并不像是刀閣所創的原式,估計是從外界收獲而來的,這應該也算不上是無極刀圣的傳承吧?至少這傳承也應該是和無極刀圣有關的東西吧。

    “這只能說是傳承的一小部分,而相當之大的部分則是在它的身上!”

    器靈指向圣所之上的那把神秘的黑尺,對著林劫笑道。

    “這東西才是真正的傳承?”

    順著器靈所指的地方看去,那把黑尺正是他剛來的時候看到的,只是他并沒有在這黑尺之上察覺出什么異樣的氣息,只是極為的沉重而已。

    “那前輩能告知這是何物?”盯了黑尺片刻,林劫抬起頭對著器靈問道。

    聽著林劫的問話,器靈回應道:“此物乃是主人的隨身武器,名為’無’!”

    聽到器靈的回答,林劫的眼神陡然一凝,雖然他之前便覺得此物不一般,但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是無極刀圣的武器!

    因為之前他在幻境之中便是見到了無極刀圣使用的武器,那才是一把真正的刀,和眼前的這把黑尺還是有一定出路的,所以他也一直沒有把兩者聯系在一起。

    “’無’么?為什么和我之前見到的并不一樣?”林劫對著器靈說出了自己的困惑。

    “在主人隕落之后,’無’便是失去了血脈鏈接,變為了無主之物,形狀也變為了最初的模樣,而其中所蘊含的能量皆是被封存了起來。”器靈解釋著。

    “這’無’這么神奇,還能變化形態的么?”

    林劫略微有些吃驚,一般來說鑄器已經成形的話,是不可能再變化形態的,但沒想到這’無’竟然如此神奇,定型之后還能變化形態,這還是他頭一回聽到。

    “你知道它為何命名為’無’么?就是因為它沒有固定的形態,因使用者的特性而從無到有,所以它也被世人稱為’萬化之刃’。”器靈接著解釋道。

    “萬化之刃?”

    林劫微微皺起了眉頭,顯然對于這個稱呼他極為的陌生,從來沒聽過。

    “’萬化之刃’只是’無’其中一個稱號而已,說起它的另外一個稱號你應該會熟悉一點。”器靈看著林劫好奇的眼神,片刻后才緩緩道:“二十四帝具之一,無。”

    “帝具!”

    聽到器靈的話,林劫的眸子陡然一亮,帝具可是在原力世界中對器具的最高肯定。

    能評上帝具的器具,每一件器具要么就是威力強大無比,要么便是功效逆天,至今為止也才僅僅二十四件器具被列入帝具之中,其含金量也是可想而知。

    他迄今為止見到過的唯一一次帝具便是寄居著夢魘的生死棋盤,和他叔叔的六道修羅槍,那等威力可稱得上是毀天滅地,如今生死棋盤也在他身上。

    不過雖然在他身上,但是他卻使用不了,因為這并不是他的。

    而他沒想到無極刀圣如今要給下一任繼承的東西便是二十四帝具之一的“無”,那么繼承之后,他不就成了帝具的擁有者了?

    他有些無法想象,在原力世界之中,擁有帝具的人哪一個不是站在原力世界巔峰之人,如夢魘,他叔叔六道修羅以及隕落的無極刀圣,這些可都是隨手間便能翻江倒海的大能者!

    而如果他真的繼承了無極刀圣的傳承,獲得了帝具’無’,那么他恐怕便會是原力世界中最為年輕的帝具執有者,想到這,林劫心頭不禁怦然直響,這等沖擊無疑是巨大的。

    不過他知道,既然他獲得了繼承傳承的這個機會,但是身為帝具的’無’哪會如此輕易的認主,他之前想的那些不過是虛無縹緲的東西罷了,想獲得帝具的認可無疑是極為艱難的!

    “帝具雖強,但是實力弱小之時懷有帝具卻是一種罪,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成為帝具的擁有者,今后可能會被接踵不斷的麻煩找上門來,甚至死于貪婪的爭奪之中,你可想好要成為帝具的擁有者了?”器靈看向林劫,目光微凝,提醒道。

    對于器靈的話,林劫的嘴角陡然一咧。

    成為帝具的持有者他的戰力無疑會將暴漲,戰力也將大幅提升,能大大的縮短他成為強者的路途,彌補他原本就不多的時間,可謂是一條絕好的捷徑,他自然不會錯失。

    而且他最不缺的便是麻煩了,反而有了這些麻煩為推力,他能更加的一路直前,長風破浪。

    所以,即便前方是一座大山,他也要將其踏在腳下!

    旋即,林劫雙眸之中迸發出驚人的戰意,看向器靈,道:“我已經想好要成為帝具的擁有者了!”

    看著沒有絲毫猶豫便同意的林劫,器靈也是搖了搖頭,旋即苦笑道:“那好吧,不過想獲得帝具的認可可是難上加難,若是無法通過便會永遠棲息在其中!你自己好好掂量一下。”

    器靈的話讓林劫的眼神一凝,雖然他知道獲得帝具的認可十分的難,但是他沒想到竟然還如此的兇險,不通過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不過他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了。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林劫原本有著些許動搖的眸子陡然一凝,抬頭看向器靈堅定道:“那便請前輩指明如何進入’無’的試煉之地吧。”

    “進入’無’的試煉之地并不難,只要將你的精血滴在上面,你自然會進入到’無’對你的考驗。”器靈回答道。

    聽的器靈的話,林劫也不拖沓,一步上前便是準備割開自己的手指,引出精血來。

    “且慢。”

    然而在此時器靈突然阻止了林劫,在林劫疑惑的目光之下,器靈望向廣場之外,眼睛微瞇,沉聲道:

    “帝具的認可可不比其他的普通考驗,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通過其考驗。”

    聽到器靈的告誡,林劫眉頭微挑,他當然知道獲得帝具認可不是什么簡單的事,他也做好了準備在這里長時間的滯留,他不知道器靈為何會因此而告誡他。

    “下面發生了動蕩,我希望你先去將動蕩平息下來,也算對你的一場考驗,而且你的朋友似乎很危險。”器靈接著說道。

    聽到器靈接下去的話,林劫的眼神驟然一變,深沉的可怕,因為他所處于離地面差不多一千米的高度,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下面發生了什么。

    “多謝前輩提醒!”

    林劫對著器靈拱了拱手,便是運轉起原力,急忙向著廣場的邊緣處奔去。

    站在廣場的邊緣,林劫一眼望去便是注意到了遠處洶涌一片的血海,他的眼神頓時沉了下來,“血傀大軍!

    旋即,林劫目光深邃,在地面之上尋找綺菱她們的身影,只見綺菱她們和鹽癡已經交戰在了一起。

    地面之上。

    嘭!

    鹽癡的一拳之下,慕青的長劍被震了開來,嬌柔的身子急急暴退。

    即便在她們的聯手之下,應對鹽癡也沒有占據上風,而那邊黎明則是被墨子淵纏住,無力支援他們這一邊。

    咻!

    在鹽癡的身影剛要動之時,一道音波攻擊自雪媚的長琴之上爆發出來,對著鹽癡飛快的沖去。

    嘭!

    鹽癡眼神一冷,一拳轟出,那道音波攻擊便是轟散成了虛無。

    突然之間,一道寒芒浮現而出,閃著鹽癡的眸子,綺菱的身子已然出現在他的身邊,對著他一劍揮來。

    “你又不是他,能破開我的防御么?”

    見到綺菱的攻擊,鹽癡的嘴角卻是一咧,即便他體內的巫蟲被林劫所創,但是防御力依舊強大,僅僅憑綺菱的攻擊根本不可能破開他的防御。

    鐺!

    穿著甲體的鹽癡手掌一揮,對著綺菱的這一擊轟去,一擊之下,綺菱的一劍并沒有破開鹽癡的防御,反而被震的倒退了出去。

    嘭!

    在綺菱嬌小的身子倒退出去之時,鹽癡的腳掌一踏,氣浪席卷開來,化為一道身影跟上了綺菱倒沖的身子。

    “危險!”

    看到鹽癡對著綺菱乘勝追擊,慕青美眸之中焦急萬分,正準備出手擋下鹽癡。

    呼呼~

    然而在此時一道呼嘯聲從他們的上空陡然響起,慕青抬起頭,只見一道身影從高空飛速墜落……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秒速赛车官网 股票如何短线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 河南新快赢481查询 嘉兴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的定义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山东十一选五前二遗漏 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 辽宁35选7好运彩规则 黑龙江6 1怎么算中奖 最近哪个股票好 甘肃快3连线走势图 集中盈配资 安徽25选5开奖